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宇宙、人和《古兰经》中思考

理智的局限

伊斯兰很看重理智。在伊斯兰里,理智是判断一个人是否应该承担责任的两个基本条件之一。[1]伊斯兰非常强调好好利用理智,但也强调理智并不具备了解一切真相的能力,因为真主没有让任何一个被造物具有无限度的能力。

就像眼睛和耳朵只能看到和听到一定范围内的东西和声音一样,理智的理解能力也是有限的。眼睛看不见的东西数不胜数,耳朵听不见的声音数不胜数,超出理智的理解能力的事实也数不胜数,说得更明确一点儿就是,只靠理智是不能了解全部真相的。

就接近和了解真相这个问题,认为理智没有限度的唯理性论哲学家们,他们把受到了他们的观点影响的人从幸福平静拽进了烦恼的漩涡里。[2]

毫无疑问,安拉创造了人,他比人类自己更清楚人的特点,所以,为了弥补理智在理解真相这个问题上的能力的欠缺和局限性,以帮助人类了解真相,安拉给予人类最好的援助——在人类历史上,安拉给人类派遣了124000多位先知(根据传述),并以启示的方式给人类降示了书页和经典。

所以,理智必须被启示教育,否则,它会像一匹狂奔的马,因为没有引导而瞎跑,看不见路,辨不清方向,最后跌入深渊而死亡。启示是真主的指引,圣行是对启示的解释,就像为了好好驾驭马匹而给马套上马嚼子一样,要想好好利用理智,我们也必须让理智好好地接受启示和圣行的教育,以便让其达到“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和决定”的状态,否则,理智只能是一个既能做好事,也能做坏事的工具……

心的作用

在伊斯兰的观点里,信仰是通过用心确认、用舌头宣称来实现的。也就是说,信仰的居留地不是理智,而是情感的中心——心。这个话题非常重要,因为信仰其实是一份崇高的情感,理智则是帮助到达信仰的一个工具,这个工具能够缩短通往信仰的路程。

理智接受了,脑子里也同意了,但如果心没有认可,不能算拥有了信仰。如果信仰没有进驻到心里,行为和举止就会因为缺乏指引而不会发生转变。在真主那里,人的这种状态是没有任何价值可言的。犹太人怀揣经典,但心却不接受真理,所以真主把他们的状态比作怀揣经典的坟墓。[3]

因此,了解真相并不是把事实放在脑子里就算完了,而是应该通过思考和感悟,找到生活和宇宙制度的奥秘,然后,以此引导行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毫无疑问,只能是被信仰之光照亮了的心房。

《古兰经》是一面照着人和宇宙镜子,映照出的是人和宇宙的真相。在《古兰经》的基础上用理智进行的思考是从地下挖掘出来的原矿石,对这个原矿石进行加工和提纯的,是心!

心是情感的中心,心的感受、感悟的功能把理智提供的证据合并在一起,然后,就像把花瓶的碎片合并在一起使之恢复原状一样,它把这些证据合并在一起,使人了解到完整、正确的真相。

要想做到公正和立行善功,用启示教育理智,并且当理智到达了它不能跨越的极限时,用已经拥有了成熟信仰的心来弥补理智的缺陷,是必须的。

感悟能使思考变得更加深入,思考越深入,思考的价值就越能体现出来,也就是说,思考的价值与心和大脑是否能在一种和谐、平衡状态下工作有关。只重视大脑和理智的人,他们可能也能成为一个好人,但是,要想成为一个成熟、完美的穆民,则作为情感中心的心用感悟对理智进行教育和引导是必须的,因为心能给思考、意愿和理智的朝向指明方向。心和驻扎在心中的情感促成了有意识的行动,所以,为了让心和情感遵守真主的命令而培养心灵,这比补养身体的其他任何器官都更为重要。

缺乏健全的心所拥有的善良的意愿,却装满了恶意、自大和傲慢,这样的心会让理智偏离正道,让人以恶魔为榜样,使人走向卑劣和不通情理。

大师毛拉纳说:

“如果撒旦的爱也像他的理智那样丰富的话,他就不会变成今天的魔鬼了。”

这就是说,单独就理智来说,它是无价值可言的,所以,要想好好把握住理智,把它朝最正确的方向上引导,那就必须让心达到成熟。

一句话,受过启示教育的理智和成熟的心与情感的结合处是真正的思考的起始点,这本书里使用“思考”这个概念的时候,指的是这个思考已经处在“受到了心的感悟的影响”这个标准状态了。

