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奥斯曼•努日•托普巴希就塔萨沃夫进行的采访

记者:在您的《从信仰到伊和桑》这本书中,您说苏菲道路在穆斯林的生活中是非常重要的。您认为苏菲道路对宣传伊斯兰、让人达到完美和让心灵回归真理等方面都有哪些好处?成功的秘密是什么?

答:在实践伊斯兰方面,塔萨沃夫有独特的对人进行培养和教育的方法。教法是伊斯兰的外部构成,讨论的是奖赏和惩罚这方面的概念,也就是说,在塑成穆斯林的生活这个问题上,乐园和火狱是教法的基本概念。塔萨沃夫是伊斯兰的内部构成,讨论的是除了乐园的奖赏和火狱的惩罚外,用爱和仁慈帮助人们过上纯洁高贵的生活。今天,因为对私欲的屈服,人们游离在信仰的保护之外,正在遭罪。但是,爱和仁慈能够帮助有罪的人。既然有罪的人需要苏菲温柔的扶助之手,那塔萨沃夫的方法就有了重大的意义。苏菲主张的教育方式让许多人皈依了伊斯兰,这一点不仅能在我们的国家里看到,在一些西方国家里也一样能看到。对那些陷入到私欲的深渊里的人和只以逻辑为理论基础的人,苏菲把伊斯兰作为给予生命的呼吸传达给了他们。我们应该在仁慈和怜悯中对有罪的人抱有希望,接近他们,而不是憎恶或向他们报复。罪人好像掉进海里的人,我们的责任是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对于帮助他们脱离他们所处的可怕处境,咒骂他们、责怪他们都不是好办法。

作为人,人类本身就是有价值的。就算离生活的真正目标很远,因为人类本身的固有价值,人也是拥有极大价值和荣誉的。有罪的人好像掉在泥里的玄石。(看到玄石掉进泥里),没有哪个穆斯林会无动于衷,他们会冲上去赶快把它归于原位,因为它来自乐园,在他们的眼里有很高的价值。同样的道理,我们对人也一样不能漠不关心。无论在精神方面还是在物质方面,我们都应该积极地帮助他们。

全能的安拉告诉我们,当他创造人后,他把自己的精神吹进了人的体内[1],因此,每个人都拥有了神圣的奥秘。不管人犯了多少罪,他总是具有价值,任何东西都不能破坏这个价值。

就像鲁米说的,人像纯净的水,本来你能透过它很清楚地看,但是,如果水与脏东西混在了一起,变浑了,你就看不清楚了。因此,要想看到美丽的光芒,水就需要被净化。塔萨沃夫是净化人的心灵,让人远离低俗欲望的道路。苏菲的观点是任何人都享有这个净化过程,即使这个人犯过罪。苏菲总是给那些准备好了的人机会。仁慈地对待各种有罪的人,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一生中有许多这样的例子。

比方说,先知(愿主福安之)没有把瓦赫什挡在他的仁慈之外,尽管这个人杀害了他深爱的叔叔汉姆扎(愿主喜悦他)。在吴侯德战役里,他的叔叔被瓦赫什杀害了,他非常难过,(但是,)先知(愿主福安之)仍然派人去到瓦赫什那里,邀请他接受伊斯兰,以便获得永远的拯救。瓦赫什是这样回答的:“穆罕默德啊,安拉在《古兰经》里说‘他们只祈祷真主,不祈祷别的神灵;他们不违背真主的禁令而杀人,除非由于偿命;他们也不通奸。谁犯此类(罪恶),谁遭惩罚;复活日要受加倍的刑罚,而受辱地永居其中。’(《准则》:-)你又怎么能让我获得拯救呢?我已经犯了这节经文里提到的所有的罪,难道我还可能被拯救吗?”

为了消除后悔的罪人的疑虑,全能的安拉说:“(你说:) ‘我的过分自害的众仆呀!你们对真主的恩惠不要绝望,真主必定赦宥一切罪过,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队伍》39:53)瓦赫什听到这节经文后非常高兴,他说道:“我的主啊!你的仁慈是多么伟大啊!”他为自己犯过的罪忏悔,期望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然后,他和他的朋友们一起皈依了伊斯兰。

塔萨沃夫从先知(愿主福安之)——安拉的一些尊名的体现者和爱的祝福者——为我们树立的榜样中汲取光芒。苏菲的观点是,与其他被造物相比,人的地位很高,因为人被创造出来是要做安拉在大地上的代理者的。与其他被造物相比,我们可以把人比做眼睛的瞳孔,没有哪一个罪能破坏它的固有价值。塔萨沃夫是以平衡的方式看待这个问题的。应该宽容地对待有罪的人,但宽容并不针对罪恶本身。我们应该痛恨罪恶,但为了救助掉入罪恶泥潭里的人,我们应该怜悯罪人。在这一方面,塔萨沃夫为人类提供了最丰满的方式,来邀请人们皈依伊斯兰。人当然渴望带着爱和仁慈向他们伸出双手的人,就像阿巴德·阿-奇德尔·杰拉尼,尤努斯·艾米尔,巴哈·阿-丁·纳格什班迪,哲拉鲁丁·鲁米和其他安拉的朋友们。

记者:您已经向我们说明了塔萨沃夫是如何引导人们净化自己,让自己达到完美的。那么,在穆斯林的生活里,塔萨沃夫应该占据什么样的位置?没有塔萨沃夫的话,人还能不能过虔诚的生活?

