记念安拉

为了让自己在离开今世的时候是一个正直的信士,我们应该好好利用有限的今生,为那个最后时刻做好准备。为了获得后世的幸福,我们必须在今世行走在伊斯兰的大道上。我们必须多行善事,做仁慈善良的人。有一则圣训是这样说的:

“人以什么状态生活,就以什么状态死去;以什么状态死去,就以什么状态复生。”(Munawi, Fayd al-Qadir sharh Jami’al-Saghir, vol.V.663)

人生的最终目标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在满意和幸福中带着平静和安拉意识跨出迈向安拉的最后一步,并满怀幸福的由衷地说出“我要去见我的主了!”这句话。愿安拉保佑我们,让我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说出这样的话来。阿敏!

活着的时候心里装的是什么,死的时候心里装的也是那些东西。但是,一直努力做好事并希望带着信仰死去的人不能因为自己做了好事就理所当然地认为可以从安拉那里得到“带着信仰死去”这样的恩典,同样的,有罪的人也不要失去获得安拉的宽恕的希望,因为生命的最后时刻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秘密。

《古兰经》里提到了一些人,他们在离开今世之时仍然努力保护自己的信仰,但也提到了另外一些人,他们曾过着正直的生活,但在临终之时却成了私欲的俘虏,结果落入到了否认者的深渊中。世人可以从他们的悲惨的结局当中吸取教训。

撒旦、戈伦、巴拉姆·本·巴乌拉以及先知的教生萨拉巴,他们都拥有丰富的知识,但却选择了顺从私欲,结果,他们所拥有的知识并没能启迪、教化他们,而他们也最终成了今世的俘虏。

我们都知道,撒旦曾被安拉放在了一个很高的品级上,但是他骄傲。骄傲使他看不到至大的主的尊严、伟大和大能。他觉得自己是荣耀的、高贵的,他觉得自己是高于阿丹的,于是他违抗安拉的命令。结果是,撒旦的骄傲和顽固让他自己成为了永远的亏折者。

戈伦曾是一个贫穷但正直的人。除了先知穆萨(愿主赐他平安)以外,他是《讨拉特》最好的注释者。在先知穆萨(愿主赐他平安)为他祈祷后,他拥有了炼金术。但后来,私欲战胜了他,他的心朝着世俗之物倾斜了。他成为了非常富有的人,好多个最强壮的人也抬不动他的宝库的钥匙,但同时,他也变得怪异和狂妄起来。当先知穆萨(愿主赐他平安)命令他交纳天课时,他竟然对先知这样说道: “你是不是在盯着我的财产——这些可都是我自己挣来的!”——正是这些财富,让戈伦走上了狂妄和毁灭的道路。

戈伦还嫉妒穆萨和哈伦(愿主赐他们平安)的精神境界。他的嫉恨甚至使他想用下流的事诬告穆萨 (愿主赐他平安)以诋毁先知穆萨(愿主赐他平安)的名声。戈伦的结局是,他与自己引以为荣的财富一同被埋葬了。

忘记财富的真正主人是谁,陷入到对世俗财富和名誉的爱中而不能自拔,这是人生最可悲的疏忽。

巴拉姆·本·巴乌拉曾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安拉的仆人,他知道安拉的至大能的尊名(Ism-i azam),并显示过许多奇迹(Karamet)。在以色列人里,他被人们尊为圣徒和学者。但最后,他却让私欲战胜了自己。《古兰经》对这个故事是这样说的:

“你应当对他们宣读那个人的故事;我曾把我的许多迹象赏赐他,但他鄙弃那些迹象,故恶魔赶上他,而他变成了迷误者。假若我意欲,我一定要借那些迹象而提升他,但他依恋尘世,顺从私欲,所以他像狗一样,你喝斥牠,牠就伸出舌头来,你不喝斥牠,牠也伸出舌头来,这是否认我的迹象者的譬喻。你要讲述这个人的故事,以便他们省悟。”

(《高处》7:175-176)

还有一个此类的可悲的例子是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一位名叫萨拉巴的教生,他曾总是在清真寺里礼拜,聆听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讲话。但变得富有之后,对世俗财富的爱占据了他的心。他离开了集体,不再去清真寺了,也不愿意交纳天课。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他徒劳地请求安拉的宽恕,但为时已晚。在他的最后时刻,先知的话回响在他耳边:“萨拉巴啊,能够让你感谢安拉的一点点财富比让你无法充分感谢安拉的大笔财富好。”(Tabari, Tafsir, XIV, 370-72; Ibn Kathir, Tafsir, II, 388)

