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壁垒

如果不能从肉体中解放出来,
我们就无法跪拜在给予我们不朽之良方的安拉面前,
我们就无法在那心灵的海洋中畅饮,直到干渴消逝。

鲁米

海岸上有一堵高高的墙壁,因为太高了,人们无法越过它到达海上。有一个人站在墙上,他渴极了,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墙太高了,他根本够不着水。实际上,他的痛苦是,他好像一条离开水的鱼,正拼命地想回到海里。

突然,他把墙上的一块石头抛进了海里。石块撞击水面的声音让他觉得这声音好像就是解渴的良方。他的热情随着海水的涌动声高涨起来,最后,被在干渴的状态下听到的水声所激励,他开始把石块一块一块地抛进海里,因为这水声让他感到非常高兴。

海水问道:

――苦修者啊!你为什么这么急切地把这些石块扔进我的怀里?

干渴的苦修者说道:

――水啊!我从扔石块这件事情里得到了两种好处,所以我才不断地扔。

第一个好处是:对于干渴来说,倾听这水声就好像在听音乐;

这声音像伊斯拉菲勒唤醒死人时吹响的号角,又好似四月的春雨――因为这天空的眼泪,花园和牧场都迸发出了勃勃的生机,尽现了自己的美丽;

还有,这声音还像是在邀请人们向贫穷的人和那些遭受贫困的陌生人施舍;

这声音像至仁慈的安拉的一位虔诚的仆人的呼吸,他为了见先知的面,从也门来了麦地那。

安拉的使者说起过吴伟士·卡拉尼:“我听到了安拉的一位虔诚的仆人的呼吸,这呼吸来自也门。”

这声音还像先知在审判日为有罪的人求情的气息,

又像优素福美好和蔼的芳香,它一直延伸到了虚弱的雅各布的灵魂里;

这声音是来自麦地那的绿顶(即:Kubba-i Hadra,先知的坟墓在那里)的尖塔的援助,在真正的爱人的心中,这座城市是教化之城;

这声音还像来自莱拉的温柔而又令人精神振奋的宁静之风,它一直吹到痛苦的、疲惫的、被抛弃的玛吉侬那里;

还有,这声音还像是为孤儿和贫穷的人准备的温情的座椅。

我得到的第二个好处是:我每从墙上抛下一块石头,墙的高度就会降低,而我因此也就更加接近你。

玛斯纳维

心智健全的人啊!真的,把高墙上的石块拆下来吧,降低墙的高度吧,

墙越矮,水面就越接近,拆除石块就可以促成联合。

把这些粘结在一起的石块拆除吧,要接近安拉就必须这么做。为安拉叩头吧,《古兰经》说“你当为真主而叩头。”(《血块》章 96:19 马坚译)

只要存在之墙保持着它的高度,它就会让我们的叩头变得困难重重。

不能放弃尘世间的私欲,就不可能向给予了我们永生之仙丹的真主叩头,也无法在精神的海洋中畅饮直到干渴消失。

越是干渴,拆除石块的速度也就越快,

越是爱听这水声,拆除的石块也就越大

――存在之墙啊,它阻碍了我们与水的连接。

爱听这水声的人,他越来越沉迷于它,最后,他将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把每一天都当作珍宝一样看待,好好地利用自己的时间、努力完成自己的职责,并迅速偿还债务的人,这样的人应该受到他人的致敬!

萨迪把人类定义为“充满了焦虑的几滴水……”

故事中挡住了我们去往海洋的墙壁象征着私欲以及对于世俗的无尽的渴望,尤其是指自私。

海洋象征着神圣的知识和神圣的爱。了解神圣的爱的人,他们对海洋充满了渴望。知识的海洋所发出的每一个声音、每一次呼吸都给予了他们无限的祝福,并把他们带入通向安拉的大道。

品尝了神圣的爱的人,今世是一面反映心智的智慧之镜。人类因其精神的品级而非身体条件被赋予了荣耀,只有深切地了解了灵魂,完美的崇拜才能成为可能。在《古兰经》里,人类最受赞美的品质就是完美的崇拜。

毫无疑问,疯狂的娱乐,过下流的生活,远离神圣的爱和精神上的愉悦,这样的一天不会给你带来受到祝福的夜晚,也不会让你获得愉快的早晨。尽管愚顽和无益的行为里面充满了神圣的教训,但是,不从中吸取教训,结果却是走向了死亡而最终毁灭了自己,这多么令人痛苦啊!愚顽和无益的行为到处可见,人们的荣耀和圣洁因此受到玷污,这又是多么令人遗憾啊!在后世,今世的美丽色彩会消褪,而世俗的欢笑声却变成了火狱中的哭泣。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说:

――不要与“死人”同坐!

