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的思考

精美的创造

伟大的真主说:

وَفِي الْاَرْضِ اٰيَاتٌ لِلْمُوقِن۪ينَۙ.

وَف۪ٓي اَنْفُسِكُمْۜ اَفَلَا تُبْصِرُونَ

“在大地上对于笃信的人们,有许多迹象;在你们自身中也有许多迹象,难道你们看不见吗?”(《播种者》51:20-21)

真主把人以最完美的形式创造了出来,尽管现代的高端科学技术让人类有了许多新发明和新发现,但这些都无法与人类之如此完美的被创造相媲美。《古兰经》说:

“人啊!什么东西引诱你背离了你的仁慈的主呢?他曾创造了你,然后,使你健全,然后,使你均称。他意欲什么形式,就依什么形式而构造你。”(《破裂》82:6-8)

在这节经文里,真主提醒人类回想自己的曾经是什么样子,同时敦促人类对自身的被创造进行思考。人类是所有被造物中最完美的,但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被造物,他的源头却只是一滴平淡的、也不好看的精液,[1]所以,如果人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反抗把他从一滴精液创造成具有完美形态的人的至大的主宰安拉,这是一件多么荒谬、可笑的事情!

人类在母体内的成长过程是现代科学的新发现,但《古兰经》却对此早已有所描述[2]

“我确已用泥土的精华创造人,然后,我使他变成精液,在坚固的容器中的精液,然后,我把精液造成血块,然后,我把血块造成肉团,然后,我把肉团造成骨骼,然后,我使肌肉附着在骨骼上,然后我把他造成别的生物。愿真主降福,他是最善于创造的。此后,你们必定死亡,然后,你们在复活日必定要复活。”(《信士》23:12-16)

看看我们自己:头是圆的,头上有眼睛、耳朵、鼻子、嘴巴……胳膊和腿被造成长的,手和脚在端部被分成了五指(趾),手指和脚趾各自独立分开……心、胃、肺、肝、肠子、脾和子宫,等等,它们互相关联,又都各自担负着一项重要的职责,而它们被创造出来的状态对其所应承担的职责来说是最恰当不过的……然后,每一个器官又都有自己的组成部分。拿眼睛来说,眼球分很多层,每一层都有自己的作用,任何一层遭到了破坏,眼睛就会瞎掉,什么也看不见了……

其实,人体的每一个器官都在用它们自己的方式和语言邀请我们思考,眼睛、耳朵、嘴巴、手、脚、躯体、心……这些布满了肌肉、神经和血脉的肢体和器官被真主协调地组合在一起了,构成了我们具有完美形态的人!

骨骼

骨骼的构成是令人震惊的,想想看,最初只是一滴水样的精液,但最后却形成了如此坚硬和能够承负重担的骨骼……安拉是怎么创造的啊?!骨架撑起了整个身体,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两只脚上,但骨架却能够保持准确、坚定、毫不含糊的平稳。再看看构成骨架的骨骼吧,它们有大有小,有长有短,有宽有窄,有扁有圆……它们恰当地组合在了一起,各司其职,构成了强壮的骨架。

人的骨架是由一个个单独的骨骼组合在一起构成的,关节把所有骨骼连接在了一起,它们的形状与它们的运动功能相吻合。人体骨骼的关节柔韧有弹性,现代科技归纳出了三种机械弹性连接,但这三种理论却无法对骨骼的关节连接做出令人满意的解释。

想想看,要是有一个关节出了问题,不好好工作了,我们得陷入到怎样的麻烦当中去啊!

