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憎恨

人们啊!
请不要被今世的骄傲和乐趣欺骗!
即使你的身体在梦中被切成了碎片也不要害怕,
因为今世本身就是一场梦!

鲁米

提升或降低人的品级,没有哪一个方法比爱或恨更有效。爱值得爱的,恨应该恨的,这能提升人的品级,而对立的一方也会朝另一个极端滑去。

穆萨传播真主独一的信念让法老感到震惊,因此,他向魔术师们寻求帮助,让他们找出办法对抗穆萨。对抗开始时,魔术师们友好地问道:

――穆萨啊,是你先抛下手杖还是我们先抛?

穆萨回答道:

――“你们先抛吧”(《高处》章7:115-116 马坚译)

魔术师们在法老和埃及人面前把绳子和木棍抛在了地上,绳子和木棍像蛇一样地蜿蜒移动起来。然后,穆萨按照安拉的命令把手杖抛在了地上,手杖变成了一条巨蟒,吞掉了绳子和木棍。魔术师们立即认识到穆萨所展示的并非魔术,而是一种神迹,因为如果是魔术,那么在魔术结束后,绳子和棍子应该还在地上才对,但现在,它们却完全消失了。见证了这个神迹的魔术师们说道:

――他们说:“我们已信仰全世界的主,即穆萨和哈伦的主。”(《高处》章7:121-122 马坚译)

在他们宣称完自己的信仰后,法老大怒,他宣布道:

――“在我允许以前你们就相信了他!看哪!这是你们设下的阴谋,好让你们驱使这里的居民。但是你们要明白,我会砍下你们的手脚,把你们钉在十字架上!”

但是,魔术师的精神境界已经超越了这些世俗之事,他们回
答道:

――“你无非是责备我们信仰了我们的主所降示的迹象。我们的主啊!求你把坚忍倾注在我们心中,求你在我们顺服的情状下使我们死去。”(《高处》章7:126 马坚译)

鲁米为这些魔术师们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魔术师们说:“法老的惩罚伤害不了我们,因为安拉的仁慈胜过其他所有人的暴虐。

你应该了解我们的秘密,你应该看到你正把我们从痛苦中解救出来。误导者啊,你的心眼瞎了。

‘噢,但愿我的宗族知道!’

安拉的慷慨给予了我们伟大的王权,这王权可不像法老的王权和王国般轻易就会腐败。

被埃及和泥罗河迷惑住的人啊,抬起头来看看这些活着的人们,看看这个伟大的国家吧!

脱下这件肮脏破烂的长袍,你会从肉体的泥罗河上升到精神的泥罗河。

法老啊,听吧!放弃埃及吧――精神的家园里有成百上千个
埃及。

你对平民百姓说“我是君主!”――你根本就不了解这个名词的本意。

我们在绞架前劝告你是对能够脱离这个脆弱家园表达的感谢。

杀死我们的绞架是我们升入乐园的骏马。你占有的处所不过是错觉和无知无觉的产物。

鲁米通过法老和见证了真理的魔术师之间的对话,分析了他们各自的精神世界:

难道受诅咒的法老没有用惩罚威胁魔术师吗?

难道他没有说“我要砍掉你们的手脚,我要把你们吊起,我不会免除对你们的惩罚。”吗?

他以为魔术师们听到这番警告后会害怕,会低头服从,

他以为他们会因空洞的猜想和肉体的恐吓而吓得浑身颤抖、恐惧不堪,

他不知道他们已被拯救,正坐在心灵之光的窗前。

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肉体的幻影和真实的自我之间的差别,

他们是活着的、警惕的、幸福的、高尚的。

这句话的意思是魔术师们明白了人的肉体不过是个幻影,他们牺牲掉这个幻影,就可以达到无我的境界。

鲁米继续说道:

人们啊,今世是由睡眠和梦组成的,不要被这里面虚假的荣耀和快乐所欺骗。在梦中,即使双手被砍去,即使身体被剁成了碎片,你也不要害怕。先知在谈起这个表面坚固的世界时说过“今世是睡觉人的梦。”

伟大的诗人尤努斯·艾米热对自己在安拉那里寻求庇护进行了优美的描述:

对于具有神圣知识的人来说,

今世是一场梦,是幻想出来的虚无的故事。

为了获得你的喜悦而牺牲自己的人,

他们超越了梦境和幻想。

在这个故事中,我们看到,魔术师们对先知穆萨表现出来的这一点点友善和尊重让他们获得了信仰这件礼物,并让他们随后为了获得永久的幸福和永生而放弃了世俗的愉悦--他们意识到了世俗的愉悦不过是个梦。而法老的生活也被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在被拽入红海的漩涡之后,他最终踏上了去往火狱的旅程,他在身后所背负的名声不过是“压迫”的缩影。

鲁米说:“有智慧的人先哭后笑,无智慧的人先笑后哭,并懊悔地在石头上撞自己的头。人们应该在事情开始的时候就预见一下结局,这样才不会到最后怨恨结果。”

世俗生活的基础是建立在那些导致行动的想象、感觉和想法上的。由于自然本性的驱使,人类总是在爱恨之间摇摆,但是,先知们和圣徒们是照耀人类的太阳,他们把自己的生活放在了真理的轨道上,就像泉水把生命注入到了土壤里,他们把生命注入到了人类已经死亡的心田里。用神圣的知识充实了自己的内心之后,先知们和圣徒们又把这颗心奉献给安拉。在他们的呵护之下,人类朝着既定的目标前进,并因此找到了最终的满足。

永恒世界里,本来真主独一存在,后来他因爱创造了整个宇宙。在所有被创造的形式中,以考验的目的而创造的人类和精灵对爱的热情只有通过对安拉的爱才得到满足。站在那个他们被从中派遣出来的王国(即乐园)的角度上说,人类实际上处于一种被放逐状态,只有在对安拉的深切热爱中他们的痛苦和忧伤才能被治愈。

鲁米说:“先知们和他们的那些已经堪称完美的后继者们是戴着人脸面具的太阳。人们应该从他们那里寻求庇护,以此来摆脱低俗欲望和今世中稍纵即逝的物质的束缚。

一位苏菲学生寻求巴亚孜德·比斯塔米的帮助,他说道:

――请告诉我我怎样行事才能更接近我的主?

巴亚孜德说道:

――爱安拉的朋友!安拉每天要看他们的心360次,你去试着获得他们的爱,这样安拉能从他们的心中看到你。

苏莱曼给赛伯伊的女王发了一封信,要求她接受真正的信仰。女王那时还是一个偶像崇拜者,但在读完这封信后,她说道:

――先生们!尊敬的客人们!我收到了一封来自苏莱曼的珍贵来信,这封信是以至仁至慈的安拉的名义开始的。

她对苏莱曼的这封信表达了尊重。一些学者说,因为她对苏莱曼的信表示了尊重,她被赋予了拥有真实信仰的福气。

一天,比希卡菲正醉熏熏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他看到一张小纸片,上面写有作证词。无论当时他处于什么状态,他都无法容忍这些神圣的字处于那样一个位置。于是,他恭敬地把纸片捡起来,把它弄干净,然后喷上香水。他把这张纸片悬挂在家里最好的位置上。因为他的这些行为,安拉赐予了他精神上的指引,最终让他进入了圣徒的行列。

另一个类似的故事还有一个:有一位教生名叫哈克姆·伊
本·赫扎姆,他是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妻子哈迪嘉的亲戚,因慈悲慷慨而著名。在伊斯兰出现以前,他从那些想要活埋自己女儿的人手中买下他们的女儿,担负起抚养她们的责任。在他宣称皈依伊斯兰以前,他向先知问及到他以前做过的这些善事。先知回答道:

――这些善行只是让你有幸获得伊斯兰信仰的一个理由而已。

永远也不要忘记在纯洁心灵里的我们存在的秘密是什么。奥斯曼帝国繁荣昌盛了600年。这600年间,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与之抗衡,而这都得归结于他们十分强调精神。众所周知,奥斯曼·咖孜――奥斯曼帝国的奠基者――花了一整夜的时间站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睡觉,这是因为这间房间里有神圣《古兰经》的副本,而且他曾作为客人被邀请到这间房间里来过。同样的,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赛利姆一世带着能够表现出来的最大尊重把伊斯兰教圣物从希贾兹
(阿拉伯地区)带到了伊斯坦布尔。他指派了40名诵读者,每一位诵读者都把《古兰经》烂熟于心。他们在放置穆圣的物品的房间里昼夜不停地诵读《古兰经》。这个传统持续了很多年,同时也向我们说明了为什么奥斯曼帝国能够存在如此漫长的一段时间。

