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伤害莱拉

我的爱人啊!
除了你,我的身体里不再有任何物!
我将溶于你,
就像醋溶于蜜糖的海洋!

鲁米

与莱拉长久的分离所产生的痛苦让玛吉侬生了病。内科医生来给他治病,查看了一番之后,对照料他的人说:

――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放血。

于是,人们请来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大夫。大夫把玛吉侬的胳膊用绷带绑住,取出手术刀准备给他放血。但是,这位陷入狂热恋情中的人却突然大叫起来:

――别放血了,拿着你的酬金走吧!要是我死了,就把我埋了吧!

大夫很惊讶地问道:

――你为什么害怕这个?你不是甚至不怕丛林中的狮子吗?

玛吉侬回答道:

“我不怕手术刀。人人都知道我的耐心和坚定超过大山。我是个流浪汉,在这个世界上我连一间小草屋都没有,因此我不怕任何事。没有风雨的吹打,我甚至会觉得不舒服。但是我是一个恋爱中的人,对我的爱来说,伤痛就是治病的药品――这就是为什么在受到伤害时我毫不退缩。莱拉占据了我全部的身心,我的身体好像一间棚屋,里面满满地装载的都是这颗珍珠的光芒和美丽。大夫啊,如果你给我放血,我怕你会伤到莱拉。真的,如果安拉的纯洁的仆人们的心受到过启迪,他们就会知道,我和莱拉没有区别。

玛斯纳维

如果没有爱,世界将来自何方?面包怎么会让你吃掉自己,然后又溶进你的身体,变成了你?要知道,这是因为爱,面包才会把自己交给你,然后消失在你的身体里,最后成为了你。

是爱给了无生命的面包以生命。爱把这些转瞬即逝的事物的生命加在了你的生命里,使你成为永恒。

心中没有爱和怜悯的人是多么可悲啊,或许,他还不及一头牲畜——熟睡者的狗尚且寻找人们的爱,它找到了他们,得到了精神上的欢愉,最后,因为迷失自己于这些特别的仆人而进入了乐园。

伟大的诗人尤努斯·艾米热一直期望能够分享玛吉侬的这份火热的爱,他在自己的诗中写道:

我狂热地爱着至仁慈的主,
就像爱着莱拉的玛吉侬;
为了看看莱拉的面容,
我要变成玛吉侬!

甫祖力也是一位著名的苏菲诗人,他甚至希望自己对安拉的爱超过玛吉侬对莱拉的爱。他这样写道:

我的爱比玛吉侬更强烈,

玛吉侬有的只是名字,

我才是真正的爱恋中的人!

用心灵的眼睛观看的人会发现,所有被造物都是爱的体现、爱的结果。没有永恒的爱,也不会有宇宙的存在,有智慧的人知道这个世界是永恒的爱的结果。正因如此,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被赋予了永恒的爱。

在库德西圣训里,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句话:“我是隐密的财富,渴望被发掘。我因此创造了世界,以便我被了解。”

从这句话中我们了解到,整个世界,包括其中所有的被造物,都是真主的爱的结果。安拉创造的所有这些被造物,都是他的艺术作品,都证明了安拉的大能。而人类,作为真主的创造物,则完美地体现了真主的爱。

尤努斯·艾米热的诗表达出了更深层次的意义:

对于我们,爱是引导者,心是追随者,

爱人的面庞是卡巴天房,

祈祷永无休止。

爱安拉的人的心中充满了对安拉的爱。像哈拉智,殉难时他用自己的鲜血在地上写下了“安拉,安拉”。甫祖力以玛吉侬的口吻这样写道:

你在我中显现,
我消逝了,而你还在;
我的爱人啊!如果我是我,那谁能是你?
如果我是你,谁又是我的哭泣?