骨头的数量是那么正好,骨架是那么完美,所以我们能跑,能跳,能弯曲,能旋转,它们就那么恰如其分地满足了我们的行动需要。多一根骨头或少一根骨头,或是骨架受损,比方说断裂或脱臼,会给我们的生活造成多大的麻烦,我们对此太清楚了,我们试图寻找补偿的办法,但我们真的做到了吗?恐怕没有。真的,就算一根小手指,如果它不能正常运动了,我们的生活也会受很大的影响……我们真的应该好好思考思考……

肌肉也是一样,根据所在的部位和需要的不同,肌肉的数量和形状也不一样。眼睛有很多块肌肉,其中的任何一块出了毛病,整个眼睛都会受到影响。再看牙齿,我们的牙齿有些是平的,有些是尖的,它们分工不同,分别承担着磨碎和切割的任务……

人是安拉用一滴精液创造出来的伟大的艺术杰作,他同时呈现着我们看得见的奇迹,如上面所述,还呈现着我们的肉眼看不见的精神方面的东西,如脾气、性格、气质、道德心等等,而这些是更令人惊讶的。

看到美丽的图画,人常常会很佩服画家的艺术创造力,但画家的艺术作品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把安拉的杰作通过画笔和颜料反映在了画布上而已。

所以,如果对一张图画,我们都能带着惊讶、欣赏的眼光盯着看的话,那么,对于至大的真主用一滴精液创造出来的具有如此完美形态的人,我们该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又该对他们进行怎样的思索呢?!

身体器官

耳朵、鼻子、舌头……头发、胡须、眉毛、睫毛……胃、肺、肾脏、血管……它们各做各的事,各行各的职责,有条不紊地干着自己的事,同时又整齐划一、和谐有序地互相配合……

肾脏是我们身体里的一小块肉,但就是这一小块肉,它把有毒的东西和无毒的东西区分开了。有毒的东西被排出了体外,无毒的东西留在了体内,为我们的身体提供了给养。肾脏有智慧吗?有电脑吗?有化学分析实验室吗?再大、再先进的的机器也无法替代这块小小的肉,如果它出了故障,人类会遇到多大麻烦,我们已无需赘述了。

再来看看胳膊吧:手臂很长,可以自由屈伸,手上有5根手指,四根手指在一起,大拇指与它们分开,手掌扁平,除了大拇指,每根手指都有三节,就是这样看上去简单的构造,却可以帮助我们做到我们想做的任何事。

即使是人身体上看上去最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器官,如果失去的话,人也会落入非常脆弱的境地。比方说指甲,如果没有了指甲,想挠痒痒的话就只得求人了,可求人总不如求己,自己的手能够很准确地定位在需要的位置上,即使处于深度睡眠中也不例外。

当我们伸出胳膊,用手和手指去做什么的时候,这些动作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却需要经过非常复杂的计算过程。机器人是现代高科技的产物,但它们的肢体活动能力远远落后于人类肢体的活动能力。好好想想这些,不惊讶于安拉在人类的身体上展现出来的智慧和大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诗人说:

“我的存在,就是我的主宰存在的证据,

尽管还有许多其他的有力证据,但就我这一个证据,这就足够了……”

——希纳斯

牙齿

婴儿自出生之后,大约在两年的时间里,他的主要食物是母奶,其他食物并不怎么吃,也就是说,在这两年中,婴儿并不怎么需要牙齿。然后,孩子慢慢长大,母乳不再能满足他们的营养需求了,这个时候,他们就需要具备咀嚼和吞咽的能力。而就是在这个时候,不早不晚,幼儿的牙齿长成了。坚硬的牙齿适时地从柔软的牙床上长了出来。

这就是真主的大能!

在这里我们顺带着说一下真主的怜悯:哺乳期的婴儿没长出比较成熟的牙齿,否则会大大增加母亲在哺乳时受到伤害的可能,这是真主对为人父母者的怜悯;再看孩子,看到自己的孩子的第一眼,做父母的就深深地爱上了他,这个爱是极具牺牲精神,并且天长地久,义无反顾……如果真主不爱我们,没有把爱注入到我们的心里,我们又怎么能在需要的时候得到保护,又怎么能在被需要和需要的时候会去爱和被爱呢?

