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奥斯曼帝国时 期的例子

奥斯曼帝国时期的人们在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并不仅仅是因为帝国的宏伟和壮丽,更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的慈善捐赠文明。

问题——先生,您能不能为我们举一些伊斯兰后期历史阶段中的例子?穆斯林们在伊斯兰的后期阶段还仍然像先知的圣门弟子们一样的生活么?

伊斯兰是一个动态的宗教。这也是为什么在它的早期时代就存在的优美的事物一直延续至今,即使其中曾经有过一些变化。

特别是在奥斯曼帝国时期,那就像是第二个“Asr al-sa’ada[1]”的年代,那时我们的祖先们曾经为了行善而相互竞争,他们为我们留下了穆斯林历史上最好的传统家庭生活的例子之一。在这一方面,他们的物质和精神遗产是对于我们最无价的遗赠。奥斯曼帝国展示了它是一种慈善的文明,也正是因为这,整个世界都尊重它,它在人类历史上长期承担着重要角色。

问题棗有许多的机构都由奥斯曼的皇后、公主和其他皇宫中的女性建造。您能不能给我们有关这方面的一些信息呢?

在两万六千三百个被批准的宗教类机构中,有一千四百个都是由杰出的女性所创办的,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在它们中有一些机构是由Nur Banu Valide苏丹[2]在伊斯兰布尔的安纳多利亚区和欧洲区这两个区域创办的。Üsküdar Atik Valide清真寺和它的施舍处、学校、医院还有浴室也都非常值得一提。

另外一位仁慈的皇家女性是Mahpeyher Kösem Valide苏丹。她为“新清真寺”奠基,还建造了Üsküdar Çinili清真寺,同时还有一所学校,一座喷泉,一所圣训学校,旁边还有一间浴室。另外,她还建造了安纳多卢Kavağı区域的清真寺。她为帮助贫困和孤儿少女结婚的捐赠也为大家所闻,而这些只是她众多善行中的一部分。

即使是Kösem苏丹(她在所有的Valide苏丹中以脾气暴躁著称),也由于她的乐善好施被人们看做是具有仁爱品质的伟大人物之一。虽然她建造了“新清真寺”的基础,但是却还没有看到它被建成就已经去世了。完成清真寺的荣耀的使命被传递给了Hatice Turhan苏丹,她也是一个行善众多的人,建成了诸如学校、学院、流动厨房、图书馆和多处喷泉。值得一提的是她曾经在斋月期间以及其他的神圣之夜从山上带来蜂蜜糖浆,在礼拜之后将它们分给聚集的人群。她行善所使用的蜂蜜都是非常特别的,当时最好的蜂蜜出自一个在里泽省(Rize)的叫做阿提拉(Atina)的小城镇,在她的捐助中非常明确的写着必须要购买这种特定的蜂蜜,不论它有多么昂贵。这个细节体现了那时的慈善捐赠经常是以如此细致和谨慎的态度服务于大众。这位夫人为了延续她的捐助服务,留下了非常富足的资源,并且为了有效管理还任命了116位支领薪俸的雇员。

Pertevniyal Valide苏丹为在阿克萨勒的Valide清真寺还有Ya Vedud清真寺捐赠,同样她也建造了一座图书馆,一处喷泉和一所学校。

即使她建造了无数的机构,甚至还包括两座皇家清真寺(一座在Edirnekapi另一座在Uskudar),米赫丽玛赫(Mihrimah)苏丹仍然是一位非常谦逊的人,以下是体现她谦逊品质的一个最好的例子。

在很久以前新鲜清洁的水源是通过哈伦•拉希德(Harun al-Rashid)的妻子左拜德(Zubayda Hanim)从麦加引入到阿拉法特的。然而到了苏莱曼苏丹(Suleiman)的统治时期,运水的渠道已经变得破旧不堪并且锈迹斑斑。当米赫丽玛赫苏丹了解了这个情况之后,她向她的父亲,伟大的苏莱曼苏丹提出要维修老旧水渠的要求——以匿名捐赠的名义,并要求苏丹的首席建筑师著名的建筑大师锡南来负责整个工程。她还捐赠了所有的饰物和珠宝作为花销。锡南在他完成伊斯坦布尔的苏莱曼清真寺的奠基工作之后便消失了一段时间。关于他失踪的原因至今还未知,一种猜测是他的离开是为了让清真寺的地基稳定下来。不过真正的原因其实是他去负责连接左拜德之井的水渠的维修工作了。这个任务由于捐助者想保守秘密的意愿而变成了人们心中的一个谜。

