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治者的慈悲

在春天,石头会发芽、开花吗?
你就当土壤吧,
以便从你怀里生长出美丽的花朵。

鲁米

一位苏丹前去参加主麻日的聚礼。士兵们哄赶街道上的行人,为的是给苏丹让出路来。他们大声喝斥路人,粗暴地驱赶他们。一个穷人正好路过,被士兵们打伤了,他无法忍住怒气,在苏丹身后大声说道:

――看看你的压迫吧。如果这就是你在我们面前做的事情,愿安拉保护我们不受你在暗地里的所作所为的迫害。去清真寺礼拜的时候想想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如果这是你做的好事,安拉知道你的恶行是什么!

鲁米说:“这就是这种压迫者的慈善,你由此可以想象他们的胡作非为……”

历史展示给我们了一些有教育意义的图像,这些图像记录了压迫者造成的创伤、苦难和冤屈,但是,历史也一样给我们展示了公正纯洁的统治者们的仁爱和帮助他人的画卷,在引导我们朝着这个方向行进的时候,历史也帮助我们记住了这些杰出的统治者,并让我们对他们心怀敬意。

先知和他的伙伴们生活的时代和先知以后的正统哈里发的统治时期是幸福时代。这一时期,善良的行为数不胜数,人类社会充满了和谐与幸福。幸福时代给人类社会提供了无可比拟的人类社会和谐与幸福的榜样。

当哈里发欧麦尔,愿安拉喜悦他,成为社会的领导者时,他说道:

――人们啊!如果我放弃了正确与公正,你们怎么办?

一个人站了起来,说道:

――欧麦尔啊!如果你走入歧途,我们会用我们的剑来纠正你。

欧麦尔,愿安拉喜悦他,高兴地说道:

――感赞归于安拉!如果我走入歧途,有朋友会来纠正我了。

欧麦尔,愿安拉喜悦他,在担任哈里发期间一直忍受着经济上的贫困。尽管国家的财富那时已经极大丰富了,但他仍然过着极其谦逊的生活。

先知的一些伙伴建议欧麦尔的女儿哈芙赛劝说她的父亲,让他从国库里支取工资,以解决自己的物质需求。当哈芙赛,愿安拉喜悦她,把这一消息带给她的父亲时,欧麦尔说道:

――女儿啊!你是先知的妻子,告诉我先知都吃什么,喝什么?

哈芙赛回答道:

――刚刚吃饱而已。

欧麦尔,愿安拉喜悦他,继续说道:

――我的两个朋友(先知和艾卜·伯克尔)和我是同一条大道上的三个旅行者。我们中的一个(即先知)已经达到了目的地,第二个人行走在他的道路上,已经加入了他的行列,我是这第三个人。我想追上他们,如果我带着太重的负担,我恐怕就赶不上他们了。

国家迅速增长的财富和他的军队征服的广大土地都没能对他产生诱惑,他只为自己的生活保留了最低限度的物质需要。他不允许自己由于追逐物质享受而变得堕落,当去往后世的时刻到来之时,他甚至还有债务没有偿还。

正统哈里发时代充满了欧麦尔这样的事例。紧接着这一时代的历史时期先是伍麦叶王朝,后是阿拔斯王朝。历史上,这两个时期既有好的事例,也有不好的事件发生。统治者欧麦尔·伊本·阿布杜拉则孜因其公正仁慈而著名。但令人悲哀的是,这两个时期出现的统治者中,有人需要为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孙子侯赛因,愿安拉喜悦他,的死负责,有人需要为伟大的学者阿卜·哈尼发的死负责。阿卜·哈尼发是因为拒绝为不公正的统治提供辩护而被殴打至死的。

萨迪在他的著作《果园》里说道:

―次,一个暴君问安拉的朋友:

――对我来说,哪种礼拜方式最好?

安拉的朋友回答道:

――你睡觉的时候。因为你睡觉时不会伤害其他人。

谦逊是好的,也是安拉想在他的仆人中看到的品质。但是,我们必须明白一点,即并不是谦逊使一个人更加友善,也不是谦逊使一个人可以获得更高的社会地位,而是谦逊只是带来了安拉的祝福。

鲁米说:“在春天,石头会发芽、开花吗?你就当个土壤吧,以便从你怀里生长出美丽的花朵。”

换句话说,春天带来的好处只是土壤,但许多花却因此而蓬勃地生长了起来。相反,一块石头,尽管它也看到了春天,但从它那里却从不会结出果实。

有着石头般坚硬心肠的人与自然界中的石头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四月春雨对它们毫无用处,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控制自己的欲望(nafs),他们的礼拜未能像鲜花般盛开,反而反映出了他们的丑恶与低俗的欲望,这些世俗的欲望变成了他们的卡巴天房。

伟大的领导者总是受到伟大学者的指导。学者们在他们的心中种植下了对信仰的深深的敬意,这信仰包含了对社会的持久不变的责任感和慈悲。这些品质保证了这些领导者会在社会历史上占据崇高的地位。

举一个例子:埃尔图·格鲁尔选择谢赫艾德巴利作他的导师,他把自己的儿子奥斯曼也送到他那里接受培训。埃尔图·格鲁尔对他的儿子说:

“我的儿子啊!仔细听着!