思考的重要性

《古兰经》和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圣训对分析、研究、思考、吸取教训等问题下达了许多命令,提出了许多忠告和劝勉,与此有关的经文数以百计,我们选取了下面两节经文以飨读者:

“难道他们没有思维吗?真主创造天地万物,只依真理和定期,有许多人的确不信将与他们的主相会。”(《罗马人》30:8)

“你说:‘我只以一件事劝导你们,你们应当为真主而双双地或单独地站起来,然后思维。’……”(《赛伯邑》34:46)

这两节经文告诫我们要服从安拉,要好好思索[4],并且明白地告诉了我们,听从这个劝告,我们就可以得到拯救。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经常陷入沉思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非常喜欢静默和思考,在他将要被赋予先知的使命那段时间里,他比以前更愿意独自一人地呆着了。他常常去离圣城麦加5公里远的希拉山,在希拉山的山洞里,他一呆就是几天。遥望着卡巴,他沉默地思考着,就像祖先易卜拉欣(愿主赐他平安)一样,他思考着天地显现出来的王权,体味着至大能的主宰的伟大。[5]——这是至高无上的真主在让他为他即将承担的重大责任做准备了。

接受启示以前,先知(愿主福安之)思索宇宙和他的主宰,接受启示以后,他也从未停止过思考。

印德·本·艾比·哈莱(愿主喜悦她)说: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总是担忧,总是思考,对他来说根本没有放松的时候。没必要的话他根本不说,沉默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长。开始讲话和结束讲话时,他总是提及安拉的尊名……”[6]

先知(愿主福安之)总是鼓励教生们思考,他说:

“我的主命令我静思。”[7]

“没有哪一项功修能与思考相比。”[8]

“在今世就像个匆匆过客吧!把清真寺当成你们的家吧!让你们的心习惯仁慈吧!多多地思考、多多地哭吧!不要让恶念改变你们!……”[9]

先知(愿主福安之)还引述了降示给先知易卜拉欣(愿主赐他平安)的10页书页中的内容:

“心智健全的人应该有一些特定的时间安排:一部分时间用来祷告和祈求真主,一部分时间用来思考真主的大能和他的创作,一部分时间用来反省以前做过的事和计划将来要做的事,一部分时间用来赚取合法的生活资料。”[10]

鲁格曼(愿主赐他平安)非常喜欢独自一人呆在空旷荒凉的地方思考,他常常这样做。一天,他问自己:

“大体说来,你总是一个人呆着。与人们呆在一起,跟他们说说话,这样难道不好吗?”

然后,他回答自己道:

“长时间独处有助于思考,而长时间的思考是指引人们踏上通向乐园的大道的引路人。”[11]

艾卜·德尔达(愿主喜悦他)说:

“一个小时的思考比在四十个夜晚礼的副功拜更优越。”[12]

有人问再传圣门弟子萨德·本·穆萨伊伯:

“哪一项功修更有益?”

“思考安拉的创造,做对宗教有深入理解的人。”他回答道。[13]

毕施瑞·哈菲对思考的重要性是这样说的:

“如果人们仔细思考安拉的庄严和伟大,他们就既不会反抗他,也不会犯罪了。”(伊本·凯思尔, I, 448,[《仪姆兰的家属》3:190])

就像我们在前面讲过的,能够让人了解安拉的庄严和伟大的思考是理智的一个活动,让这个活动得到完美结果的是心。心是安拉时刻注视的地方,又是身体最重要的器官,那它的活动当然就比其他器官的活动更有价值了。

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是:用启示教育过的理智进行的思考,是照亮心灵的光芒的第一个源头,是让人踏上学习知识、获得洞察力的道路的唯一工具。这样的思考可以直接导致人乐于学习知识、积极提高自我修养、愿意放弃使人远离安拉的世俗之物并且真挚地爱安拉。

最有益的思考是对真主的大能、他的庄严和伟大,以及他的王权的思考。这样思考的人,他会想着改变今世的生活,想着远离那些导致人在后世受惩罚的事物,以及思考做到这些的方法和途径。

当人对安拉的恩典、仁慈、戒律、尊名和属性进行思考的时候,爱和“认主”就会在心里生根、发芽、成长、壮大起来,精神也随之得到升华。当对后世、后世的尊贵和永恒进行思考,并且在心里清楚地认识到今世是短暂的,今世不过是人接受考验的场所时,人就不会赋予今世超过其实际价值的价值,而对后世的爱,也会在心底深处增长、壮大起来。这个时候,人就会意识到,今世的生活不过是从母亲的子宫到坟墓的一个快速奔跑的过程,而生命,不过是一个赚取后世幸福的资本。在这样的认识下,人就会更加注意好好利用时间,以最好和最有益的方式体现时间的价值,以及以更加严肃和充满激情的态度去度过今生了。

