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统治者

全能的安拉赐予了他的被造物符合其特性的社会生活秩序,他希望人类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在精神上都是美丽的,能够与他所赐予的秩序与变化和谐一致,因此,安拉在《古兰经》里说:

“他曾将天升起。他曾规定公平,以免你们用称不公。”(《至仁主》章 55: 7-8 马坚译)

我们的主把我们创造得比其他被造物更需要相互间的依靠。无论是生活在部落里还是生活在一个国家里,人类都过得的是社会性的群体生活。要建立和谐的社会生活关系,一个必要条件就是要有能够引导社会并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公平和公正的统治者。

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是对方的镜子,可以反映出彼此的影像来。在所有的社会群体里,从一个家庭到一个小的社会团体再到一个国家,在物质和精神方面都可以体现出统治者的能力,而统治者个人方面的发展也是与社会的发展并驾前行的。如果统治者是正直的、有能力的,社会也会是安宁的和富庶的,否则的话整个社会在物质和精神方面就都会出现问题。

一方面,如果社会进行自我改善,好的统治者就会出现,而好的统治者又反过来能够推动社会的发展。但另一方面,因为统治者同时也是社会的产物,因此,如果社会走入了歧途、丧失了道德,那么自私的统治者也会随之产生。

因此,统治者和社会都应该先进行自我责问,然后首先进行自我改善。伊斯兰苏菲主义的一个原则是“在忍耐别人的同时应该先问问自己”。无论是针对个人的发展还是社会的发展,这一原则都是有效的。《古兰经》说道:

“……真主必定不变更任何民众的情况,直到他们变更自己的情况…… ”(《雷霆》章 13: 11 马坚译)

“这是因为真主不变更他所施于任何民众的恩典,直到他们变更自己的情况……” (《战利品》章 8: 53 马坚译)

就像这些经文所阐明的,安拉赐予人类社会的仁慈和祝福是让人类社会可以行进在正道上,但如果社会忽视安拉的意志,安拉的仁慈会离开这个社会,社会的稳定也就不存在了。这样的话,人类社会的情况就会像先知所描述的那样:“地底下比地上面好。”

因此,想要生活在一个有着正直的统治者的社会里,人们首先应该用安拉喜悦的方式生活。先知曾这样警告过我们:“你们受什么样的统治取决于你们自己。”(al-Suyuti, al-Jami al-Sagir, II, 82)

下面这个故事能够更好地说明这一点:

在阿里被伊本·穆勒杰姆刺伤后,弥留之际,人们跑到他那里想让推选下一任哈里发。阿里(愿安拉喜悦他)对他们说道:“我留给你们安拉的使者曾经留给我们的。当安拉的使者就要离开我们时,我们也要求他做同样的事。他对我们说道:‘如果安拉在你们中看到了善行,他就会赐给你们好的统治者。’然后安拉让艾
卜·伯克尔成为了我们的统治者,因为安拉在我们中看到了善行。”(al-Hakim, III, 156/4698)

在阿里的统治时期,穆斯林社会出现了许多问题。曾经有人这样问他道:“哈里发啊!与你的前任相比,为什么在你的统治时期社会出现了这么多动乱?”阿里用充满了智慧的语言回答道:

“他们成为统治者是因为人们像我一样,我成为统治者是因为人们都像你一样。”阿里用这样的话指出统治者的管理是否成功也取决于被统治者的素质。但同样,被统治者的行为也受统治者的素质的影响。

关于这一点,欧麦尔说道:“人们走他们的统治者所走的路,做他们的统治者所做的事。”

“只要统治者行走在正路上,人们就会也行走在正路上。”(ibn al-Jawzi, al-Manakib, 223)

事实上,人们常常拿自己的统治者做榜样。下面这些历史事件更清楚地说明了统治者的道德是怎样的,人们的道德就是怎样的:

瓦利德·伊本·马力克(Walid ibn Abdulmalik)是吾麦叶王朝的哈里发,他非常喜欢宏大雄伟的建筑,结果那时的人们也开始喜欢起雄伟的建筑来了。那时,到处都可以看见人们聚拢在一起就宏大的建筑物进行高谈阔论。

苏来曼(Sulaiman ibn Abdulmalik)是吾麦叶王朝的另一位哈里发,他喜欢吃喝这样的事情,于是在他的统治时期,人们就把时间浪费在讨论吃和喝这样的问题上了。

欧麦尔·伊本·阿布都阿孜泽(Omar ibn Abdulaziz)也是一位哈里发,他关心自己的人民,虔诚尽责。在他的统治时期,人们谈论更多的是多做礼拜,以及彼此询问“你学习了多少《古兰经》经文了?你这个月斋戒了多少天?你照顾了多少需要帮助的人了?”

