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的骗局

信士们啊!看看镜中美丽的影像吧,
但是请不要被它的假象迷惑——
年轻的容貌终将褪去,
强壮的骨架终将坍塌。

鲁米

今世是考验的场所,也是让你情感激荡的地方。起初,我们会感受到一些美好、甜蜜的气息,这气息好似快乐的源泉,激荡着我们的心,但是,如果不能战胜自己低俗的欲望,这些美好的气息就会成为陷阱,就像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你以为那里是甘泉,走近一看才知道,那不过是漫漫黄沙;或者像孩子们喜欢的苹果味道的糖果――虽然表皮有美丽的、令人愉快的颜色,但里面却又酸又涩。这些气息迷惑对它着迷的人,但最终留给他们的只有痛苦。被这些美丽的外表欺骗的人在后世也将失去自己的生活,他们所能得到的只是一份永远的悔恨。

在浩瀚广阔的宇宙里,人类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生物,但却有幸成为“安拉的代理人”,其精细而简单的存在本身正是安拉的恩典的体现。如果人类被道德和精神的食粮所滋养,他就会成为宇宙间最荣幸的生物;但如果他被欲望俘虏,他就会遭遇无休止的失败――这是最糟糕的,而他的生活也会变得痛苦不堪。鲁米对此这样说道:“能够控制自己欲望的人是长官,被自己的欲望征服的人是奴隶。”

如果没有经过严肃认真的准备,不具备自觉的信仰意识,人是不会拥有荣耀的生活的。任何人的未来都有一个死亡之夜,那夜之后的黎明是复活之日。在末日,我们将看到我们在地球上犯下的罪行冷漠地围绕在我们周围。属于肉体的东西终将腐败,而我们在今世获得的一切也将被记入后世的账簿中。

如果我们的头脑对生死背后所隐藏的秘密没有了解,没有清醒地认识到今生的意义,也没有因此而把整个生活安排得井然有序,我们就无法让自己在精神上从这个虚幻的世界中走出来,走进永恒的真实之中。

善行可以让你在后世所有收获,而做善行的时间和地点正是此时此地。只要可能,我们应该在有限的时间里多做有益的事情――这已经不需要论证了。时间像块湿滑的肥皂,它总是从我们的手里逃脱,很难被抓住;它又像一把利剑,需要技巧才能把握好。为了更好地利用时间和机遇,我们首先要做最重要的事情,然后要做次要的,这就是每一个拥有了真理的头脑所渴望的。

安拉的使者说:“不及时完成自己的正当事务的人会吃亏。”

在今世,人只是一个过客,只会呆上短短的一段时间,但有些人却沉迷于今世,过着可笑地自欺欺人的生活。虽然他们也看到了每天都有葬礼出现,却仍然认为死亡还在遥远的将来,离他们还远着呢。在他们混乱的头脑里,他们认为自己才是真理的真正的主人,却不知道他的造物主随时都可以把它从他手里拿走。事实上,在被套上了肉体的外衣、被发送到这个世界上来之后,人不过是走向死亡的旅行者,这是不可避免也无法视而不见的。在那个指定的时刻,他的灵魂要从肉体中分离出来。他以为自己会永远呆在坟墓里,但那坟墓不过是一道通往后世的门。安拉在《古兰经》里告诉我们:“我使谁长寿,我降低谁的体质。难道他们不明理么?”(《雅辛》章 36:68 马坚译)

这节经文给了人类一个意义深远的忠告。今世的最大特点就是它的背信弃义,如果你追逐它,它会退却,但如果你试图逃离它,它就会无情地追逐你、抓住你。它总是迅速地收回它给出的、迅速地背叛依赖它的人。它的这种特征就是典型地背信弃义。

相反,对于征服了欲望的人来说,时间是最重要的神圣礼物,没有哪件礼物可以与它相比。安拉在《古兰经》《时光》章(第103章)的开头就以时间发下了誓言。几乎所有的其他事物都可以被购买或被更换,但时间不行。

一个最令人憎恶的事情就是浪费时间。知道死亡的意义的人不会被一时的快乐迷惑,明白旅店的功能的人也不会被旅店里的物品吸引,因为旅店里的所有物品都只属于旅店的主人。即使人类拥有今世的所有快乐,并且可以活上一千年,但是只要结局还是死亡,快乐和长寿又有什么用处呢?我们最终的结局难道不是进到地下的墓穴里吗?