在这里,我们非常有必要提及的一个人物是苏富扬·阿-撒乌瑞,在伊斯兰教法和苏菲学派的历史上,他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苏富扬看上去比

他的实际年龄老很多,对此,他是这样向人们解释的:“我有一位老师,以前我一直在他的指导下接受教育。但当他去世时,他没有说清真言,尽管我努力试图让他说。这件事让我变老了。”

死亡什么时候来临我们不知道。法老的魔术师们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被引领上正路的,而戈伦和巴拉姆·本·巴乌拉本来都是虔诚的仆人,但却在堕落、亏折的状态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所以,一个人可能拥有很高的精神境界,是安拉的很好的仆人,但私欲和撒旦却随时随地守候在人的身边,只要一有机会,就出来诱惑人。在《古兰经》里,撒旦对全能的安拉说:

“由于你使我迷误,我必定在你的正路上伺候他们。”(《高处》7:16)

撒旦要求安拉宽限他到审判日,全能的安拉答应了他。撒旦发誓说只有诚实的仆人可以避开他的诱惑:

“惟不诱惑你的纯洁的仆人。”

(《萨德》38:83)

除了先知们,没有哪一个人可以确保自己不会失去信仰,这就是为什么所有信士都必须坚决地努力维护自己已拥有的信仰。过纯洁、虔诚的生活是让人摆脱死亡的恐怖的唯一途径。为死亡做好准备的人,他们把死亡看成是与安拉的会面,因此,在死亡来临时,他们是平静的、安详的。但没有体会到今世的真实意义的人,他们既得不到后世里的安宁与幸福,也逃脱不了死亡的恐怖和痛苦。

鲁米说:

“孩子们啊,你把死亡看成什么,死亡就是什么:痛恨死亡,不把死亡看成是仆人与安拉的会面的人,他们把死亡看成敌人,死亡就是他的敌人;而把死亡看成朋友的人,死亡也就是他的朋友。

“逃离死亡的灵魂啊,事实上,你不害怕死亡,你害怕的只是你自己。

“这是因为在死亡的镜子里你看到的是自己的可怕面容——那不是死亡的面容。你的精神就像一棵树,死亡是树叶,叶子的特点取决于树的特点。”

能够超越自己,真正理解“在死亡前死去”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的人,死亡对他来说是与安拉见面的令人激动的时刻,是进入后世那永恒的生活并与他的主联系在一起的最重要的一步。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一生服从安拉,他的最后时刻是他与他深爱的主联系的时刻,因此这个时刻对他来说好似新婚之夜(Shab-i Arus)。根据圣妻阿依莎和阿里的传述,在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归真前三天的时间里,全能的安拉每天都派大天使吉卜利里来看望先知(愿主福安之)。最后一天,吉卜利里天使和阿兹拉伊勒天使(即死亡天使)一起来了。吉卜利里天使来到先知(愿主福安之)面前,说道:
“安拉的使者啊,阿兹拉伊勒天使请求你允许他进来。他从未对阿丹的其他子孙做过这样的请求,而在你之后,他也不会对任何阿丹的子孙做这样的请求。请你允许他进来吧!”

阿兹拉伊勒天使进来了,他站在先知(愿主福安之)面前,说道:“安拉的使者啊,全能的安拉派我来,命令我服从你的所有命令。如果你愿意,我将拿走你的灵魂,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不取走你的灵魂。”先知(愿主福安之)回答道:“阿兹拉伊勒天使啊,你确实会这样做吗?”阿兹拉伊勒天使说:“安拉命令我服从你的所有命令。”接着,吉卜利里天使说道:“艾哈麦德啊,全能的安拉想念你!”先知(愿主福安之)说:“在安拉那里的一切是更好、更长久的。阿兹拉伊勒天使啊,就按你被命令的那样去做,把我的灵魂拿走吧!”先知(愿主福安之)用放在他身边的水洗了脸,然后说道:“万物非主,唯有安拉(La ilaha illallah)!确实的,死亡是痛苦的!”然后,先知(愿主福安之)把手举向空中,眼睛向上望着,说道:“安拉啊,最优越的伙伴,最优越的伙伴(Rafiq-i A’la)!”