统治者的行为方式和特性迟早要社会化,因此,他们的好的品行可以给整个社会以正面的影响,反之他们的坏品行也会给整个社会带来负面影响。

有一句谚语是这样说的:“鱼先从头开始腐烂。”因此,从家长到机构的主管人员,从社会的领导者和管理者到统治者及其保护者,他们应该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应该认识到自己对家庭、对社会负有什么样的责任。谢赫艾德巴勒(Sheikh Edebali)对皇帝奥斯曼 (Osman Ghazi)(奥斯曼帝国的奠基者,公元 1281-1326 年)说:“不要忘记,站在高处的人没有站在低处的人安全。”

当欧麦尔要禁止某件事时,他就先在自己家人的身上实施这条禁令。他把家人召集到一起,对他们说道:“我要禁止这件事,但人们会像老鹰盯着肉那样看着你们,所以如果你们不遵守禁令,他们就会向你们学习。以安拉的名义起誓,如果你们不遵守禁令,我会比惩罚其他人更厉害地惩罚你们。现在,遵守还是不遵守就看你们自己了。”(ibn al-Jawzi, al-Manakib, 266)

毫无疑问,如果统治者非常注意履行自己的职责,社会就会在各个方面都取得进步。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苏莱曼对他的地方长官巴利百(Ghazi Bali Bey)这样说过:

“看好你的人民。如果长官是正直虔诚的,人民也会效仿他们。从你的人民身上可以看出你是不是个好长官。一些人白天斋戒晚上礼拜,但他们中有一些人过分地爱今世的财富,今世的财富才是他们的崇拜物。你不要爱任何世俗之物,要慷慨地花费,不要嫉妒!”

毫无疑问,先知是统治者们效仿的最好榜样。先知非常注意教生们的情况,如果他们遇到了难题,他总是第一个被卷进去的人。甚至象阿里那样著名的勇士,在遇到困难和危险时,他们也去先知那里寻求保护。

因此,占据领导地位的人也被期望首先做出牺牲,而且领导者还应该意识到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就不能为社会做出恰当的服务。

在长途旅行中,先知(愿主赐他平安)与病弱的教生走在一起,以便帮助他们。因为慈悲的牧羊人是不会丢下受伤的羊的,恰恰相反,他会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

社会的领导者不能骄矜,他们时刻都不应该忘记自己只是安拉的仆人,在做着一份收银的工作,有一天,在那个神圣的审判庭上,他是要被提问的!伊玛目马立克在给当时的哈里发的信中说道:

“欧麦尔(愿安拉喜悦他)朝觐了十次,到目前为止我所听到的是每一次朝觐他都只花12个第纳尔。他自己背水袋,睡在树下而不是帐篷里。他到处寻找需要帮助的人,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欧麦尔被刺后,人们跑去看望他,赞美他,他回答道:

‘接受这种赞美的人毫无疑问是被骗了。如果我有一大块金子,我要把它送人,以便减轻我对末日的审判的恐惧。’”

伊玛目马立克继续写道:

“欧麦尔总是公正行事,先知曾给过他他将进入乐园的好消息,但他从未沉浸其中,而是总是尽量地解决穆斯林的事务。如果像欧麦尔这样的统治者尚且如此,像你这样的统治者又该做些什么呢?”

