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拉家园的守护者

如果你不是玛吉侬,请保持沉默。
对那些没有获得这份爱的人来说,
莱拉只是一个形式。

鲁米

深深地陷入了爱情的玛吉侬站在一条流着口水的狗的面前。他抚摸这条狗,亲吻它的眼睛。一个过路人看见了,他无法忍受玛吉侬的这种行为,大声说道:

――玛吉侬啊,你这个傻瓜!你发什么疯呢?狗吃脏东西,你吻它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这一点吗?

玛吉侬回答道:

――你不过是一个形式、一个轮廓、一个躯体,你理解不了我在做什么!进入到精神世界里来,用我的眼睛来看这条狗吧,难道你还是一点儿都看不出它的优点吗?这条狗深藏着你不理解的神圣奥秘:安拉在它的心中植入了对主人的爱与忠诚。这里有这么多村庄,但它只选择莱拉的村子住下,它为莱拉守护家园。它从安拉那里直接获得了热情、心灵、灵魂和知识,它是一条受到了祝福的狗,是我的洞穴的刻提米尔。不仅如此,他还分享我的快乐和悲伤。这条狗啊,它守护莱拉的家园――即使用一头狮子来换它的一根毛发,我也不会答应!对我来说,它踩踏过的土地都是尊贵的,更不用说别的了。你别说了,你走吧!

玛斯纳维

朋友们啊,如果你能超越形式,乐园和玫瑰园中的玫瑰园就会呈现在你眼前。形式总是充满了莫名的恐惧、忧虑和狂妄自大,而自我崇拜又是偶像产生的源泉。当你打破、焚毁了自己的形式,或者把自己从自我崇拜中解放出来,你就能学会如何摧毁你心中的偶像,然后,你就能找到打破所有形式的力量,就像阿里,你将能打开海巴尔城堡的大门,或者像先知易卜拉欣(愿主福安之),你将能把烈火变成玫瑰花园。

关于莱拉,《玛斯纳维》中还有另外一则故事:

看见了莱拉的哈里发说道:

――你就是那个迷惑了玛吉侬,让他陷入了歧途的女人吗?可是你并不比别人更漂亮啊!

莱拉回答道:

――你不是玛吉侬,请你别说话。

对于以貌取人的人来说,莱拉与其他妇女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区别。但是,卡依斯看到的是莱拉的内在美。带着她的爱,卡依斯变成了玛吉侬(即:疯狂)。但是,哈里发无法透过玛吉侬的眼睛看莱拉,因此,他无法理解玛吉侬的爱。如果想亲眼目睹玛吉侬的爱,我们必须忽略莱拉的外貌,而是用心去感受莱拉心中的爱火。看不到内心世界的人,他的灵魂没有快乐、没有优雅、没有荣耀、也无法踏上通往乐园的路。

一些人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可怜玛吉侬,对他说道:

――玛吉侬啊,离开莱拉吧!许多女人都比她漂亮。

玛吉侬回答道:

――我们的形式、躯体和外貌就像一只水罐。美好的东西是水罐里的神圣的水。至高无上的安拉让我从莱拉的罐中喝水。你们只看到了莱拉的表面,却忽略了她内在的东西――没有获得神圣的知识的人是看不见这神圣的水的。她的忠诚就是这神圣的水,但陌生人看不见莱拉,而她也不去看他们。

关于这一点,萨迪说道:“人们应该透过玛吉侬的心来见证莱拉的美。”

玛吉侬的意思是疯狂,但是事实上,他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他在伟大的爱中清除了自负。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他们有限的才智仅限于理性,可理性有时甚至无法分辨对和错,因此,在今世和后世,他们所能得到的只有悲伤。也正因如此,鲁米说道:

不要把爱的智慧称作疯狂!不要把全神贯注于心灵的人称作说谎者,不要把无尽的海洋称作一杯水……他更清楚自己应该被叫做什么!

尤努斯·艾米热写道:

我在火中游弋,
爱用鲜血把我覆盖,
我既不疯颠也不清醒,
看哪!爱都对我做了些什么!

有时,我像一阵风吹过,
有时,我扬起沙尘就像街道,
有时,我像洪水般泛滥,
看哪!爱都对我做了些什么!