答:你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想用我的父亲穆萨先生给我讲过的一件事来回答你的这个问题:

我们曾经有一位邻居,他是(从基督教)皈依伊斯兰的。一天,我问他为什么他选择了伊斯兰,他回答说:

“我成为穆斯林是因为我的邻居拉比·莫拉的高尚道德,他做生意时显示了高贵的品行。他养了一些牛,他是靠卖牛奶维持生计的。一天,他到我家来,给了我一大桶牛奶,说道:‘这是你的牛奶。’‘但你并不欠我们牛奶。’我回答道。我觉得他弄错了。这位高贵的人向我们解释了为什么他要送牛奶来:

‘我碰巧看到我们家的牛在你家的花园里吃草,所以这些牛奶是你的。我还会再送牛奶来,直到你的草从它的胃里完全代谢掉。’

我告诉他:‘这没什么。这些草不值什么,我也并不要求回报。’但他坚持给我牛奶。他持续地给我送牛奶来,直到这些草完全从牛胃里消失掉。

拉比·莫拉的行为深深地打动了我,挡在我眼前的无知面纱被揭开了。我的心被照亮了,我接受了伊斯兰。我对自己说:‘这个正直的人的宗教一定是正道。像他这样善良、公正的人所维护的宗教,没人能怀疑其真实性。’于是,我说了作证词。

类似这样的事情很多,都能证明苏菲和他们完善信士道德的方法是伊斯兰能够得到广泛传播的重要原因。塔萨沃夫主张的是:第一是完善信士的道德,第二是通过苏菲的品行传播伊斯兰。这既能让非穆斯林感受到伊斯兰的仁慈,又能正确代表伊斯兰。

伊斯兰是教法和认主。伊斯兰教法是伊斯兰大厦的基石;敬畏,也是苏菲的特点,是伊斯兰大厦的其他部分,装饰、加固主构架。除了完善穆斯林的道德,塔萨沃夫还帮助穆斯林们把教法和敬畏联合起来。塔萨沃夫帮助人类理解《古兰经》和宇宙,帮助人们在宇宙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了解自己的责任。塔萨沃夫的原则是爱安拉和认识安拉,它就像是对夜行登霄的展望。简单地说,在培养心性方面,苏菲道路是必须的。每一个穆斯林都需要苏菲道路。

关于“我们能不能没有塔萨沃夫?”这就好像在问我们能不能没有圣训、科技、伊斯兰教法、《古兰经》注释和其他伊斯兰科学一样。塔萨沃夫是伊斯兰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忠诚、认主、清洁心灵、认识到自己是安拉的仆人与伊斯兰不可分割一样。塔萨沃夫是一个术语,指的是获得所有好的品性。就算不提塔萨沃夫或者拒绝塔萨沃夫这个词,但只要你是在这些原则下做事,就仍然可以被认为是实践塔萨沃夫。名称并不重要,只要是按照它的原则做事。我们可以把塔萨沃夫称作“苦修”、“认主独一”或“伊和桑”,因为它们表达的是同一真理,服务的是同一目标。所有这些术语表达的都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和他亲自教导的圣门弟子们、伟大的学者和人类的导师的实践。

要想获得平静与安宁,心也需要培养。先知(愿主福安之)是接受启示的人,这是一个巨大的祝福,但在成为先知以前,他的心性也经历了特殊的培养。他去希拉山洞,在那里礼拜真主,冥思苦想。这个特殊的崇拜真主的时间在阿拉伯语被称为“坐静”。在成为先知以后,先知(愿主福安之)仍然一直履行这项功修,并且每年斋月的最后天,他都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在清真寺里记念(真主)上。与此相似的是,在西奈山与安拉会话之前,先知穆萨在天里只崇拜真主,戒除性欲;在成为埃及的管理者之前,先知优素福在监狱里呆了年,年里,他经历了各种困难和磨难,通过崇拜安拉,完善了自己的人格。(在磨难中崇拜安拉),这让他的心离开了对暂时之物的依靠,最终达到只托靠安拉(这个境界)。

在夜行登霄前,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理解了“开拓”(inshirah)[2],他的心灵被打开了,清洁了。全能的安拉用知识和神圣的光芒填充了他的心,这样,他就为在去到安拉那里的路途中安拉将要让他看到的一切做好了准备。物质世界被(从心里)完全清除了出去,他做好了准备来迎接精神世界。甚至安拉的先知们都要经历精神的培养和心灵的清洁,那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又怎么能免去这一过程呢?就算只有一根头发丝沾染了对世俗之物的爱恋,它也会妨碍我们接近精神世界里的神圣光芒。被堵住的鼻子闻不到花朵的芳香,被蒸汽许吁过的窗户看不清任何东西,一点点灰尘会弄脏一缸水,精神上的一点污秽也一样会让心无法享受到神圣的光明和精神上的祝福。