而尤努斯·艾米热把这些精深的谜题这样连接在了一起:

我穿起骨骼和血肉,
以尤努斯之名出现。

真的,爱安拉的人知道,他们与主之间没有距离。肉体的存在是短暂的、象征性的,它会在烈火中焚毁,会在心灵的煅烧中消逝。伟大的先知雅各布非常喜爱自己的儿子优素福,因为他在优素福的身上看到了许多自己的特点。深厚的爱把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当优素福的衬衣被他的兄弟拿着从埃及出发时,先知雅各布在巴勒斯坦的迦南就闻到了衣衫的气味。他说道:“我闻到了他的气味。”但人们不了解,却把这认作是他老迈年高出现的幻觉。

在他兄弟的手中,优素福的衬衣是一件委托物,由他的兄弟负责把这件衬衣交到他父亲的手中。衬衣虽然在他兄弟的手里,但其价值却远远超过了表面上他兄弟所承担的责任。就好像一个非常特殊的人,尽管落到了奴隶贩子的手里,但因为其价值远远超过了奴隶贩子想要的,因此,他应该被交到与他的价值相匹配的更高级的人的手里。

全能的安拉成对地创造了所有被造物,只为自己保留了独一性。被造物的这种成对性的特点是现代科学近年来才发现的一个事实,但是在1400年前,《古兰经》里的许多经文就已经对此有所描述。我们的世界被配置得非常有艺术美感,比新人的房间还要美丽。在这个世界里,各种事物都要遵循特殊的、令人惊奇的缔结的律法。这些事物包括原子、生物细胞、植物、动物、人类、以及原子里的电子和中子。

《雅辛》章里有这样的语言:

“赞颂真主,超绝万物!他创造一切配偶,地面所生产的,他们自己,以及他们所不知道的,(都有配偶)。”(《雅辛》章36:36 马坚译)

但是,在人类的生活中,缔结的律法达到了其最高境界。

至高无上的安拉在婚姻制度中对此进行了解释,并且告诉我们,这里面有许多内容需要我们学习:

“他的一种迹象是:他从你们的同类中为你们创造配偶,以便你们依恋她们,并且使你们互相爱悦,互相怜恤。对于能思维的民众,此中确有许多迹象。”(《罗马人》章 30:21 马坚译)

两个陌生人按照真主的安排相遇了,他们彼此产生了爱意和怜惜,然后,他们被婚姻关系联系在了一起。这些都是真主大能的体现,这样的能力值得我们深思。所有被造物都以有生命的形式或无生命的形式相互吸引,这些都是结合的表现。换句话说,结合是互相吸引、互相亲和的结果。自然界中存在着结合成一体这种倾向。

人类是创造的顶峰。随着被造物的完美性的不断增强,造物主给予被造物的爱也不断加深。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夫妻都体味到了真主的仁慈。这样,借助非凡的吸引与爱,人类被引领上了通向安拉的大道,创造背后的智慧也就完全地展现在人们面前了。

许多年以后,莱拉找到了玛吉侬,玛吉侬并没有表现得对她有兴趣。莱拉说道:

――难道不是你为我生活在沙漠里吗?

玛吉侬回答道:

――莱拉只是个影子,她已经溶化,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莱拉是玛吉侬生活的唯一目标,她是一扇通往无限而又非凡的爱的窗口。玛吉侬在爱的世界里回归了自己,找到了一直想要寻找的秘密,因此,莱拉的任务也就最终完成了。

在鲁米的《玛斯纳维》所讲述的故事中,莱拉是爱的符号。对莱拉的这份爱可以转变成神圣的爱,最终把爱安拉的人与安拉联系在一起。换句话说就是,神圣的爱能开启心扉,让心灵变得“无我”,并对物质愿望产生影响,而莱拉正是这个神圣的爱的起点。从这一点上说,与莱拉开始的爱最后终于到达了爱的主体――安拉――那里。

最后总结一下:莱拉是一个普通的人。她让她的爱人进入到了一种疯狂的境地,以至于他把自己的原名“卡依斯”改成了玛吉侬。玛吉侬的意思就是“疯狂”。

但是,如果所爱的人不是莱拉,而是安拉指定的人(比如说:先知),那么,玛吉侬会发生什么事呢?