这些诗句优美地描述出了达到了至高点的神圣的爱的狂烈。

《玛斯纳维》里的故事都是一些隐喻。莱拉是神圣的爱的符号,也是神圣的爱的起点。

如果你想看莱拉,你应该是一位真诚的爱人,否则,你看到的只能是个形式。对于不是真正的爱人的人来说,莱拉只是个形式。

关于这一点,鲁米是这样解释的:

恩典和苦难在人们面前呈现出不同的面貌:有些人看它作乐园,有些人视它为火狱。

无论什么――人类、动物、植物或无生命的东西――他们都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但不是每一个人都了解这一点。

水罐就在这里,这是看得见的。但是仙丹在水罐的里面,只有品尝过才能知道。

优素福好像一只杯子,他的父亲喝里面的水时感到快乐,而他的哥哥们却好似从这只杯子里喝到了毒药,这让他们更加生气,让他们更加嫉恨他。

祖莱哈从优素福这只杯子里喝到的又是另外一副仙丹,她得到的是平凡的爱。

爱,来自那个看不见的世界,好似美酒,贮藏在有形的罐子里。罐子来自我们这个世界。尽管水罐也是一个被造物,但里面装的是什么却是一个秘密,只有配得上它的人才能得到它。

当安拉选择先知易卜拉欣作为自己的亲密的朋友时,天使们
说道:

――主啊!易卜拉欣怎能做你的朋友?他自负,有物质财富,还有孩子,他的心是倾向于这些事情的……

于是,易卜拉欣遭遇了艰苦的考验:当易卜拉欣被放在石驽上准备弹射到火里时,天使们紧张了起来。一些天使请求安拉准许他们去帮助他。获得准许后,他们接近他,问他需不需要帮助。易卜拉欣回答道:

――请你们不要站在两个朋友中间!

稍后,大天使吉卜利里靠近先知易卜拉欣,问道:

――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易卜拉欣回答道:

――我不需要你。对我来说,有他就足够了。他是最好的援
助者。

因为易卜拉欣完全托靠他的主,最后,安拉直接向火下了命令“火啊!你对易卜拉欣变成凉爽的和平的吧!”(《众先知》21:69 马坚译),易卜拉欣得救了。

这只是为什么易卜拉欣被称作Khalilullah或安拉的亲密的朋友的众多例子中的一个。

因为安拉的这道命令,易卜拉欣被投入的地方变成了玫瑰花园,甜美的甘泉在园中流淌。

又一次考验中,易卜拉欣要把自己的儿子易司玛仪作为牺牲献给安拉。天使们紧张起来,对主说道:

――一位先知正在把另一位先知作为牺牲献给安拉。

但是,易司玛仪却对他的父亲说:

――父亲,请照安拉的吩咐去做!如果安拉意欲,你将能看到我是坚忍的!

当他们在服从安拉的海洋中游弋时,大天使吉卜利里在最后关头把易司玛仪从利刃下解救了出来。他用一只羊代替了易司玛仪。

在另一次考验中,安拉让易卜拉欣拥有了一大群羊。大天使吉卜利里走到他面前,说道:

――这是谁的羊?你能卖给我一只吗?

易卜拉欣回答道:

――这些羊属于我的主,只是委托我来照管而已。如果你能提及一个他的尊名,你能拿走三分之一,如果你能说出他的三个尊名,你可以把这些羊全部拿走。

大天使吉卜利里说道:

――至荣耀的、超越一切缺陷的主,所有天使和人类的主。

易卜拉欣回答道:

――羊群归你了,带着它们走吧。

大天使回答道:

――我不是一个人,我是天使,所以我不能拿走这些羊。

易卜拉欣说道:

――如果你是天使,我就是Khalil(即:安拉的亲密的朋友)。我不能把为他给出去的东西再收回来。

易卜拉欣卖掉了所有的羊,把得到的钱作为施舍,全部用在了通往安拉的大道上。

易卜拉欣经历了艰难的考验。他的生命、财产和孩子被作为考验他的内容出现在这些考验里。每一次,他都能保持对主的忠诚和服从,因此,作为安拉的仆人,他上升到了服务的顶峰。他放弃了形式,成为了Khalilullah ――安拉的亲密的朋友。