为了强调摒弃了所有世俗欲念的纯净心灵的重要性,安拉说:“即财产和子孙都无裨益之时,唯带着一颗纯洁的心来见真主者,(得其裨益)。”(《众诗人》26:88-89)

仅仅通过精神的培养,人就可以摒弃各种邪恶的欲念,获得健全的心灵。在接受这样的培养之前,心是一块生铁。(要把生铁加工成型),它首先要被煅烧,把里面的杂质清除出去,然后,接受锤子的敲打和放在模具里塑型或提炼成钢。一旦心接受了精神的培养,它就能够看到和理解肉眼看不见、大脑不能理解的东西。(像我们在前面说过的,)鲁米把自己在精神之旅开始之前的状态描述为“生”的,尽管那时他在学校里已经是颇具声望的优秀学生了。但是,通过精神的培养,宇宙这本书的奥秘在他面前被展开之后,他把自己这时的状态描述为“我被煅烧了。”

在完善精神道德方面,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圣门弟子们为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伊斯兰到来之前,他们中有些人是冷血心肠,活埋自己的女儿,但在接受了伊斯兰后,他们成了仁慈与温柔的里程碑。

简短地说,如果没有塔萨沃夫的情况下实践伊斯兰,我们将永远也不能达到完美。如果苏菲的方法被排除在实践伊斯兰之外,那将没有人都做到伊和桑。

记者:我们相信读者正在期待着您在其中详细阐述塔萨沃夫的著作《从信仰到伊和桑》的英译本。您打算给《Altinoluk》杂志的读者提一些什么建议?在苏菲道路上,谁是您在精神上的朋友?

答:除了我已经说的这些,我再说一些苏菲大师们常常强调的:塔萨沃夫是从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的生活和教育中得出的道德教育的方法,它(这个方法)是在爱与尊重中让自己朝向安拉和他的使者。把安拉和他的使者当做唯一的爱而放在自己的心的中央的安拉的朋友们,他们是全人类的朋友。与虔诚的穆斯林做朋友,参加他们的聚会、演讲,以便驱除恶念,净化道德。具有崇高的精神道德的人,他们能把自己的精神能量传递给他人。因为这些人已经从心中清除掉了私欲,所以,他们也能向周围的人主张和灌输同样纯净的精神状态。与这样的人在一起能让一个人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获益匪浅。

通过爱,塔萨沃夫在学生和老师之间建立起了精神的联系。如果学生爱和尊重老师,他就会效仿老师的行为,他的道德也因此被提高和完善。因此,作为穆斯林,我们应该更多地运用“爱”这个方法。伊斯兰道德的基础是带着忠诚与爱崇拜安拉。爱与忠诚的标志是为安拉和他的创造物服务。因为爱,艰难的工作变得容易和令人满足了。服务的伟大性与服务时做出的牺牲成正比。忠诚的服务是精神完美程度的体现。这些人的心是安拉的尊名被体现的地方。

人越接近安拉,他的心就越能接受精神的真相。另一方面,人越是被私欲俘虏,他就越会失去“人”。

安拉的尊名可以被分为两大类:美好(Jamīl)和庄严(Jalīl),但是他的“普慈”和“特慈”两个尊名在《古兰经》里提及的次数最多。因此,在模仿他的尊名或属性时,穆斯林应该让仁慈和怜悯成为自己的第二本性。缺乏爱与仁慈是不公正出现的诱因,不懂得爱的人很容易成为暴君和压迫者。为了控制别人,他们害怕和恨,而且不理会这样一个事实,即没有一颗心是没有爱的——因为太阳不可能拒绝给出光和热,正直的灵魂也不会不爱和怜悯其他被造物。

神圣的爱在哈拉吉的心中占据了至高的位置,因此他为那些用石头砸死他的人祈祷说:“我的主啊,在你宽恕我以前,请宽恕这些用石头砸我的人吧。”如果我们想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我们就应该不断地对自己的行为和感受进行分析,尤其是,我们要控制住私欲,否则的话,将会落入撒旦的状态——撒旦因为自大和傲慢而失去了神圣的爱。在乐园里,撒旦曾是天使的老师,但他不能控制自己的私欲,他觉得自己优越于人类,但是因为骄傲而受到了诅咒。

鲁米把人性中的恶比做玫瑰花丛中的荆棘。他告诫我们要让自己的本性像甜美的玫瑰,而不是荆棘。在今世的花园里,荆棘会伤害我们,所以我们不能让自己的精神变得像荆棘一样,而是应该把荒野变成玫瑰花园。

[1].     请看《古兰经》石谷章15:29节经文。

[2].     请看《古兰经》第94开拓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