让我们举几个例子来进行解释吧。首先从鲁米的生活说起:

古尔菊·哈图尼是鲁米的一位女性弟子,她的丈夫是一位将军。一天,古尔菊·哈图尼的丈夫被派往安纳托利亚的开赛利执行公务,因为要离开科尼亚,古尔菊·哈图尼想带一张老师鲁米的画像。她让塞尔柱王朝的宫殿里有名的画家和装裱匠秘密地制作一幅鲁米的肖像,然后把它带给她。画家找到鲁米,请求他的允许。鲁米微笑地看着画家,答应了他的请求:

――按你被要求的去做吧,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画家开始画画,但是画完之后却发现这个坐在他面前的人忽然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与画布上的人一点也不一样。于是他不断地重画,这样重复了20次。最后,画家感到非常无能为力,他放弃了。他亲吻鲁米的手。他的艺术迷失在他的画卷里了(这些肖像现在仍存放在科尼亚的毛拉纳博物馆里)。

这件事唤醒了画家,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当中。他觉得惊讶、害怕和敬畏。惊讶不已的画家说出了这样的话:

――在这个信仰中,如果圣徒就可以做到这些,那先知该会是什么样子的啊?

伊玛目马立克,愿安拉喜悦他,紧紧追随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在麦地那,他不骑乘任何坐骑。在先知的清真寺里,他总是低声说话。当哈里发在先知的清真寺里高声说话时,他提醒哈里发说:

――哈里发啊!请在这里说话低声些。这是来自安拉的警告,这些警告是给那些比你更伟大的人的。

然后,他阅读下面这节《古兰经》文:

“信道的人们啊!不要使你们的声音高过先知的声音,不要对他高声说话,犹如你们彼此间高声说话那样,以免你们的善功变为无效,而你们是不知不觉的。”(《寝室》章 49:2 马坚译)

麦地那的长官对伊玛目马立克不公,这位长官是穆圣的亲戚,但是伊玛目马立克说:“在审判日,我将羞于诉讼先知的孙子。”他原谅了这位长官。

伟大的导师艾斯阿德·艾卜日利用优美的行为阐明了自己对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爱:

爱的殉道者的尸体怎能被这样的烈火洗净?

――因为尸体已经燃起,因为尸布已经燃起,因为洗涤之水已经燃起!

阿塞拜疆诗人甫祖力在他著名的诗作“水颂”中这样解释了爱:

眼睛啊,不要把眼泪撒向我心中的火焰,

因为,熊熊烈火不会就这样被浇灭。

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艾哈麦德一世(1603-1617)按照先知凉鞋的样子制作了一双小鞋子。他把这双小鞋子戴在头巾上,目的是为了获得精神上的祝福。他写道:

这是穆圣纯洁的双足,

我希望自己永远戴着这顶王冠。

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赛利姆一世相信安拉的朋友的价值超越其他一切,因为他们引领人们靠近先知(愿主福安之)。在一首诗中,他说道:

做今世的国王只是无用的争斗,

做圣徒的奴隶在所有这些之上。

这句话表明了在精神上靠近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和他所爱的人的重要性。

鲁米说过:“爱能把泥浆变成干净透明的水。真爱可以给死去了的心以生命,能把苏丹变成奴隶。”

赛义德·艾哈麦德·亚萨维是热爱先知的勇士,他把自己和先知完全联系在了一起。因为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在63岁时归真的,赛义德就在自己63岁时给自己挖了坟墓,然后住在了里面。他说:“超过了这个年龄,住在地面上对我来说不合适了。”因为艾哈麦德·亚萨维对先知传奇般的爱,他居住的地方被称作“受祝福的土耳其斯坦。”

当呙塞勒·卡拉尼了解到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在吴侯德战役中崩碎了一颗牙齿时,他觉得自己所有的牙齿都与以前不一样了。因为他不知道是哪一颗牙齿碎了,他就拔掉了自己所有的牙,以此来保证他与自己所爱的人的一致性。

一位妇女的丈夫、父亲和兄弟都在吴侯德战役中成为了烈士,他们都来自迪纳尔部落。当人们告诉她他们三人都战死沙场时,她说道:

――请带我去见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吧,我想见他。

见到先知后,她满意地说道:

――安拉的使者啊!只要你活着,任何痛苦对我都不算什么了。

哈斯娜·哈图尼是在生活遭受困窘之后皈依伊斯兰的,她的四个儿子在卡地斯亚战役中全部殉难,成为了烈士。当她被告知此事时,她回答道:

――让我的孩子们为伊斯兰的胜利牺牲吧。

她感谢安拉给了她这样的荣幸,让她成为四位烈士的母亲。

皇后白孜密·阿拉姆这样写道:

穆罕默德因爱而生(muhabbah),

没有他,什么能从爱中显露?