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一生是庄严、伟大的一生,这份庄严、伟大来自于对安拉的无尽的爱。带这份爱,先知(愿主福安之)离开了这个凡俗、短暂的今世,去往了那个永恒的真实世界。[1]

毛拉纳·哲拉鲁丁·鲁米的一生是丰富绚烂的一生。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带着无比的激动心情去会见他的主。他的学生霍萨麦丁·查拉比这样描述道:

“在大师毛拉纳病重期间,谢赫萨德拉丁和他的几个学生们一起来看望他。当看到大师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时,他们很难过。谢赫萨德拉丁说:
‘愿安拉让你快点康复!我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但大师毛拉纳却这样回答道:‘愿你健康!爱人和追求者之间只有一小段距离了,你难道不想让这段距离消失掉,好让光与光相连吗?’”[2]

大师鲁米从未把死亡看成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相反,他把死亡看成是一个让人离开陌生之地的解脱办法,是与那唯一永恒的主宰的联系的开始。在自己的书中,鲁米这样说道:

“当我死时不要说我已死去,因为我本身就是死的,我只是从死亡中复苏,朋友把我带走而已。”

这就是为什么鲁米把死亡时刻称为“新婚之夜”的原因。

要想能带着这样的庄严与高贵去面对死亡,人必须服从至高无上的安拉的命令,清除私欲和对今世的贪恋,在心里为死亡做好准备。全能的安拉说:

“你应当崇拜你的主,直到那无疑的消息来临。”(《石谷》15:99)

这节经文实际上就是安拉的朋友们的生活原则。

生命是安拉赋予人类的委托物,每一个人都应该让自己的一生行走在安拉的大道上,并用对安拉的崇拜和爱来装点自己的人生。人是安拉的仆人,每一个仆人都应该带着健全的心灵去见他的主。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在他人生的最后时刻说的是“最优越的伙伴,最优越的伙伴”,这正是安拉的好仆人的完美的写照。那些踏着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足迹行走在安拉的大道上的人们,他们也不断地用自己的人生折射出好仆人的光芒。

谢赫玛赫穆德·萨米是安拉的虔诚的仆人,他深爱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常常在先知的坟墓附近礼夜间拜。他把自己的一生都放在了努力追随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圣行上。

在他归真前,守候在他身边的人听到的是他不断地说“安拉,安拉,安拉……”。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的舌头在说话,而是他的灵魂和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来到了安拉面前,都在说“安拉,安拉,安拉……”。

全能的安拉要求我们做服从、正直的仆人,因此我们应该紧紧追随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做善良、有智慧、品行高尚的人。如果我们想让自己成为“优美的仆人”(《萨德》38:30),我们必须知道爱安拉是让我们达到这一目标的唯一途经。

让心灵远离污秽,并为接受真理之光做好准备,这样的心灵才会了解什么是崇高的爱。而只有当心灵真正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爱之后,我们才能让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为那个最后时刻做好准备。

全能的安拉在《古兰经》里说:

“你们不要像那些忘却真主故真主使他们忘却自身的人们一样;这等人,确是悖逆的。”(《放逐》59:19)

忘记安拉的人,他们丧失的只能是自己。

事实上,了解死亡的真实性,时刻记念安拉,我们会更注意自己的行为,会更注意好好履行功修;我们会更加慈悲和怜悯,更加注意不要伤害别人的感情。但忘记安拉和死亡,我们会犯罪,会行为不端。因此我们应该非常注意不要他人因自己的言行而受到伤害。

尤努斯·艾米热说:

心灵是主的宝座,

主俯视心灵,

有谁伤害了心灵,

那他两世不幸福。

关于我们的行为、欲望和品行,全能的安拉在《古兰经》里给了我们许多警告,告诉了我们如何避免可悲的人生结局: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真实地敬畏真主,你们不要去死,你们除非成了顺主的人。”(《仪姆兰的家属》3:102)

避免可悲的人生结局的关键在于以完全遵循《古兰经》的戒命的方式生活。无论我们活得是否长久,如果没有遵循《古兰经》,可悲的人生结局就难以避免。所有生物都将面临下面这节经文所描述的场景:

“他们在见它(后世)的那日,好像在坟里只逗留过一朝或一夕。”(《急掣的》79:46)

在晚上、深夜礼拜安拉,向他表达我们对他的服从,这能帮助我们记念安拉、遵循《古兰经》,从而帮助我们获得一个好的人生结局。

居奈德·巴格达迪警告我们说:“地球上的一小时,其价值超过后世里的一千年,因为后世里没有让我们为获得拯救而行动的机会了。”

安拉啊,请赐给我们美好的人生,让我们在你的爱和渴望中呼出我们最后的气息吧!

阿敏!


 

[1].        请看伊本•萨德, Tabaqat, II, 229, 259; Balazuri, Ansab al-Ashraf, I, 565; 罕佰勒, Musnad, VI, 89。

[2].        请看 Ebu’l Hasan en-Nedevi, Islam Önderleri Tarihi, vol. I, 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