先知的伙伴们问道:

――安拉的使者啊!哪些人是“死人”?

先知回答道:

――迷失于今世的人是“死人”。

如果一个人与沉迷于今世的人混在了一起,这就好像他喝了致命的毒药,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从精神的角度上说,他的心会被毒死,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与精神纯洁的人呆在一起。如果因为某个原因,他不得不与他们分开,那么,用心去阅读《古兰经》,仔细地思考《古兰经》,这一缺憾就可以得到弥补。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说:“想与全能的安拉联系在一起的人应该阅读《古兰经》!”

严格地遵循《古兰经》所指明的道路的人,他应该学习《古兰经》和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关于道德的教导,他们应该对
《古兰经》里提到的先知的故事做更深入的了解,这样,恩典会降临到他们的心中,智慧会滋润他们的心田。

贾比尔,愿安拉喜悦他,传述道:

“我去找先知。我敲他的房门,他问道:

――是谁?

我回答:

――我。

先知对我的这个‘我’的回答好像不太满意,因为‘我’这个字有骄傲和傲慢的意味。”

伟大的导师鲁米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心中燃烧着爱火的人敲响了他所热爱的人的房门,但是当他用‘我’来回答‘是谁?’这个问题时,他所热爱的人说道:

――回去吧!让你进来的时间还未到来,在摆满了祝福的桌子上,没有地方放置不成熟的灵魂!

悲伤的爱人离开了房门,他在痛苦中徘徊了一年。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因分离而痛苦、因渴望而悲伤;

终于,爱火令他成熟,他又重新回到了他的爱人的房门前,

他是如此地担心,深怕说出狂妄的话语;他小心翼翼地敲响房门,严格地遵循着礼节的要求。

他爱的人问道:

――是谁在那儿?

他回答:

――占据了我的心的人在敲门,是你站在自己的门前!

他的爱人回答道:

――既然你像我,你可以进来了!你中有我的人啊,进来吧!两个‘我’不能同住一个房间。

他继续说道:

--用了一年的时间征服了自大的人啊,进来吧!你不再是花园里与玫瑰花恰恰相反的粗糙的灌木,你现在是玫瑰之王!放弃了外表上的不同的人啊,你已经变成了我!”

鲁米说道:

在所爱的人的门前说“我”或“我们”的人,他会被所爱的人拒绝,他将在朋友的门前不被接受。

一根线是由几股丝线拧在一起形成的,它可以毫不费力地穿过针眼,但是,如果把这几股丝线拆开,这些单独的丝线就无法穿过针眼,因此,在爱人遭受了分离之痛的折磨后,当他与所爱的人结合成为一体,就像拧在一起的丝线时,爱人穿过结合之针的针眼就会成为可能。

纯洁自己的心灵,自我清除内心的自负,让自己清纯透亮得如水晶一般,从而与所爱的人结合在一起,做到这些的确不容易,但是,要想获得神圣的祝福,达到这样的精神境界却是必须的。

“否认我的迹象而加以藐视者,所有的天门必不为他们而开放,他们不得入乐园,直到缆绳能穿过针眼。我要这样报酬犯罪者。”(《高处》章 7:40 马坚译)

这节经文的意思是,追逐虚荣、狂妄自大、自负的人意识不到与安拉的联系,但是,放弃了短暂虚假的自我、放弃了自私、并在安拉的大道上纯洁自己的心灵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认识到与安拉的联合是多么令人喜悦。对于那些学习了伊斯兰律法、受到了真正的大师的指引、遵循了苏菲道路、清除了自大的人,乐园的大门对他们是开放的。

通过爱、谦虚、无我、达到“空”这个境界的人,他们的不好的一面可以得到改造,只有这样,一个人才能因为忍耐而最终穿过考验之针的针眼。

尤努斯·艾米热是伟大的苏菲诗人和导师,他解释说安拉的大道拒绝自负:

因为,用“我”来回答不是征服障碍的正确方法,

对于我们这些在门口等待的人来说,东张西望是不对的。

另一方面,仆人们不要认为心中获得了光明是因为自己的努力,事实是,他的心中获得的光明是安拉的礼物,他该为此深深地感谢他的主。如果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会因为这份神圣的祝福而自傲,他的自负会让他认为他所获得的成功都是源于自己的努力,而这种想法会最终毁灭他。有一些人,在受到了圣徒或先知的光芒的照耀之后,他们变得骄傲自大起来,结果,他们的命运又回到了黑暗之中。这样的结果阻止了一个人变成安拉真正的仆人,也妨碍了他成为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真正的追随者。在伊斯兰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戈伦(要了解戈伦,请看《古兰经》第28章 第76-83节)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因此,如果要避免在精神上落入陷阱,人们就应该注重能够在精神上给予慷慨馈赠的人,而不是那些馈赠物。在下面的诗里,鲁米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论述:

“要想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人们就必须离开娱乐场和旅店
(即:暂时的住处)。”

铁在火中被加热的时候,不要认为是铁发出了光芒――是火给予了它暂时的光芒和热量。

如果你从窗户里望见了满屋的阳光,不要以为这光亮来自窗户或屋子,这光亮来自太阳,它才是光明的源头。

太阳对因自己的光亮而骄傲的人说:“无知觉的、狂妄自大的人啊!稍稍等一下,当我降落在山峦的后面,或沉没于海洋的地平线时,你们就会发现真理。”

同样的,当躯体显现出温柔美丽时,你应该知道,真正的力量属于隐藏在躯体里面的灵魂。

理解了这一真理,并且放弃了自大的人,或者说从自大的魔爪中获得了自由的人,以及在躯体死亡前死去的人,作为他们的主给予他们的报酬,他们在他们的主那里获得了新生。在这个新的生命里,安拉成为了他们用来观看的眼睛、他们用来听的耳朵、他们用来行走的脚、以及他们用来把握的手。在这样一个境界里,仆人生活在与安拉的伟大的联系中,除了安拉,他们什么也看不见。尤努斯·艾米热这样说:

我发现了生命之中的生命,
把我的生命拿去吧!
我不再担心失去,
把我的物品拿走吧!

我已放弃了自负,
我已张开了双眼,
我看到了我的真主,
把我的恐惧拿走吧!

尤努斯,你的语言是甜美的,
你吃了蜜糖,
但我发现了蜜糖之中的蜜糖,
把我的蜂箱拿走吧!

一个人所能达到的精神的最高境界是只看得见安拉的迹象,而看不见其他任何事物,到达了这一层次的仆人完全地沉湎于安拉,他们深切地体会到了伟大的苏菲大师所表达的真理:

安拉显示了如此众多的迹象,于是,人们看不见他了,就好像太阳,当它的光芒变得强烈时,普通的眼睛就看不见它了。

这是见证安拉(mushahada)的终级阶段。这是用爱见证的阶段,换句话说就是,在这个阶段里,心已经清除了肉体的欲望和自大的束缚,不再是世俗之物的俘虏。达到了这一阶段的人,即使他在某个团体里与某些人在一起,但他确是与他的主在一起的,而当他与他的主在一起时,他又是与其他人在一起的。

下面这个事件向我们说明了当一个人身处拥挤的人群中时,实际上他是如何与安拉在一起的:

伟大的导师穆罕默德·帕日萨穿越巴格达去麦加朝圣,在市场上,他看见了一个脸色光亮的年轻人。年轻人是一个金店的主人,他看上去很忙,因为他的店铺前站了许多人。伟大的导师觉得很难过,年轻人正处于人生中最理想的虔诚礼拜的阶段,但他却被今世捕获,沉迷于世俗的事物。然后,他用心灵的眼睛观察,惊喜地发现年轻人的心是与安拉在一起的。这种境界被称作“异中有同”。这是指一个人感觉到安拉的存在,即使表面上他处于人群之中,但他却是仍然与他的主在一起的。

当一个人与他的主在一起时,他也同时与其他所有人在一起,这是先知们和安拉的朋友们所达到的境界,是鲜活的心灵具备的属性,又是分担他的教生们的疾苦的信号。

安拉的使者的夜行登霄(miraj)就是这种境界的强有力的佐证。他靠近他的主“相距两张弓的长度,或者更近些。”(《星宿》章 53:9 马坚译),这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能力。即使在这时,先知也想到了他的教生们,他这样祈祷道:“我的主啊!我带着我的教生们的缺点和罪恶来到你的面前。我的主啊!我请求你宽恕我的父母,宽恕我的教生们!”