人的身体就是一个奇迹,它本身就是安拉的伟大和庄严的见证,但是,不明理的人只会为满足私欲而忙碌不停。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能以思考的目光看待天地间的万物,并对宇宙和人本身进行思考,最终达到认主,这是人让人变得尊贵的“技能”。能够深切认主的人,他们能够到达天使的品级,甚至更高,在审判日 ,他们将在靠近安拉的地方,在先知们和正直的人们中间被复活。被私欲俘虏了的与动物无异的人绝得不到这样的尊贵和体面。[3]

脸和指纹

一天,一个人来到欧麦尔(愿主喜悦他)面前,说道:

“下棋的确是一件让我惊异的事,棋盘的长和宽也就一个跨步,但人们可以不重复地在上面挪动棋子上百万次,其他游戏没有能与之相比的。”

欧麦尔回答道:

“还有比这更令人惊异的事:脸的长度和宽度只有一拃大小,脸上的眼睛、眉毛、鼻子、嘴的位置也绝对不会改变,但是,从东到西,你找不出两个面孔完全相同的人来。——在这样一张小小的面皮上展示出如此众多差别的安拉,他的大能、智慧和庄严该是多么伟大啊!”[4]

诗人说:

是谁画出了这张脸?

为什么不走到镜子前去问一问呢?

——乃吉卜·法孜勒

十九世纪末,人类发现人的指纹是独一无二的,世界上绝对没有相同的两个指纹,所以今天,电脑和门卫系统都采用了指纹做安全密码,尤其在法律和犯罪领域里,利用指纹确定身份已经成为了维护正义的有力武器。今天,一门名为“肤纹学”的新学科正在兴起,它的研究对象主要是指纹。

关于指纹的这一特点,伟大的真主在1400多年前降示的《古兰经》里就已经告诉了人们,在复活日,他将复原人的手指:

“难道人猜想我绝不能集合他们的骸骨吗?不然,(我将集合他们的骸骨),而且能使他的每个手指复原。”(《复活》75:3-4)

就像我们看到的,神圣的《古兰经》走在人类知识的前面,人类的知识只是来证明《古兰经》的正确性的。

就像指纹,人类的眼睛也各不相同,现在,作为一种安全保护措施,视网膜识别已越来越多地应用于警卫保安系统了。

让不到一平方厘米的面积上存在着如此众多的差别,难道造物主还不够伟大吗!

基因

近年来的发现揭示出每个人的基因都有只属于自己的密码。基因驻扎在每一个活着的细胞里,它非常微小,用显微镜也很难看到。如果把大地上所有生物的基因都收集在一起,它们也填不满裁缝的一个顶针。但就是这么小小的基因,使人、动物和植物各自具有了包括心理特征在内的不同的特点。

基因那么小,但每个基因里都有数百万个原子,它们掌握着生命,我们除了说这是伟大的造物主的杰作,是唯一的、永恒的智慧和大能的杰作以外,我们还能说什么呢?![5]

安拉说:

“当时,你的主从阿丹的子孙的背脊中取出他们的后裔,并使他们招认。主说:‘难道我不是你们的主吗?’他们说:‘怎么不是呢?我们已作证了。’(我所以要使他们招认),是因为不愿你们在复活日说,‘我们生前确实忽视了这件事。’”(《高处》7:172)

今天,我们的种种发现无不在让理智哑口无言,无不在证实至高无上的主宰的大能和他的艺术创造的非凡,生活在十九世纪的姿亚·帕沙说:

“赞美真主清高,他的艺术让理智惊奇,他的大能让学者感到自己的无能!”

是谁使身体这个工厂运转的?

身体器官的协调工作保证了人身体里的程序正常运行,但我们身体器官的活动并不依赖于我们的意志,比如心跳、呼吸。身体器官和细胞的运动,以及它们之间的互相传递信息和互相帮助,都是真主的意欲。如果有一天让我们来控制这些器官,或者哪怕仅仅是一个细胞里的数百种生物化学反映的话,可能几分钟我们都坚持不了——谁知道我们会让它们发生多少故障呢?![6]

安拉意欲,载重10吨的大象会听从一个10岁小孩子的命令,这是人类显示出的强大的一面,但另一方面,我们的裸眼根本看不见的病毒却能把强壮的人打得一败涂地!……

所以,在任何时候,人都不要把安拉赐予的能力说成是自己的,不要自我膨胀,不要忘记是谁给了我们这么多美好的给养。我们要总是心存感激,要明白,在真主的大能面前,我们甚至连一个小微尘都算不上;我们要总是让自己在真主那里寻求庇护。

真主在人的身上放置的许多奥秘和智慧,即使只是一个细胞,为了阐明它,写出一本书也是值得的。

人为什么被创造?