对那些向安拉、安拉的使者和安拉的朋友们表现出尊敬的人,安拉给予他们繁荣昌盛,并用神圣的慈悲祝福他们。例如,在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住在麦加期间,安拉没有惩罚那里的多神教徒。《古兰经》里有一节经文对这一事实进行了说明:

“你在他们中间的时候,真主是不会惩治他们的,他们正在求饶的时候,真主也不致于惩治他们。”(《战利品》章 8:33 马坚译)

但是,当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迁徙到麦地那之后,麦加人遭受了严重的饥荒。他们变得非常虚弱,甚至无法抬起头来看一看天空。他们好像变成了瞎子,他们看到的天空像片云彩一样的只是白茫茫的一片。他们找不到办法解决自己的饥荒,因此,他们来到麦地那,请求先知的帮助。

这些事件本身就携带着警告,对于有能力观察的人来说,它们是指引,对没有这种观察能力的人来说,它们只能增加他们在今世和后世的悲哀。

下面这个传述告诉给我们的则是一个很大的教训:

贾巴拉是叙利亚伽萨尼斯(Ghassanis)的一位地方长官,他在哈里发欧麦尔时期来到麦地那,皈依了伊斯兰。他想去朝觐,因此穿上了戒衣。在巡游卡巴天房时,一个贝多因人踩到了他的丝绸的戒衣上。贾巴拉大怒,抬手打了这个贝多因人一巴掌。贝多因人来找哈里发欧麦尔,向他抱怨此事。欧麦尔对贾巴拉说:

――要么你给这个贝多因人足够的赔偿,保证让他满意,要么让他打你一记耳光,就像你打他那样。

贾巴拉说道:

――我是地方长官,他只不过是个贝多因人。

欧麦尔,愿安拉喜悦他,说道:

――伊斯兰没有这些区分。在公正面前,你们是平等的。

贾巴拉说道:

――今天晚上让我想想这事儿该怎么办。

因为无法放弃自己的骄傲,贾巴拉不能说服自己赔偿贝多因人,因此,他怂恿贝多因人撤销这个案子,然后,当天晚上他就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麦地那。他在拜占庭那里寻求庇护,并且放弃了自己刚刚得到的信仰。过了一段时间,他死了。他的骄傲让他离开了伊斯兰的光明大道,他被自己世俗的欲望欺骗,最后只能在火狱中接受惩罚。

另外一个故事也是关于道德的:

伊朗的国王(Kisra)撕碎了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写给他的信,并且说了些侮辱性的语言,结果是,安拉后来把他的国家撕成了碎片。他的王国的毁灭被记录在历史的书卷上,供后来的人们
参考。

有一些人,他们被剥夺了受到先知们和学者们教诲的权利,他们因此不具备有关神圣的秘密的知识。鲁米对这些人这样说道:

你想把一颗褪色的、腐烂的心放在洗埋体的桌子上,你想籍此来到你的主的面前。

安拉会对你说:“你这个放肆无礼的人!你怎么敢带着一颗死去的心来到我的面前?难道这里是坟墓吗?

回去!给我带一颗装着神圣的秘密和拥有高尚精神的心来。”

为了更进一步说明这个问题,尤努斯·艾米热这样写道:

我来到今世不是为了争夺,
我的唯一任务就是爱!
安拉在我心中,
我来修复心田。

鲁米不断地解释说灵魂的纯洁性是培养心灵纯洁的基本要素:

如果羽翼尚未丰满,小鸟就想起飞,那它注定要跌落到地上成为野猫的食物;但是,羽翼一旦丰满,它就可以直冲云霄!

在另外一首诗里,他解释说具体的度量衡不能用来形容精神成熟的程度:

从形式上看,天空很高,但高尚和忠诚只能用心来衡量;

外表的高度只能用来形容身体,而就精神而言,身体只不过是名称而已。

主啊!请不要让我们的心偏离《古兰经》的光芒,请不要让我们的心偏离你所钟爱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和你的朋友们的光芒!

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