通过热爱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我们的灵魂得到了
滋养。

我的老师阿卜杜卡迪尔先生曾经在课堂上教授我们《玛斯纳维》。当时,他的眼里闪烁着泪光,好似一池璀璨的珍珠,闪闪发光。他说道:

安拉的使者啊!如果没有对你的爱,我的心就会淌血;

安拉的使者啊!我怎样才能忍受这场分离?

分别令我哭泣,但重归起点的团聚更让我喜极而泣;

安拉的使者啊,我在燃烧,但你的美丽让我安慰。

在他阅读这些诗篇的时候,他的脸放射出光芒来,好像夜空中圆圆的月亮。

纵观历史,在我们的精神世界里,先知和圣徒是为我们指明道路的火炬。这些火炬把信仰带入巅峰。人们通过与安拉的朋友在精神上结为伙伴而达到完美,最终获得永恒。

按照先知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塑造自己的生活的人能够与先知建立起伙伴关系。安拉的朋友们的生活和行为模式好像一座通往精神世界的桥梁,人们通过仿效他们的生活细节而达到先知的精神世界。行走在精神大道上的学生们和他们的老师紧密联系在一起,分享他们的精神世界和内心世界。

艾卜·伯克尔就是这样一个达到了与先知联系在一起的人,因此,关于先知,他被赋予比其他人更多的知识。爱从他的心底流出,带着被烈火灼烧的气味,而艾卜·伯克尔就生活在这样的爱里。伊玛目布哈里对此解释说:“艾卜·伯克尔说安拉的使者甚至在洗澡的时候都保持高尚的精神状态。换句话说就是,伟大的信士艾卜·伯克尔向先知解释说即使是在洗澡,他也要与他保持精神状态上的一致。

弥留之际,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说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

――关闭所有的门,只让艾卜·伯克尔的门敞开。

这则圣训很好地说明了这两颗心灵共有的爱。

一天,霍卓·吾白杜拉·阿哈亽突然觉得很冷,他发起抖来。人们点起一堆火,给他取暖。而与此同时,他的一个学生在路上不小心掉进了冰冷的水渠里,他浑身发抖地走进了屋子。人们把他带到一旁,烘烤他的衣服,让他取暖。这名学生觉得暖和过来了之后,吾白杜拉·阿哈亽也不再觉得冷了。

因为有爱,巴亚孜德·比斯塔米很容易就被感动。他非常纯洁,为了造物主的爱,他爱所有被造物。他同情他们的苦难,因他们的痛苦而难过。

一天,一些人在他面前打一头驴,打得驴都流血了,而与此同时,他的小腿也流出了鲜血。

夜莺婉转歌唱的时候,你不会不停下来去听夜莺的歌唱,而去寻找从你面前的大山中发出的声音,因此,我们的爱越深,我们离目标也就越近。

有人对哈里发阿里说,有人非常爱他。伟大的哈里发回答道:

――是的,他爱我就像我爱他。

换句话说就是:精神统一的条件是精神可以在两个相互独立又相互连接的个体间流动,而这种精神上的流通性则是高尚的爱
(即:rabita)结合在一起的产物。

苏菲们用端庄而又新鲜生动的方式实践高尚的爱,由此达到精神结合的目的。这份高尚的爱可能是对安拉的爱,可能是对安拉的使者的爱,也可能是对安拉的正直的仆人的爱。伊玛目安萨利以每天五次的礼拜中诵念“台善胡德”(即Tahiyyat:礼拜念词之一,跪坐时念)为例,对这种精神上的结合进行了说明。在解释了每天五次的礼拜对于获得心灵的宁静的重要性之后,他说道:“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坐下时我们说‘先知啊!愿你平安!(As-salam alayka ayyuha an-Nabiy!)’,这时,我们应该在心中想象出先知来。”