以最好的形态被创造了出来,并且被安拉给予了无数恩典的人,他们在今世的责任到底是什么?有什么样的期望在他们身上?他们应该履行什么义务?

至高无上的主说:

“难道你们以为我只是徒然地创造了你们,而你们不被召归我吗?”(《信士》23:115)

“我创造精灵和人类,只为要他们崇拜我。”(《播种者》51:56)

为身体里所拥有的每一个细胞,人都应该千万次地感谢真主。履行功修、施舍、公正、忍耐……这些都是向安拉表达的感谢。因为每一个恩典都有它的代价,所以为了每一个恩典,人都应该感谢。

我们的先知(愿主福安之)说:

“为每一个关节每天都应该施舍,帮助一个人骑上牲畜,或帮助他驮上货物,均属施舍。美好的言词,为礼拜迈出的每一脚步都是施舍,给人指路也是施舍。”[7]

“为每一个关节和每一块骨头每天都应该施舍。每一句赞主词是施舍,每一个感谢是施舍,每一次说的清真言是施舍,每一个赞美是施舍,嘱人行善,止人作恶是施舍,但上午礼的两拜副功拜包含所有这些。”[8]

另一则传述还包括:“公正地对待失和的两个人是施舍”以及“清除道路上的障碍物是施舍。”[9]

总之,在今世以做安拉的好仆人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在生活中履行功修、服从,以最好的方式为赢得后世做好准备是必须的。

揭开死亡的面纱

穆罕默德·伊本·卡布·阿-库瑞宰说:

“我以前在麦地那见到过欧麦尔·伊本·阿卜杜拉孜兹,那个时候他还年轻,相当英俊,相当富有。过了一些年,他成了哈里发,我又去见他。在得到允许走近他身旁后,我向他走去。我一边看着他,一边向他走去,心里非常震惊。

‘穆罕默德啊,你为什么那样看着我?’他问道。

‘穆民的长官啊,您的脸色不好,身体看上去也很虚弱。您的头发变白了,而且掉了很多。看到您这个样子,我无法掩饰住我的惊讶。’我回答道。

听到这话,哈里发回答道:

‘穆罕默德啊!要是你看到被埋在土里三天以后的我,你的惊讶会是什么样子呢?那个时候,我的眼睛被蚂蚁从眼眶里弄了出来,眼球顺着脸颊滑落下来,鼻子和嘴巴里都是脓水,那个时候,你会更惊讶,会根本认不出我来,但是现在,我们先把这个放在一边,你还是先给我讲一讲你从伊本·阿巴斯那里听到的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圣训吧……’”[10]

从任何事情上,人都应该仔细思考自己的结局:自己的最后一息是什么样子?在坟墓里将遇到什么?后世里自己将呆在哪个品级上?对人来说,这些问题才是最关键,也是人最不了解的。出生、生活、死亡存在、消失……人应该做出所有努力来揭开蕴藏于其中的智慧与奥秘,从而获得永久的幸福与安宁。

人最应该首先考虑的是死亡,因为死亡是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

“凡在大地上的,都要毁灭;”(《至仁主》
55:26)

有这样一日将要来临:在那一日,没有明天可言!那一日,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秘密!

安拉说:

“临死的昏迷,将昭示真理。这是你一向所逃避的。号角将吹响,那是警告实现之日。”
(《戛弗》50:19-20)

每个人都通过一扇门来到这个世界上,这扇门就是母亲的子宫,然后,人生活在今世里。今世是一个充满了障碍物的赛道,人或带着高尚的行为和感受,或带着邪恶的欲念和恶行在这个赛道上奔跑,跑过了这个赛道之后,人就通过坟墓之门,跨进了永恒的后世。

所以,今世只是一个有着两扇门的客栈,从人类的始祖阿丹开始直到现在,在这个客栈里住过的人无法计数,但是今天,那些曾经在这里住过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呢?而过一段时间,我们又要到哪里去?……不知道啊!……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死亡将敲开所有人的大门,无论他是压迫者还是被压迫者,是圣徒还是罪人……而所有的人,他们正都在等待着永恒生活的开始——审判日——的到来……