你可以错误地对待我,但绝不要错误地对待你的老师谢赫艾德巴利。

他是我们社会的精神领袖,他是一架天秤,从不犯错误。

即使你背叛我,也一定不要背叛他。

如果你背叛我,我会心碎,我会非常难过。但是如果你背叛了他,我决不会再看你一眼――即使我的眼睛望见了你的容貌,但因为你的丑恶,它们也不愿意看到你。

我们的话语对谢赫艾德巴利并没有什么,但对你却很重要。

这些话是我给你留下的遗嘱。”

谢赫艾德巴利把奥斯曼当成自己的学生,帮助他感知安拉(marifatullah)。那时的奥斯曼还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他们的交往培养出了年轻的奥斯曼成熟的高尚品质,他谦虚而且以他人为重,这些品质也为他日后成为伟大王国的奠基人打下了基础。

从这一点上说,奥斯曼帝国的真正奠基人是谢赫艾德巴利。其他部族没有像谢赫艾德巴利这样的人,他们也因此未能发展起来。但是,奥斯曼王国却迅速地扩张起来了,它控制当时已知的大多数土地,迅速地扩张成为一个大的帝国。他们在世界范围内代表伊斯兰长达六个世纪,并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着正义与公正。

谢赫艾德巴利给了奥斯曼·格鲁尔――奥斯曼帝国创始人――如下的忠告,这些忠告以合乎逻辑的方式被传递给了以后的统治者:

“我的孩子啊!

你是一个统治者,我们是你的臣民。我们可以愤怒,但你要保持耐心……应该是你来修复我们破碎的心,而不是相反……应该由我们来谴责,而你要忍耐……我们可以软弱和犯错误,但你要宽容……消极的方法、错误的语言、缺乏正义的言论只属于我们,而原谅属于你……不和谐、争斗、不一致、以及误解是我们可以犯下的错误,但你一定要公正……

我的孩子啊!

从现在开始,分裂属于我们,但你要联合……懒惰属于我们,但你要鼓励、警告和改革……

我的孩子啊!

你肩负重担,工作繁重,却只有一根发丝般纤细的绳索把权力与你相连……愿安拉是你的援助者,愿安拉祝福你的国家!愿安拉让你在他的大道上获益,愿他让你心中的明灯闪亮,愿安拉让你心中的光芒直达遥远的土地,愿他给你力量去承担你的责任,愿他给你理性和心灵保护自己不会偏离正道。

我们应该为实现安拉对我们的应许而工作。你和你的伙伴用利剑清扫路上的障碍,而像我们这样的苏菲用的则是想法、忠告和祈祷。我们应该扫除道路上的障碍,帮助人们看到真理。

耐心极其重要,统治者必须知道如何忍耐。花儿不会提前开放,未成熟的果实不能吃,即使吃了也无法下咽――没有知识的利剑就像一个未成熟的果实。

让你的人民与知识共存,不要对知识背转身去。把知识的重要性放在脑海里,知识可以保护统治者和他的人民。

最大的胜利是战胜私欲(nafs),你的敌人就是你自己,朋友也是了解自我的人。

国家并不是统治者、他的子孙、他的兄弟的共同财产,国家只属于统治者。他死后,统治的权利将移交给他的继任者。我们的祖先犯了错误,他们把土地划分开,分别给了自己的儿子和兄弟,结果他们既不能让自己活下来,也无法使别人存活。

人们坐着的时候很难移动,而没有行动,人就会变得懒散,懒散之后则是喜欢闲谈,而闲谈却常常导致流言蜚语。谣言一旦出现,真正的问题就出现了――朋友变成了敌人,敌人变成了邪恶的猛兽。

血不是用来浇灌土地的,因此血不能白流,它需要道路和
方向。

有一天,人的权力会消失,但知识却还要继续存续下去。知识之光甚至可以穿透紧闭的双眼,还双眼一个清晰的视界。

骏马死去,马鞍还在;人死去,工作的成果还在。不要为离开今世的人哭泣,为离开今世却什么都没有留下来的人哭泣吧。人去世之后,他所遗留的东西都将留在他离开时的地方。

我不喜欢战争,我蔑视屠杀,但我也知道利剑不可避免地要被挥舞起来。但舞动利剑的目的是保护而非杀戮。尤其是,如果因为反对别人而起杀心,那就是犯罪。统治者并不在国家之上,战争不能仅仅因为统治者而存在。