艾卜-哈桑·哈瑞卡尼说得多好啊:

“穆民的身体器官里应该有一个器官时刻与安拉联系在一起,穆民应该:要么用心想着真主,要么用舌头记念真主,要么用眼睛看真主喜欢看的,要么用手慷慨地施舍,要么用脚拜访他人,要么用头脑为其他穆民服务,要么用坚定的信仰祈祷,要么用理智思考、努力认主,要么忠诚地做事,要么提醒别人不要忘记审判日那个重大的时刻……我敢保证,这样的人,当他从坟墓里一抬起头来时,他就会立刻拖起克番(裹尸布),走向乐园。”[14]


[1] 在真主看来,一个人是否应该承担责任,要看两点:一是这个人是否已到达成熟期,二是这个人的心智是否健全,也就是是否具备了分辨好坏的能力。根据这个两个条件,在伊斯兰里,小孩子和精神失常的人不承担责任。

[2] 在古希腊,有一个很典型的关于理智的界限的事例:有一个学习法律的学生和他的老师签订了一份协议:老师把他培养成律师,他在学习结束时支付给老师一半的学费,剩下的那一半学费在他赢得他的第一场官司时支付。但是,在完成了学业之后,这个学生告诉他的老师,他已经支付的那部分学费对于老师提供给他的教育而言已经足够了,即使赢了官司,他也不再支付剩下的那一半学费了。

          因为学生违反了协议,老师把学生告上了法庭。开庭那天,老师对法官说道:“无论我是否赢得了这场官司,我都将得到这笔钱。”法官问道:“怎么会呢?”老师解释说:“如果我赢了这场官司,学生就得给我这笔学费,因为这是你的判决。如果他不给,他就违反了你的判决,而这是不允许的。如果我输了,我的学生赢了这场官司,那么根据我们的协议,当他赢得他的第一场官司时,他就要付给我剩下的那一半学费。”但是,这个学生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他辩驳道:“恰恰相反,无论我是否赢得了这场官司,我都不用支付这笔钱。”法官让他解释理由,他说道:“如果我赢了这场官司,我就不用给他付钱了,因为这是法院的裁决,而法院的裁决是不能违背的。而如果我输了这场官司,根据我们之间的协议,我将不用支付他这笔钱。”

就像看到的一样,两个人说的都很有道理,都符合逻辑,但是,就像这个故事告诉给我们的一样,理智和逻辑经常给自己砌墙,把自己关在里面,然后让自己朝着一个死胡同走去。许多人都是这样,在为分歧寻找答案时,他们想得很少,而且封闭自己的头脑,因此,从各个方面来说他们都无法了解事件的真相。只有接受启示的教育,超越界限,用心接受事实和真相,这样,理智才可能找出正确的答案。

[3]         《古兰经》:《聚礼》章 62:5.

[4] 社会和多数人的想法常常会对个人的思想产生影响,要摆脱这种影响,寻找到真理,导师的指引和自省与思考是必须的。根据经文,社会或多数人思维出的结果并不总是正确的,所以,人不应该盲目随从,而是应该有自己观点和见解,独立思考,公正地看待社会上出现的普遍观点。

[5]         Aynî, Umdatu’l-Qari, Beirut, I, 61; XXIV, 128.

[6]         伊本•萨德,I,422-423.

[7]         伊布拉因•贾南,《圣训百科全书》,第16集,252/5838

[8]         Bayhakî, Shuab, IV, 157; Ali al-Muttaqî, XVI, 121.

[9]         Ebû Nuaym, Hilye, I, 358.

[10]         Ebû Nuaym, Hilye, I, 167; İbn-i Esîr, el-Kâmil, I, 124.

[11]         伊玛目安萨利,《圣学复苏精义》,贝鲁特,1990年,达如勒海尔出版社,第6集,第45页。在土耳其的塔尔索
(又称“大数”)有一座清真寺,先知鲁格曼(愿主赐他平安)曾经在那里坐静。今天这个地方仍然是人们参观访问的地方。

[12]         Deylemî, II, 70-71, no: 2397, 2400.

[13]         Bursevî, Rûhu’l-Bayân, [《光明》24:44].

[14]         Abu’l-Hasan Harakânî, Seyr ü Sülûk Risâlesi, prepared by Sadık Yalsızuçanlar, p. 107, Sufi Kitap, Istanbul,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