想一想我们行走在上面的大地吧,到今天为止,有多少具尸体被埋进了它的身体里?尸体一个压着一个,层层叠叠地摞放着,虽然都已经化为了泥土,但就像影子一样,仍然在那里显示着曾经的存在……

明天,我们也要滑入到这密集的影子中,然后,从那里开始一个永恒的生活和没有尽头的旅程……

在《古兰经》里,全能的安拉说得非常清楚:

“他们在见它的那日,好像在坟里只逗留过一朝或一夕。”(《急掣的》79:46)这节经文就是在告诉我们,与后世的永恒相比,今世的生活是短暂的!

诗人说:

“今世的生活只是一瞬,一眨眼就过去了,好像一只鸟儿,飞来了,稍稍逗留一会儿,然后就飞走了,来去匆忙,我们几乎觉察不到什么。”(阿舍克·帕沙)

所以,用短暂的今世为永恒的后世做准备,难道不是理智的行为吗?难道还有比浪费今生更愚蠢的事情吗?

思考死亡

先知(愿主福安之)总是要求教生们不要忘记死亡,不要沉溺于今世[11]。他说:“相信永恒的后世,却只为获取今世而努力,这样的人太让人惊讶了。”[12]

在想到脱离今世后,无论自己做的事情是好是坏,人都将只与自己做过的事在一起,并根据自己在今世的行为而得到相应的报酬和惩罚时,人就应该明白,人必须在今世远离罪恶,立行善功,这其实就是说,时刻思考死亡是让人觉悟,让人以正确的方式打理自己的生活以及获得后世的永恒幸福的一条途径。我们的先知(愿主福安之)说过:

“你们要时时想着死亡!为死亡做好准备可以让人不看重今世,让人远离罪恶。在富有的时候想着死亡,你们能够躲避财富带来的祸患;在贫穷的时候想着死亡,你们能够从自己的生活中得到快乐。”[13]

关于时刻不要忘记死亡,先知(愿主福安之)还说过:

“我以前禁止你们游坟,但现在你们可以去游坟,因为游坟可以让你们想起后世。”[14]

“你们应该想着死亡,想着死亡后尸体腐烂,骨架也不复存在。想要后世的人会放弃今世的浮华。”[15]

“……真主喜爱时常记忆死亡的人。”[16]

一位教生问先知(愿主福安之):

“最聪明的穆民是什么样的人?”

先知(愿主福安之)回答道:

“时刻记忆死亡,并以最好的方式为死后
(的生活)做好准备的人,这样的人是真正的聪明人。”[17]

圣门弟子们对死亡的思考

在一次演讲中,艾卜·伯克尔(愿主喜悦他)说道:

“有着让人赞叹的美丽面孔的人在哪里?自负而又勇敢的小伙子在哪里?用高高的围墙圈起了城市的国王在哪里?战场上的无敌英雄们又在哪里?时间已吞噬了他们,他们被集合在了泥土里,被埋在了黑暗重重的坟墓里!快点吧,快点吧!在时间还来得及的时候,在死亡来临之前,快点做好准备吧!救救你自己吧,救救你自己吧!”[18]

阿依莎(愿主喜悦她)说:

“有一次,因为想到了火狱,我哭了起来。看到我在哭,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问道:

‘怎么了,阿依莎?’我说:‘因为想到了火狱,所以我哭了。先知们在末日那天想着自己的家人吗?’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回答道:‘在三个地方没有人可以想起别人来:

在天秤上还没有称出善行和恶行孰重孰轻时;

不知道功过簿将被从右边、左边还是从后面递过来,直到说“……你们拿我的功过簿去读读吧!”(《真灾》69:19)这句话的时候;

还有一个时候就是斯拉特桥在火狱的上面被建立了起来,桥的两边有许多钩子和坚硬的利刺,安拉用这些钩子把他意欲的人钩住,扔进火狱里。人在这个时候想不起别人来,直到弄清楚自己是否已经被从钩子下拯救了出来[19]

圣门弟子乌撒伊德·伊本·胡达伊尔(愿主喜悦他)经常说:

“要是我能让自己持续保持在下面三种状态中的任何一种状态下,我就能进入乐园:

在自己阅读《古兰经》或者听别人阅读
《古兰经》时能够做到让自己保持在全心全意地阅读或倾听的状态中;

在听先知(愿主福安之)演讲的时候能够总是让自己保持在安详、沉静的状态下;

能够持续拥有送别亡人时的感受。是的,不管什么时候,在送别亡人时我总是问自己:‘死的时候你是怎么样的?他们要对你做什么?最后你要被送到哪里去[20]?’”