塔利克·伊本·孜亚德(Tariq ibn Ziyad)是西班牙的开拓者,他谦虚、重感情。他也为人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塔利克带领一支由五千人组成的军队成功地击败了一支由九千人组成的队伍。战争结束后,塔利克踏在西班牙国王的财宝上,对自己说道:

“塔利克啊!你以前是个带着枷锁的奴隶,后来安拉给了你自由,然后你成为了指挥官。今天,你征服了西班牙,而现在,你正站在国王的宫殿里。但你要知道——永远也不要忘记——明天你将站在安拉的面前。”

管理社会的人应该把自己看成是被雇佣来为人们服务的仆人。我的父亲穆萨先生认为社会的领导者应该把自己看成是为人民服务的仆人,他们应该仁慈、谦虚、友爱,不能因为自己地位显赫而自大和骄傲。穆萨先生这样说过:

“在宗教事务上为人民服务的人应该知道,为宗教服务这个机会是安拉恩赐的祝福,并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机会。许多人都有资格为宗教服务,但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得不到这样的机会,所以为宗教服务的人应该感激那些被他们服务的人,因为正是由于他们,自己才获得了这样一个为宗教服务的机会。”

整个社会是否能够在精神和物质上都得到提高取决于统治者是否能够及时地感觉到社会上存在的问题,而要做到能够及时处理社会上存在的问题,则需要统治者不但能够注重博学者的忠告,自身还应该是个谦虚的、能够接受别人的忠告的人。

所以,统治者不能让谄媚者迷惑自己,他们应该听取那些能够真正发现问题并提出解决办法的博学者的意见。在听取忠告这个问题上,尽管先知是安拉的使者,但为了给我们一个范例,先知总是询问博学者的意见。

反过来说,只要统治者是公正的,为了社会的和平和安定,人们也应该服从他们的领导者。但人民同时也是统治者的监督者,如果统治者走错了路,人们应该及时地警告他们。

成为哈里发后,欧麦尔向人们问道:

“人们啊!如果我不公正,你们会怎么做?”

一个人回答道:“欧麦尔啊!如果你走上了歧途,我们会用我们的剑把你拉回来正路上来!”

欧麦尔高兴地回答道:“感谢安拉!如果我走错了路,我有朋友把我带回到正路上来!”

又有一次,欧麦尔说道:“对我来说,最让我爱的人是告诉了我我的错误的人。”(al-Suyuti, al-Tarih al-Hulafa, 130)

对于人们的批评和警告,统治者的心应该是开放的。当别人指出了他们的错误时,他们应该找一个好的方式重新调整改造自己,而不是倨高自傲,不承认错误。

为了安拉,人们应该向统治者提出中肯的告诫,必要时还要拥有能够毫不犹豫地牺牲自己的世俗利益的勇敢精神。因为不光是统治者对整个社会的健康发展、繁荣昌盛负有责任,以个人为单位组成的整个社会群体对此都负有责任。

人们为了谋取世俗的物质利益而容忍统治者的错误,对他们所犯的错误不给予警告,或者甚至怂恿他们压迫或做不公正的事,这是非常严重的信仰错误。在今世追随不公正的统治者的人在后世也会追随他们。因此,人们应该非常注意什么样的人自己应该追随。

《古兰经》里有这样的经文:

“(你记住,)在那日,我将召唤每个民族及其表率。以右手接受其功过簿者,将阅读自己的本子;他们不受一丝毫亏折。”(《夜行》章 17:71 马坚译)

“在复活日,法老将引导他的百姓,而将他们引入火狱,他们所进入的那个地方真恶劣。”(《呼德》章 11:98 马坚译)

因此,信士对他们的统治者走上正路是有责任的。伊玛目阿卜·优素福在为哈里发哈鲁尼·拉希德(Harun Rashid)(公元766-809年)所写的名为《al-Kitab al-Haraj》的书中写道:

“千万不要失去在安拉赐予你的王国里建立公正的热情!因为在末日,站在安拉面前的最幸福的牧羊人(即:统治者)是他的羊群(人民)对他感到满意的人。永远也不要走上歧途!如果你走入了歧途,你的人民也会跟着你走上歧路。永远都不要骄傲地、随心所欲地发号施令,不要生气地做出判决!如果要你今世和后世之间做出选择,那你就选择后世吧!不要忘了,今世是短暂的,后世才是永恒的!”