征服欲望,把自己从虚伪的、暂时的快乐中解放出来,服从安拉的命令,只有做到这些,我们才能获得永生。

一位伟大的苏菲曾经说过:对于被赋予了智慧的人而言,今世是一个展览会,里面陈列的都是教训;而对那些缺乏智慧的人来说,今世是一场快乐的盛宴。以满足欲望为目的的生活是把人推向毁灭的陷阱。

鲁米以青春的本质和它背后的风险为例,为我们解释道:

羡慕春天之美的人啊,请一并看看秋天到来时它是如何褪却的!

请不要在看见日出时忘记日落――日落是日出的死亡;

请不要在看到圆圆的月亮高高地挂在迷人的夜空中时就忘记月亮的缺陷――随着月末的临近它会逐渐变小,而只能期待下一次的满月。

人类的完美和美丽只是暂时的,人类也一样要经历风险:

漂亮的小孩为人所爱,但他终将老去,到那时,他也只是人们眼中的可怜的人;

想想漂亮洁白的皮肤变老后的样子吧;

看看强壮的身体是如何变成棉花地里的土壤的吧;

喜爱和着蜜糖和奶油的香喷喷的食物的人们啊,想一想这些食物的最终结果吧!

你问道:你的美丽、你的愉快的神情和美好的气息都在哪里?

我回答:你算计的东西不过是玫瑰花蕾,而我是一个陷阱,你掉进来后,玫瑰花蕾就会褪色、腐烂而最终变成垃圾。

为能工巧匠赢得赞誉的双手最终变得颤抖,

令年轻人疯狂的芬芳秀发多年后难看得像条尾巴,

清澈明亮的金萱草般漂亮的眼睛终因泪水而变得模糊;

曾经像狮子一样强壮的士兵在审判日变得老鼠般弱小,

曾经技艺高超的艺术家到最后却是无能又无用。

看看所有事物初始之时的美丽,再想想将来那不可避免的消褪和衰败,

今世已为你设下了陷阱,这陷阱欺骗和毁灭了许多年轻的
灵魂;

在这个世间旅行吧,看看所有被造物的最初和最后的模样吧,

只有把自己从欲望和自我存在意识的虚妄中解救出来的人才会更加靠近安拉。

面如满月的人对自己的美丽很骄傲,欣赏他们的美丽的同时请不要忘记看看他们的结局,这样你才不会变成只有一只眼睛的
撒旦。

撒旦看到了阿丹世俗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他的高尚品质;他只看见了今世的泥沼,却没有看见属于后世的精神。撒旦没能理解的是――人类是安拉的代理人(khalifatullah)!

人们啊!今世传出了两种声音,这两种声音给我们发送了相互对立的信息。你想听的是哪一个声音?

一个声音表达的是靠近安拉的人的觉悟,一个声音诉说的是被今世欺骗的人的思想。

选择其中的一个声音之后,另一个声音你就不能听见,

这是因为,当我们爱上一样东西,对于它的缺点,我们就变成了聋的、瞎的。

信徒们啊!看看镜中美丽的影像吧,但是请不要被它的假象迷惑――年轻的容貌终将褪去,强壮的骨架终将坍塌。

幸福属于听到了真理的声音的人!

鲁米把这两种相对立的声音暗示为对今世的喜爱与憎恶。你的耳朵专注地听一个声音的时候,你就成了另一个声音的对立者。有一则圣训是这样的,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说:“今生和后世就像你的两个妻子,你喜欢其中的一个,另一个就会对你生气。”

换句话说,如果今世的呼唤深入你的内心,后世的声音就无法再对你产生影响。同样,如果后世的呼唤深入你的心灵,今世的召唤就会远离你。

如果心被今世的事物吸引,清除这些事物则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就好像用火给金属提纯,这样的心灵也需要烈火的煅烧才能清除恶行,清除恶行的地方是火狱(Jahannam)。

伟大的老师法日杜丁,愿安拉喜悦他,在关于如何进入精神世界这个问题上的忠告是非常卓越的:

“除了《古兰经》和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讲话,没有哪一个讲话可以与安拉的朋友的讲话相媲美,这是因为他们的演讲是心中的神圣知识的反映。他们演讲的语言不是哪个有学问的人的语言,而是安拉给予他们的礼物,因此,他们被称作先知们的继承者。而被这些演讲打动了的人因为受到了神圣的秘密的启发,重新看到了光明,他们的内心又重新活跃起来。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因为心灵不再受到世俗欲望的奴役,这些人也成功地使自己远离了撒旦的教唆。

圣徒们反映了先知们的品质:一些人反映的是阿丹的品质,一些人反映的是易卜拉欣的品质,一些人反映的是穆萨或尔萨的品质,一些人反映的是穆罕默德的品质;这些圣徒中,有些人是有知识的人,有些人心中充满了爱,有些人起着社会作用,有些人沉湎于安拉,也有一些人没有反映出任何品质,这是因为他们达到了
“空”的境界。

艾则孜·玛赫穆德·胡达依曾经引导苏丹们,让他们通过自己心中的明镜观看另外一个世界。他在诗中是这样描述今世的特点的:

你是一个虚伪的世界,
人们不能从你那儿得到忠诚。
是你带走了穆罕默德·穆斯塔法;

走开,背叛者,快点儿走开!
你像一个老朽的自甘堕落的女人,
满足欲望之后男人就会离开你!

你打击人们的心灵,
你用沙土蒙蔽人们的眼睛,
你得意洋洋地看着一张张无知无觉的面孔微微发笑;

无论苏丹还是奴隶,
你随意驱遣,
在你这个毁坏的世界里无人可以长久居住;

你让人们哭,
你让人们笑,
你迫使人们最终失去自己的清白;

你充满了谎言,
却留存了下来,
让众多事物无休止地进进出出。

尤努斯写道:

请给我指明一座大厦,
它的结局不是被荒废;

请给我看看你努力赚取的财富,
它将持久而不破碎!

乃吉甫·法孜勒,愿安拉喜悦他,在美丽的诗句中表达了“生活的真正目的是为后世做准备”这样的思想:

吝啬的银行家们!你们要给自己找一个特殊的钱包,

并在这个钱包里存放坟墓里可以流通的货币!

转瞬即逝的事物的新鲜感和活力最终会被时间的车轮碾得粉碎,人们却不从中汲取教训!人们是多么会幻想啊,他们不去考虑将来的生活,却把时间花费在片刻的快乐和虚无的赞美上!

孩童时候玩耍,青年时候投机放荡,中年时行为不谨慎,到了老年,又怨恨自己没有了机会,这就是不负责任的人生的写照。这种生活充满了空虚和怨恨。死亡在暗中等待,但愚蠢的人却拼命想躲避它的捕获。他们忙着满足自己的虚荣,不去听需要帮助的人的声音,他们的心中既没有慈悲,也不记忆安拉!想在今世过幸福的生活而不去考虑后世的人,和努力享受今世的快乐直到最后一刻的人,他们的生活是可悲的废墟。

镜中的谎言是高明的伪装和骗局,人们总是被它奴役。因为充满了谎言,镜子成了背叛和诡计争相亮相的舞台。

尤努斯·艾米热在他的诗里对那些暂时活在今世,然后又匆匆离开的人所冒的风险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作了描述:

来到这个虚伪的世界上又离开的人,
他们既没有说话也没有传递消息,
上面生长了许多花草的坟墓的主人,
他们既不说话也不传递消息;

树长高了,
花凋谢了,
勇敢的人们,清白而又美丽,
他们既不说话也不传递消息;

纤弱的肉体被泥土掩盖,
甜美的语言不再诉说,
请别忘了为他们祈祷,
他们既不说话也不传递消息;

有些人四岁,有些人五岁,
有些人头顶上没有王冠,
有些人六岁,有些人七岁,
他们既不说话也不传递消息;

有些人是商人,有些人是学者,
吞下死亡之饮并不容易,
有些人胡须花白,有些人老态龙钟,
他们既不说话也不传递消息;

尤努斯说,他们是命运的产物,
他们的眉毛和睫毛都已腐烂,
墓碑竖立在头部,
他们既不说话也不传递消息。

主啊!请把我们从落入今世并因忘记神圣的海洋而被一杯水毁灭了生活的人中解救出来吧!你是至仁慈的主!

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