我们没有权力休息,因为时间不允许。我们的时间非常有限……

软弱的人才会感觉孤独寂寞……知道播种时间到了的农民不需要询问任何人,即使就他自己,他也会行动起来……对他来说,知道土地已经成熟就已足够……

爱是理想的基础,爱是沉默的。大喊大叫不会产生爱,旁观也不会产生爱。

不知道自己过去的人也看不到自己的将来。奥斯曼啊!好好地学习历史吧,这样你才能稳步前进;不要忘记你的初衷,这样你才能记住目标……

谢赫艾德巴利用这些忠告塑造奥斯曼的性格。他必须这么做,因为奥斯曼大帝正处于极大的危险和过度紧张中。他需要在归顺于他的土耳其各部族之间维护平衡,从而把他们团结在一起吗?他需要提防叶尔米亚人(Germiyans)或蒙古人吗?或许他最好攻打拜占庭?在所有这些至关重要的事件以及其他一些事件当中,谢赫艾德巴利为奥斯曼指明了道路。他指引他,帮助他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奥斯曼帝国的历史上,抚养王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在王子们还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在当时最权威的专家的监督下开始接受教育,并接受各种训练。国家的存续取决于公正的统治,因此,他们非常注重在精神和道德方面对王子们的教育和培养。王子们也由此了解到将来奥斯曼帝国的统治权将要交付给他们,而他们良好的道德是保证社会稳定和充满活力的最好办法之一。即使在王子成为苏丹后,他还要继续接受老师的指导,甚至包括警告。例如,艾则孜·玛赫穆德·胡达依给穆拉德三世写过7封信,对他提出警告和指引,有一些话说得相当严厉。

下面这些例子告诉了我们学者们是如何向苏丹们提出警告的。例如:当苏丹为了去参加聚礼而走下宫殿的台阶时,侍从会喊“苏丹万岁!愿你享有好运!”以示祝福,但是,当苏丹进入清真寺时,他要从人群中走过,人们排成两排,苏丹要在队列的两端来回走动几次,而人群则会不可避免地发出欢呼声。为了让苏丹不要过于自我膨胀,一队卫兵会用低沉的声音提醒他“苏丹啊,不要骄傲!安拉比你伟大!”

在奥斯曼帝国的历史上,像谢赫艾德巴利这样的学者在塑造苏丹的性格以及修整国家律法方面一直起着重要作用,不管是他们提出的具体建议还是概括性的启发,对奥斯曼帝国都产生了巨大的
影响。

以后的老师们履行谢赫艾德巴利对奥斯曼履行的责任,这些老师和苏丹有:艾米尔·素丹引导了巴耶济德一世(1389-1403在位);哈
吉·巴依热穆·瓦利引导了穆拉德二世(1421-1451);阿克谢穆斯丁引导了法蒂赫·苏丹·麦赫麦特(1451-1481);麦赫迪·帕夏引导了巴耶济德二世(1481-1512);伊本·卡玛利·帕夏引导了赛利姆一世(1512-1520);麦日卡兹·阿凡提和颂卜利·阿凡提引导了苏莱曼一世(1520-1566);艾则兹·玛赫姆德·胡达依引导了穆拉德三世(1574-1595)、艾哈迈德一世(1603-1617)和穆拉德四世(1623-1640)。

当时的皇家历史学家记述了下面这些关于赛利姆一世的事件:当赛利姆一世作为一个征服者进入埃及后,人们聚集在街道上想一睹苏丹的风采。但是,赛利姆一世没有走在队伍的前面,而是谦虚地与他的士兵们走在一起。他的外表和穿着与他周围的人没有什么不同。另一次,他离开埃及后,途经大马士革时,他参加了那里的主麻日的礼拜。伊玛目提到新哈里发的名字时,说道:

――两大圣地的统治者(Hakim al-Haramayn al-Sharifain);

听到这些,他含着眼泪回答道:

――不!不!正相反,我是这两大圣地的仆人(Khadim al-Haramayn al-Sharifain)。

随后的一天早晨,他们来到了伊斯坦布尔,他意识到,如果他在白天进城,人们会欢迎他的到来,还有可能为了欢迎他而举办一个盛大的庆祝活动,于是,他对他的副手哈桑·姜下命令道:

――我们等到天黑人们都回去睡觉后再进城吧。等到街道上安静了我再进城,这样这种致命的欢迎就不会打败我了……

在赛利姆一世的一生中,我们看到,他在西奈沙漠中的行动如雄狮一般,但在进入开罗时,他像一个谦虚的、满含感激之情的信士,在进入伊斯坦布尔时,他像一位寻求精神的苏菲。

他给哈桑·姜背诵了下面的诗句:

成为今世的苏丹只是无意义的争斗,

即使成为圣徒的仆人也比这高贵。

同样是这个副手哈桑·姜,他这样描述了赛利姆一世的最后时刻:

他的后背生了炭疽,并且很快地感染到了全身。他的身体溃烂了,透过溃烂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内脏。他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我靠近他,说道:

――苏丹啊!我想与安拉联系的时间到了。

他转向我,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我的脸,说道:

――哈桑!哈桑!你以为我到现在为止一直都跟谁在一起?请给我读神圣《古兰经》中的《雅辛》章……

他在听《雅辛》章(《古兰经》第36章)时停止了呼吸。

他在位9年,取得了许多伟大的胜利,但是随之而来的巨大的赞美之声既没有宠坏他,也没有打败他。他活着的唯一目标就是成为他的主的仆人。

主啊!请引导我们成为你的仆人,并让我们永远做你的仆人吧。真正的王权在你那里!

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