巴格达城里发生了一场大火,一位学者的两个儿子被困在了火里,人们除了哭喊,什么也做不了。伟大的苏菲学者努日当时正路过此地,他看到了这一切。他闯入火中,就好像那是一座玫瑰花园。在安拉的允许下,众目睽睽之中,他把两个孩子从火里救了
出来。

孩子的父亲感激不尽,他装了一大袋金子,送到了学者努日的面前。看到这些,学者努日明显地变得不愉快了。他说道:

――如果我这样做是为了钱,我就不可能把你的孩子从火里救出来了。

只有在精神上感受到易卜拉欣并且模仿他,进入火中才能成为可能。易卜拉欣对安拉的无尽的爱和他对他的造物主的完全地服从使得大火不能伤害他,而是把火变成了祝福,就像一件给予他的
礼物。

给予伟大先知易卜拉欣的这件礼物让祝奈德大受鼓舞,他说道:“我对我的主充满了爱和渴望,就算在我和他之间有一片火海,我也愿意为了寻求他而跳入这火海里去。”

但同时我们必须时刻注意到,如果没有认识到我们精神所处的位置和我们的局限性,就试图模仿易卜拉欣,那将是愚蠢的,是得不偿失的。

鲁米对此解释说:“在安拉的大道上,你进入火中是可能的。但是,在做这些之前,你必须检查自己的灵魂是否具有易卜拉欣的品质,是否已经与这些品质结合在了一起。因为大火并不认识你,但它认识易卜拉欣的品质,它会保护这些品质不受灼伤。”

鲁米还说道:

《古兰经》描述了先知们的社会身份和品质。如果你用心阅读《古兰经》,也许你会觉得自己正在跟先知们在一起。阅读完先知们的故事后,你会觉得,对于想要飞翔的精神来说,躯体这个牢笼简直太小了。

认主独一,相信安拉的独一性,这是逃出躯体这个牢笼,让精神获得自由的唯一办法。

圣训中有对超越形式的描述:“在真正死亡之前死去。”

实践这则圣训,在肉体死亡前死去的人会放弃他们的形式,而在安拉所赐予的甘泉中获得新的生命、在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真实中获得新的生命。如同《古兰经》里所描述的:“我派遣你,只为怜悯全世界的人。”(《众先知》章21:107 马坚译)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创造这个世界动机,我们对此无法理解,但我们应该让自己受益于这个神圣的仁慈,努力把自己溶于其中。

因此,在麦地那,因为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尚且光脚走路,所以伊玛目马立克不骑乘任何东西,甚至也不穿鞋子。当有人向他问及有关圣行的事情时,他总是洗一个小净(即:wudu)、缠上头巾、喷上香水、找一个高处坐下,然后才回答关于圣行的问题。他这样做是为了在精神上做好准备迎接先知的到来。当他叙述先知的圣行时,他总是严格地遵循好的行为准则。

奥斯曼帝国时期,每年都会有一支商队从伊斯坦布尔出发,来到麦加和麦地那,为那里的居民带来贵重的礼物和财物,以满足两大圣地的需要。这只商队被称作“素拉·阿拉依(Surre Alayi)”。商队到达麦地那后,他们总是先在城外停下来,让人们在精神上做好进城的准备,同时请求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允许他们进城拜访他。获得精神许可后,他们才会进城。离开麦地那时,他们总会抓一把麦地那的土,用它作为祝福和旅行结束的象征。

同样的,奥斯曼帝国的将军们被派去保护麦地那时,他们想拜访先知。他们在离先知很远的地方就放弃乘坐自己的车马,而是徒步前去拜访先知。

奥斯曼帝国的苏丹阿卜杜勒·阿齐兹正在病榻上,人们向他通报说有一封来自麦地那的请愿书,他对他的助手说:

――把我扶起来!我要站着听你们念这封信!我不能躺着听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邻居写的信。

这件事证实了奥斯曼帝国的苏丹对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爱和尊敬,以及他对麦地那城和那里的居民的爱和尊敬。

苏丹阿卜杜勒·麦吉德一世的母亲是皇后白孜密·阿拉姆,她让人们用骆驼把甜美的水从大马士革运到麦加和麦地那,然后再免费分发给朝觐的人们。她很希望自己在两大清真寺里对朝觐的人们所做的事情能够使自己获得美好的祝福。