思考死亡的好处

“关于劝告,死亡足够了。”[21]对于思考、感悟这则圣训的人来说,死亡中充满了教训。

对今世里暂时的财富、名誉、地位和欲望的过分爱恋是罹患精神疾病的开始,迷恋今世的恶果是羡慕、嫉妒、狂妄、伪善和色欲,要想远离这些可怕的恶习,保持精神健康,最好、最有用的药品之一是时刻思考死亡、坟墓和后世里将要遇到的事情。

苏菲学说的基本目标是控制私欲、摆脱由私欲产生的自我主义、把对今世的爱恋从心底里抛开,因此,在许多学派里,人们都以思考死亡为达到这一目的的方法和手段,苏菲们每天都要花大约5~10分钟的时间思考死亡。

奥斯曼帝国时期,坟墓就在城市里,亡人就被埋葬在道路边或清真寺的庭院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提醒人们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死亡。曾经有一个来自西方的游客,在看到这些后,他情不自禁地说道:

“土耳其人跟死人一起生活。”

时时记忆死亡、清除私欲能够让人为赢得后世做好准备,让人避免在人生的最后时刻被痛苦和懊悔纠缠,全能的安拉这样描述了那些在死亡来临之时才幡然醒悟的人:

“在死亡降临之前,你们当分舍我赐予你们的,否则,将来人人说:‘我的主啊!你为何不让我延迟到一个临近的定期,以便我有所施舍,而成为善人呢?’”(《伪信者》63:10)

为了避免将来让自己处于这样一种后悔莫及而又无计可施的境地,现在就醒悟,并抓紧机会为永恒的后世做好准备是必须的。

在一个葬礼中,哈桑·巴斯瑞问他身边的一个人:

“这个人现在是不是正在想着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来,以便做更多的好事、更多地记念真主和远离更多的罪行?”

“当然,肯定是这样想的。”这个人回答道。

“那我们是怎么回事,怎么不像他那样想呢?”哈桑·巴斯瑞说道。[22]

为死亡做好准备

哈桑·巴斯瑞说:

“有这样两个人们在以前从未听说过或见到过的白天和夜晚:

第一个夜晚是你与坟墓里的人呆在一起的第一个夜晚,在此之前你从未与他们呆在一起过;第二个夜晚是黎明即是末日的开始的那个夜晚,然后,一个没有夜晚的白天就开始了。

令人恐怖的两个白天到来了:在第一个白天里,真主的信使来到你身边,告诉你你是否得到了真主的喜悦,你是要进乐园还是火狱;在第二个白天里,你的功过簿将被从右边或者左边递给你,然后你将站在真主的面前。”[23]

对人类来说,最大的考验和灾难莫过于死亡。但是,还有比死亡更糟糕的事情,那就是活着的时候无视死亡的存在,根本没有为死亡做任何准备,也没有做任何让真主喜悦的事情。对有理智的人来说,在死亡来临前清洁心灵,为死亡做好准备是必须的。

谢赫萨迪说:

“我的兄弟啊,你最终将变成泥土,所以在变成泥土前,你就找寻泥土那样的朴素吧。”

欧麦尔(愿主喜悦他)说:

“在清算到来之前你先清算你自己吧。为那个最大的会面(指见主之日)而(用善行)装扮自己吧!毫无疑问,在今世就清算了自己的人,在末日对他的清算将变得容易。”[24]

当身体被埋进土壤里的时候,我们就撇下了子孙和财产,与我们的身体一同被埋进土壤里的,是我们在今世的行为。在土壤里,我们的身体和克番(裹尸布)将一同腐烂,但我们的行为将留下来,直到见主之日!