另一个众所周知的仁慈的皇后的母亲是Bezmialem Valide苏丹,她留下了许多具有纪念意义的慈善工作。在她所建造的清真寺中,最大的一座便是位于多尔玛巴赫切(Dolmabahce)皇宫附近的Valid清真寺。世界著名的Galata大桥也可被列于她的捐赠对象之内。

她在大马士革建立的捐赠项目也非常的重要。其中的两个事项,一是将清洁水源从大马士革运送到朝圣地,另外就是更换由女仆打破的家庭器具,以保护她们的尊严。

Bezmialem Valid苏丹另一个杰出的贡献便是以她个人的钱财捐赠建造了Ghuraba-i Muslimin医院,这个里程碑式的机构连同它的清真寺和喷泉于1843年开始向公众提供服务,至今仍一直在为穆斯林社会的穷苦民众提供医疗救治。

这些皇后的母亲们还有公主们都非常重视水源的提供,她们修缮了麦加、阿拉法特以及伊斯坦布尔所有地区的喷泉,她们建造了至今仍在使用的水渠,并且维修了其他的送水渠道,它们长期以来都为整个伊斯坦布尔提供了充足的水源。

我们的祖先们虔诚地建造了无数慈善机构,并祈祷这些机构都可以始终为人们提供服务,直到审判日的那一天。这些机构不仅仅满足了当时的人们的需要:它们中的大部分至今仍在社会福利的各个领域服务着人类社会的大众。它们是我们祖先虔诚的信仰、高尚的品质以及始终坚持的慈善活动的标志,因为这些他们将永远被人们纪念。

结语

自人类被创造之时便已经开始的家庭生活,是一个能提前反映出我们永久旅程的结果的一面镜子。因为家庭是人类的第一座学校,在这个学校里人们的情感、意志、理智和灵魂都将得到锻造。它是我们进行第一次爱,第一次分享,第一次感受幸福的场所,也是我们在今世的第一个天堂。

因此一个受到祝福的家庭是所有的善行之中最佳的。家庭必须回到它最原始的状态,也就是作为我们生活的中心。当我们可以很自然的以最大程度的感激对待在我们家庭之外的人们最微不足道的善意的时候,也不要忘了在家庭的城墙之内,存在的那些牺牲和善事。不要让我们家庭的整体和统一变成无聊和厌倦;愿配偶们永远珍惜彼此。愿我们的家庭关系随着时间的增长而不断提升它的价值,就如同过去那些重要的慈善里程碑一样。

我们必须更正对于家庭整体概念的理解。一个信士的家庭不能成为如同旅馆一般,也不能是发生各种漫不经心和轻率的事件的场所。它应该是灵魂的一个花园,在这个花园中爱意、感情、分享和服务等各种品质的花朵都会得到培育。如果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能得到这样的一个家庭,那么在后世我们也将得到永恒的幸福。

若换另一种说法,我们的家庭必须是家庭成员相爱并且彼此之间相互支持的地方,这样我们就不会在最终的那一天离开对方:在那天男人将逃离他的兄弟,他的母亲和父亲,还有他的配偶和孩子[3]。我们应该思考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可以将我们引导至如此的精神成熟的境界。

在圣训中,先知(愿主福安之)说道:

人们以他们活着的方式死去,并以他们死去的方式复活。(穆斯林,Fayd al-Qadir, V, 663)

当我们基于这本书中所讨论的原则建立坚实的家庭联结和相互依附关系的时候,我们的家庭将变成永恒的回赐,同时也将是在我们的社会中建立善良、安宁和庄严的基础。

亲爱的真主!请赐福于我们这样的家庭,带领这个伟大的国家和它的青年一代在这片被祝福的土地上走向永恒的幸福吧!让我们可以培养出勇敢的人民,就如同那些在我们之前的先辈们一般!

阿敏!

[1].Asr al-Sa’ada,“幸福的年代”,是用作伊斯兰早期年代的一个术语。

[2].   在奥斯曼皇室中对于女性成员的正式称呼是苏丹阿凡迪。这个称呼意味着一个女人的父亲是苏丹本人,或者是苏丹的儿子之一。如果这样的女人嫁给了皇室之外的人,那么她们的女儿就会被叫做Hanım苏丹而她们的儿子会被叫做Beyzade,出嫁的女人自己会被叫做Sultanzade。如果beyzade或者sultanzade又与皇室之外的人结婚,那么他们的后代就不再被看做是皇室的成员。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苏丹的母亲是皇室之外的人——一般情况都是这样——那么她们的正式称呼应该是Valide 苏丹。一个苏丹的妻子会被称作Kadın Efendi,如果不止一个那么她们就会被在正式称呼之间加上代表次序的数字。

[3].   古兰经《皱眉》 80:34-6 马坚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