1678年,诗人乃比和奥斯曼帝国的官方人员一起去麦加朝圣。在商队快要到达麦地那时,他变得毫无睡意。一天,他看到一位将军朝着麦地那的方向伸展他的腿,诗人觉得心灵受到了伤害,他由感而发,写下了赞美先知的诗句。在奥斯曼帝国的文学史上,描写先知的诗歌使用的是一种被称作“na’t”的特殊体裁的诗歌,这种体裁是从早期阿拉伯的传统诗歌延续下来的。商队在晨礼的时候到达了麦地那,诗人乃比听到有人在先知的清真寺的宣礼塔上背诵自己的 na’t:

不要忘记礼节,因为这是安拉所钟爱的人的城市;

它永远在安拉的注视下,它是被选择、被赞美的先知的家园。

乃比啊,遵循最好的礼节进入这圣地吧,

高尚的人们围绕着它,它是先知拜访、亲吻的土地。

这首诗刚刚被写出来,还没有公布于众,但是竟然有人已经在先知的清真寺的宣礼塔上背诵它了。乃比冲到宣礼员面前,问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首诗的?

宣礼员回答道:

――我梦见了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他说起了你和你的诗,并且让我在宣礼塔上背诵你的诗。他对我说:“有一个诗人名叫乃比,他是我的教生,他就要到了。”我只是简单地按照他的命令去做。

乃比不可控制地哭了起来。他一边哭,一边说道:

――安拉的使者说我是他的教生!今世和后世都把我当作他的追随者接受我了!

伊斯兰诗歌中还有一种体裁叫作毛鲁德(即:Mawlid),是用来描述先知的诞生和生活的。在素莱曼·恰拉比写下的毛鲁德里,我们看到了下面的诗句:

安拉创造了阿丹,

他用阿丹装饰世界。

这些诗句强调了人类与今世之间的关系,描画了创造的目的。还是这位诗人,他用这样的诗句描述了先知:

“他是一束光,太阳像飞蛾般围绕他旋转。”

这句诗说的是,照亮全世界的太阳也热爱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它围绕他旋转,像一只飞蛾在夜晚围着光明飞舞。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说明甚至无生命的形式也爱着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

有着纯洁心灵的信士们把追逐先知看作最伟大的福祉。在这样一个自我牺牲的伟大过程中,他们把自己溶化在他的光芒里。亲近先知所带来的精神上的欢愉让他们所走的道路看上去就像飞蛾围绕夜晚的光明旋转的道路。

贾法尔·塔亚尔是先知的一个叔叔。从他的故事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他对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爱。

在穆斯林社会形成的早期,因为麦加的阿拉伯多神教徒的不断压迫,一些穆斯林迁徙到了阿比西尼亚,后来,他们又返回了麦地那。贾法尔就是这些返回麦地那的穆斯林中的一员。他们到达麦地那后了解到先知已经去了海巴尔。他们决定也去海巴尔,在那里加入先知的队伍。当先知看到贾法尔时,他对他说道:

――无论在身体上还是精神上,你都很像我。

这句赞扬使得贾法尔欣喜若狂,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快乐地跳起舞来。

先知站起来说道:

――我应该为贾法尔的到来感到高兴吗?或者我应该为征服海巴尔感到高兴?

在穆塔战役中,贾法尔是继宰伊德之后的第二位由先知指定的指挥官。宰伊德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了,贾法尔扛起了指挥的大旗。在战斗过程中,贾法尔的双手被砍断了,但他还试着用残留的胳膊把大旗抱在胸前。先知此时在麦地那,但他用心灵的眼睛看到了这些。当他向教生们讲述战斗情况时,泪水充满了他的双眼。最后,他告诉教生们,贾法尔牺牲了。他说道:

――作为在寻求安拉的道路上失去双臂的回报,安拉在乐园给了贾法尔两只翅膀。

从那以后,他问候贾法尔年幼的孩子们。他轻拍他们的头,称他们为“有一副翅膀的人的儿子。”

贾法尔,愿安拉喜悦他,深爱先知,他因此获得了先知的赞扬,也赢得了安拉在乐园给予他的礼物。贾法尔是成功的,他在成为烈士以前,就在寻求安拉的大道上达到了优越的精神高度。