伊玛目安萨利说:

“死亡之时,与人呆在一起的只有三件事:

  1. 净化心灵:也就是世俗的污秽之物被从心里清除出去了。伟大的安拉说:

قَدْ اَفْلَحَ مَنْ زَكّٰيهَا

“凡培养自己的性灵者,必定成功;”
(《太阳》91:9)

  1. 记念安拉。安拉说:

اَلَا بِذِكْرِ اللّٰهِ تَطْمَئِنُّ الْقُلُوبُ

……真的,一切心境因记忆真主而安静。”(《雷霆》13:28)

  1. 为了安拉而爱。安拉说:

قُلْ اِنْ كُنْتُمْ تُحِبُّونَ اللّٰهَ فَاتَّبِعُون۪ي يُحْبِبْكُمُ اللّٰهُ
وَيَغْفِرْ لَكُمْ ذُنُوبَكُمْۜ وَاللّٰهُ غَفُورٌ رَح۪يمٌ

“你说:‘如果你们喜爱真主,就当顺从我;(你们顺从我),真主就喜爱你们,就赦宥你们的罪过。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仪姆兰的家属》3:31)

认主是不停地记念真主和仔细思索的结果,它让净化心灵成为可能,因此,这三种素质
(认主、记念真主和思考)可以拯救人类[25]。如果人为了“明天”做了必要的准备,那死亡就会变得美丽起来,这样,人也就不会害怕死亡了。

毕矢尔·伊本·哈瑞斯说:

“对服从安拉的人来说,坟墓是一个多么好的歇脚地啊!”[26]

大师毛拉纳说:

“孩子啊,每个人的死亡都是被装扮过的。憎恶死亡,没有认识到死亡是与安拉会面的人,和仇视死亡的人,死亡对他们来说是可怕的敌人,但对做死亡的朋友的人来说,死亡也是他的朋友。

“害怕死亡而想逃避死亡的人啊,如果你想听实话,(实话就是)你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你自己。

“因为从死亡的镜子里看到的,不是死亡的面孔,而是你自己的丑陋的脸。你的灵魂如同一棵树,死亡是树叶,树是什么样的(树的种类),死亡就是什么样的。”

总之,从死后到末日,这是一段坟墓里的生活,坟墓里的生活取决于我们在今世的行为。

在《古兰经》里,安拉用许多经文为我们展开说明了今世和后世的情状。有一天,今世将毁灭,今世里的一切将不复存在。安拉希望我们对此进行思考,希望我们远离今世的浮华;他希望我们明白,随着每一天的逝去,我们越来越接近后世,后世的永恒将替代今世的短暂,他命令我们必须对此进行思考。

因此,仆人必须在死亡到来前诚挚地对自己犯下的罪过进行忏悔,诚心诚意地放弃恶念,并用服从真主的戒律来补偿自己犯下的过错。对于他曾经侵占或伤害过的他人的权利,他必须进行修复和补偿,也就是说,在死亡前,他必须对自己对他人进行的言辞上或身体上的攻击、诽谤、背谈等等请求当事人的原谅,在精神上或物质上偿清自己对他们欠下的债务。

无知的人可能喜欢侵占别人的权利,他们把悲哀错当成了幸福,但是明天,当公正的天秤称量他在今世的行为时,他将在懊悔中悲叹:“你这个卑劣的、羸弱的、贫穷的破落户啊,在这里,你归还不了别人的权利,也得不到别人的原谅!”

阿卜杜马立克·伊本·麦尔旺是伍麦叶王朝时期的哈里发。临死前,他看到大马士革城郊有人在洗衣服,这些人把衣服缠在手上,然后在洗衣石上使劲地摔打衣服。这个场景让他想起来末日的可怕,他情不自禁地哀叹道:

“要是我也是一个洗衣工就好了!要是我也是用自己的双手赚取每天的生计,而且没有对今世里的事务说过任何话就好了!”[27]

想着末日的可怕,并为末日做准备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对真主的仁慈怀有坚定的信念,任何时候,我们都不应该对真主的仁慈失去希望。

乌克白·阿-佰扎尔说:

“一个贝多因人看到一些人正抬着一个亡人去埋葬,他看着他们,说道:

‘你这个死去的人啊,恭喜你啊!你现在多高兴啊!’