“台善胡德”是爱的热烈的表达。做礼拜的信士会在精神上从礼拜中获得巨大的收获。在这个礼拜中,第一句话的意思是:

“礼拜、赞美和荣耀归于安拉。”这是夜行登霄的那个夜晚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向安拉致意的话。这些话是在安拉命令先知“我的使者啊!和我一起说。”之后降示给先知的。

第二句话是说:

“先知啊!愿安拉赐你平安,愿安拉怜悯你、祝福你!”

这句话是一件伟大的精神礼物,它是造物主给他的使者的特别的祝福。

第三句话是说:

“愿我们及所有正直的人们平安。”

这句话是先知回答他的主对他的问候时说的。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先知的伟大的仁慈和怜悯――他在祈祷中提及了所有正直的
信士。

在先知夜行登霄的夜晚,大天使吉卜利里见证了安拉与他的使者之间的对话,他证实道:

“我作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我又作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和仆人。”

大天使吉卜利里的作证行为强调了在与安拉的联系中作证信仰的重要性,同时也确认了用sallallahu alaihi wa sallam正式向先知问候的必要性。

总结一下,礼拜中包括安拉、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和大天使吉卜利里的语言,是包罗万象的祝福,对于穆罕默德的教生们来说,是神圣的礼物。礼拜的时候,人们会从中受益,甚至可以让精神达到完美的程度。当人们说这些礼拜用语时,人们应该清楚明白地说出来,好像自己就在造物主的面前,而不能心不在焉,这样,我们将能够按照圣训“礼拜是信士的夜行登霄。”而全身心地履行我们的礼拜了。

但是,在礼拜过程中,自始至终地保持“我们是在安拉面前”这个意识并不容易,即使对圣徒来说也是如此。但是我们也必须明白,在礼拜过程中,如果我们能更多地保持清醒的意识,集中注意力,我们的礼拜就更有可能被安拉接受,而安拉赐予的报酬也会相应地增加。因此,做礼拜的人要努力保持清醒的意识,努力集中注意力,否则,安拉的警告也是可怕的:“伤哉!礼拜的人们,他们是忽视拜功的。”(《什物》章107:4-5 马坚译)

真正的礼拜是要人们用心来做的,《古兰经》文对此有所说明:“信士们确已成功了,他们在拜中是恭顺的。”(《信士》章 23:1-2 马坚译)信士在生活中的各个方面都应该集中注意力并保持清醒的意识。因此,鲁米对这节经文“他们是常守拜功的;”(《天梯》章 70:23 马坚译)做了解释:“这节经文的意思是,礼拜以后,心灵的状态应该与拜中的状态是一样的。”

如果信士的心与安拉的使者的心诚挚地紧密相联,做到上述要求是不难的。这种紧密相联(即:rabita)会让信士们在精神上与先知统一起来。与先知相联系的大道是一条精神完整、强壮、成熟的道路,行走在这条道路上的人们会不断地感觉自己就在先知面前,他们的心也因此远离世俗事务。

没有哪个教生能够完全认识到自己的重要性,没有人能超越自己的界限。甚至大天使吉卜利里在先知夜行登霄时都提到了最后的界限(即:Sidra al-Muntaha):

――你继续走吧,我不能超越这个界限。

每一位教生在他或她的精神升华过程中都体验过先知,他们的优势是他们的理解能力。

阿依莎,愿安拉喜悦她,说道:“先知的脸放射出光芒,比圆月还要明亮。在他的光芒的照耀下,我把线穿进针眼里去了。”

鲁米说:“两世是为一颗心(即:先知的心)创造出来的。‘如果没有你(穆罕默德啊!),我就不会创造这个宇宙!’(来自《库西德圣训》)――你应该对这句话好好进行思考。”

主啊!让我们加入到你的真正的信士行列里来吧――他们的心充满了非凡的智慧。请让我们两世都与你的忠诚的仆人在一起吧。

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