人们在阅读鲁米所写的诗句时会有所感触,他在这些诗句里描述了贾法尔(愿安拉喜悦他)的爱:

先知和圣徒的视野像海洋般宽广,和那随之而来的世界相比,这个世界在他们的眼中只是一根头发。

即使千百万个天空进入他们的眼帘,在他们看来,与浩瀚的海洋相比,它们也不过是一汪泉水。

对今世不再有任何感觉之后,双眼就能看到那肉眼看不见的世界,就能被神圣的光明和喜爱祝福。

甚至大天使吉卜利里也会掬起一滴从这样的眼中流出的泪水,

他会请求这泪水的主人,允许他把这滴泪水放在自己的翅膀上。

谢赫阿塔尔在自己的书《灵魂论》(Maqalat-I Arwah)中这样写道:“一天,祝奈德看见天使从天空中飞下来,他们来到地面上想抓住什么东西。他问道:

――你们想抓住什么?

天使回答道:

――安拉的一位朋友在这里悲伤地叹息哭泣,他的眼泪落在了地上。我们正在试图获取一滴,这样我们也能得到安拉的祝福。

在塔布克战役期间(630年),七名穷困的教生来到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面前,请求先知借给他们坐骑,好让他们参加战斗。当他们得知没有剩余的骆驼可供他们使用时,他们哭着离开了。安拉接受了这些眼泪,并给予了他们报酬。《古兰经》文对此有所说明:“那等人也是无可非难的,当他们来请求你以牲口供给他们(出征)的时候,你说:‘我没有牲口供给你们。’他们就挥泪而去,他们因为不能自筹旅费而悲伤。”(《忏悔》章9:92 马坚译)

启示降临后,伟大的教生欧麦尔、奥斯曼和阿巴斯,愿安拉喜悦他们,向这几位贫穷的教生捐赠了骆驼和食物,并在旅途中一直带着他们。

还有一些教生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深爱先知,在旅途中,一想到与先知分开了,他们就痛哭不已。天使们赞美他们,争先恐后地获取他们的泪水。

想想混沌无知的人们都损失了些什么吧!

“你们应当知道:今世生活,只是游戏、娱乐、点缀、矜夸、以财产和子孙的富庶相争胜……”(《铁》章57:20马坚译)这节《古兰经》文告诉我们被今世迷惑的人与被沙漠中的海市蜃楼欺骗了的人是一样的。

有一则圣训还告诉我们:“把自己奉献给后世的人,今世遭受非难,但是热爱今世的人在后世是被宣告有罪的。”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女儿法谛玛,愿安拉喜悦她,请求先知给她一个仆人:

――哈桑和侯赛因太好动了,而我又身体虚弱。

先知回答道:

――女儿啊!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多给你几个仆人,但是你要明白,这样的话你在两世都不会觉得舒服。如果你耐心地忍受今世的考验,后世你会得到安逸。

根据另外一则传述,法谛玛去见先知,给他看手上的伤口。这些伤口是因为磨面粉和从井中提水造成的。她请求先知派给她一个助手。先知说道:

――苏菲们生活困窘,白德尔战役中牺牲的烈士们的孤儿正生活在贫困当中,这个时候,你怎么能提出这种要求?

今天,当我们那么多的兄弟姐妹们还在遭受压迫、寒冷、饥饿、无家可归时,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我们对于兄弟情谊、分享、自我牺牲和施舍到底理解了多少。

有多少天、与多少人,我们分享过一餐?我们帮助过多少生病的人?因为我们的帮助和支持,有多少人的困难被解决了?有多少陷入了迷途的人因为我们对他们敞开心扉并努力地帮助他们而受到了指引?我们是否已经停止询问为什么我们会在这个世界上了?我们是否已经停止思考我们出生的背后所隐藏的秘密以及死亡背后的秘密?为什么我们的命运会是这样?为什么我们一天拥有24个小时?我们又把多少时间用来纪念安拉?我们是否在寻找我们的灵魂?

我的主啊!请给予我们你的爱,请把我们提升到心中充满了对你的爱的真正的仆人的行列里来,请用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仁慈和施舍祝福我们!

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