我问他:

‘你为什么祝贺他?’

他说:

‘一个人被带到了最乐善好施者的监狱(即坟墓)里,我怎么能不祝贺他呢?这位乐善好施者对他的客人是博施的,是宽大的!’

好像在此之前,我从未听到过比这更动听的语言。”[28]


 

[1]         请看《皱眉》80:17-22;《至仁主》55:20;《罗马人》30:20;《复活》75:36-38;《天使》77:20-22;《雅辛》36:77;《人》76:2.

[2] 1400多年以来,科学发现不断地证实了《古兰经》的正确性。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一位文盲,但正是这样一位文盲先知,他给人类传递的这部经典却给人类揭示出了让宇宙和谐运转的神的法律,并向人类展示出了许许多多能够体现出这个神的法律的事件。迄今为止,科学发现从未能驳斥过《古兰经》展示的真理,这正是《古兰经》是来自伟大的造物主的又一个有力证据。《古兰经》走在人类知识的前面,人类的所有发现都是对《古兰经》的正确性的证明。

一些西方学者,刚开始的时候,为了反对伊斯兰,他们根据现代科学的新发现试图在《古兰经》里找出错误,但结果是,在1400多年前出现的这部伟大的经典里,他们找到了他们的“新发现”,于是,他们选择了被引导,皈依了伊斯兰。法国的胚胎学教授莫里斯•布赛伊就是这样一位皈依者。要想了解更多此类事例,请大家参考这些著作:Müsbet İlim Yönünden Tevrat, İncil ve Kur’an, terc. Mehmet Ali Sönmez, Ankara, 1998; Musa ve Firavun, terc. Ayşe Meral, İstanbul, 2002.

[3]         请看:伊玛目安萨利,《圣学复苏精义》, VI, 58-62.

[4]         Râzî, Tafsîr, IV, 179-180;《黄牛》2:164.

[5]         请看İlim-Ahlâk-Îman, M. Rahmi Balaban, p. 189-190.

[6]         请看 Şâkir Kocabaş, Kur’ân’da Yaratılış, p. 115.

[7]         布哈里,《圣战》,72;穆斯林,《天课》,56.

[8]         穆斯林,《旅行者》,84,《天课》,56;布哈里,《Sulh》,11,《圣战》,72,128.

[9]         布哈里,Sulh,11,《圣战》,72,128;穆斯林,《天课》,56.

[10]         哈克姆,IV,300/7706.

[11]         请看提尔密济,Zuhd,4;那萨依,《殡礼》,3.

[12]         Qudai,Shihab’ul-Akhbar,no.383.

[13]         Suyuti,Jami’us-Saghir,I,47.

[14]         提尔密济,《殡礼》,60;穆斯林,《殡礼》,106.

[15]         提尔密济,《末日》,24.

[16]         海伊萨米,第10卷,325.

[17]         伊本•玛哲,Zuhd,31.

[18]         Ibn’ul-Jawzi,Zamm’ul-Hawa,p.668;Nadrat’un-Naim,III,960.

[19]         哈克姆,IV,622/8722.

[20]         哈克姆,III,326/5260.

[21]         海伊萨米,Majmau’z-Zawâid, Beirut 1988, X, 308..

[22]         Ibn’ul-Jawzi,al-Hasan’ul-Basri.

[23]         Ibn’ul-Jawzi,az-Zahr’ul-Fatih,p.25;Abu’l-Faraj Abdurrahman,Ahwal’ul-Qubur,p.154.

[24]         提尔密济,《末日》,25/2459.

[25]         Ruh’ul-Bayan , XI,27.

[26]         The Commission, Nadratu’n-Naîm, III, 963; Abu’l-Faraj Abdurrahman, Ahwâlu’l-Qubûr, p. 155.

[27]         伊玛目安萨利,《圣学复苏精义》,VI,114.

[28]         Abu’l-Faraj,Abdurrahman,Ahwal’ul-Qubur,p.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