总之,人们的观念和行为举止会效仿他们的领导者,而领导者的观念与行为举止也与整个社会成员的观念和行为举止紧密相连,同时,他们又互相纠正对方的错误。因此,如果领导与公众想要改善自己在物质与精神方面的情况的话,首先要改革自己。

维修者的技术是否高明可以从他维修的机器上看出来,他修不了的机器显示的是他的无能。同样的道理,统治者应该对其统治范围内出现的问题负责,应该注意发生在公众身上的与自己有关的错误和缺点。

当今社会,找到一个真正快乐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想着或说着别人的缺点。但无论是统治者还是普通百姓,他们首先应该看的是自身的缺点。如果社会上好人的数量增加了,那这个社会就会在精神和物质方面自然而然地得到改善,并且,在安拉的帮助下,它也能得到一个好的统治者。如果统治者对社会不满意,他们应该首先问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然后想办法提高自己而不是抱怨社会。

奥斯曼帝国的苏丹穆拉德一世(公元1326-1389年)是一位在科索沃战役中牺牲的勇士,作为一位统治者,他为我们竖立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在科索沃战役中,穆拉德一世在暴风雪中找到了他的军队。暴风雪非常猛烈,人们几乎什么都看不见。这种天气条件对于他的军队非常不利。但穆拉德一世不仅是世俗世界里的一位君主,他还是心灵的苏丹。他礼了两拜,哭泣着向安拉寻求庇护:

“我的主啊!如果这场暴风雪是因为我的罪过而出现的话,请不要因为我而惩罚这些无罪的穆斯林士兵吧!请不要让他们因我而死亡!”

他祈祷完后,暴风雪停了,他的军队也赢得了这场战役的胜利。战斗结束后,穆拉德一世在战场上巡查,他被一个装作受伤的塞尔维亚士兵刺伤至死。

所以,如果我们询问、提高自己的话,在安拉帮助下,我们的精神道德水平也会得到提高,社会自然也就会向前迈进了。

但历史上有一些事件是不属于这一普遍性原则的范畴的。例如,当社会上大多数人都走入歧途时,安拉给人类派遣了先知,以便改变糟糕的社会状况。先知时期,社会道德败坏,人们活埋自己的亲生女儿,崇拜偶像,毫无仁慈可言。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安拉派遣了先知穆罕默德(愿主赐他平安)来改善社会状况,这是安拉赐予人类的福气。我们无法站在社会的角度去考虑安拉对人类社会的这种干预。如果从安拉的戒律的角度出发,也许能够得到某种解释,但无论怎么说,给人类派遣先知是至慈的主赐予人类的恩典。

但是,先知穆罕默德是安拉的最后的使者,没有新的祝福之门再为我们打开了,所以现在,改善我们精神世界,升华我们的道德是我们自己必须努力完成的任务。

我们有很多机会来改善精神世界,其中之一就是激活未来领导者的教育机构。有思想家这样说道:“统治的民族与被统治的民族之间最大区别在于受到了良好教育的人的数量的多少。”

所以,让社会在物质和精神上都变得令人满意、消除恐怖、建立起公正的社会环境取决于一群受到了良好教育的人才。

每一个理想都是根据代表它的人的个性特征逐渐形成的,并由这个人的个性特征推动其向伟大发展。只有那些具有良好品性和个性的人才能领导大众,也只有伟大的领导者才能改善社会状况,因此,我们应该首先考虑的是为未来社会培养出优秀的领导者。

纳吉布·法孜勒(Necip Fazil)是当代土耳其诗人,他这样说道:“不能抽出新绿的树只是一块木头。”

一位安拉的朋友这样说道:“你应该生产出你所需要的人才。”

我们应该给新一代人以优良的教育,让他们拥有坚定的信仰、了解社会遗产、并且愿意为社会服务,否则,安拉会收回他对我们的恩典,这是安拉的常规,对于这一点,历史已经证明给我们看了。

因此,如果我们想教育我们的下一代领导人爱安拉和他的使者,以及为社会服务,我们就需要首先让自己的心充满对安拉和他的使者的爱,让自己的形象符合《古兰经》和圣行所要求的拥有美德的穆民(信士)的形象,让社会了解真正的穆民到底是什么样子。

愿我们的主让那些承担着为社会服务之义务的穆斯林领导者们认识到自己的责任!愿安拉帮助我们培养起拥有坚定信仰的新一代人,让他们虔诚工作,在物质和精神上改善我们的社会,为我们的国家服务,为全世界的所有穆斯林服务!

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