从这些事件中看出了教训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为与安拉在一起而奋斗。在这种境界里,“我(安拉)成为了他用来观看的眼睛,成为了他用来听的耳朵”这一库德西圣训(即:hadith qudsi)变得显而易见了。上面提到的这种境界在下面这节经文中也有所体现:“你们没有杀戮他们,而是真主杀戮了他们;当你射击的时候,其实你并没有射击,而是真主射击了。”(《战利品》章 8:17 马坚译)。这种境界的最重要的特征是它是穆罕默德所达到的境界。教生中的伟大圣徒们因为对先知的不同程度的爱,也在不同程度上进入到了这种境界,即使他们不能完全达到这种境界,他们最终也会进入到诚挚的状态中去。

但是,完全达到这种境界的人却说:“我不是我自己,呼吸只来自于他。”

因此,当他们说“我”的时候,这种说法只是个隐喻,因为他们已经脱离了自我。艾斯拉·大德说得非常好:

我称之为我的东西是我;我指定的我是你。

我的灵魂和我的躯体都是你。

下面这首诗解释了自大是层面纱,人们必须把自己从这个面纱下解脱出来:

在这条路上,我发现
自我其实蒙蔽了我,
我学习、理解并认识到
自我其实蒙蔽了我。

小麦的种子最终会变成食物进入到生物的体内,并且变成该生物的一部分;

素日玛石(即:Surma,一种阿拉伯特产的矿石,可用来做眉笔等化妆品,对眼睛有好处。)被碾碎成粉末后就不再是一块石头了,把它擦在眼睛周围,它起到了增强视力的作用;

到达大海的河流不再是河流了,它变成了海洋的一部分;

同样的,受到了安拉的朋友的教导、关爱和祝福的人,他们的心中有着完美而神圣的知识,在靠近其他生物和世俗之事时,他们心灵已死,但现在重又获得了新生。

一天,特勒姆桑(今日阿尔及利亚东部的一座城市)的国王苏丹叶哈雅和他的随从一起在大街上行走。为他的荣耀折服的人们都站了起来,以示尊敬。他们鼓掌,并且喊道:“苏丹万岁!”但是,苏丹却看到人群的外面有一个人,他有着一张明亮的面孔。他好奇地问身边的人,那个明亮的人是谁?他们回答道:

――苏丹啊!他是来自突尼斯的著名的谢赫(sheikh),他像个苦修者一样住在山洞里。

苏丹感到非常好奇,他驱马向他走去。当他来到谢赫面前的时候,他问了他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盘旋在他的脑海中已经很久了:

――我可以穿着丝绸衣服礼拜吗?

突尼斯的谢赫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建议他去问他王宫里的学者。但是苏丹却坚持要求他来回答,于是,他不得不给出了他的意见:

――设想一条狗吧,它看见了一个死去的动物,于是就用这个动物的尸体填饱了它的胃,它从里到外都变得污秽不堪,但是在撒尿的时候,它却抬起一条腿,为的是不站尿溅在自己的身上!

苏丹高声叫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赫回答道:

――我想说,你的胃和你的身体承载了许多非法的重物以及对他人权利的侵害,尽管如此,你却还是问我你是否可以穿丝绸衣服礼拜!

这些深刻的话语触动了苏丹的心灵,他立刻脱下了丝绸衣服,把它们扔到了一边,然后,他把剑摔在地上,大声地向围绕在他身边的人宣布道:

――穆斯林们啊!原谅我吧,请为你们自己再去选择一位苏丹吧!

他成了突尼斯的谢赫的光荣的学生和追随者。

苏丹叶哈雅达到了这样的精神高度,当人们请求突尼斯的谢赫为他们祈祷时,谢赫这样回答他们道:

――请求苏丹叶哈雅为你们祈祷吧,因为即使我处于他的位置,我也可能做不到他做到的……如果这个世界上其他的苏丹知道他所获得的宝藏,他们将放弃所有而去寻求他的财富。

安拉的朋友们通过让学生们对自身的弱点、意向和世俗的环境进行思考而达到对他们进行教育的目的,因此,如果从上面的故事中得出“在伊斯兰中,做一个管理者是不好的”这样一个结论的话,这是不对的。上面这则故事的重点在于苏丹叶哈雅的精神境界,因为苏丹侵害了他人的权利,吃了违法的食物,因此采用了不同的方式对他进行精神方面的教导,清洁他的心灵,但是,从安拉的朋友的生活方式里可以找到大量的针对不同的精神境界,给予不同的教育方式的例子。例如,苏丹法蒂赫(1451-1481)是伊斯坦布尔的征服者,在他与阿克舍姆斯丁和阿卜勒瓦法的关系中,我们可以看到相反的教育方式的例子。在伊斯坦布尔被征服以前,伟大的导师阿克舍姆斯丁移居到了中安纳托利亚的咼优努克镇。他很担心苏丹法蒂赫会忽略自己作为苏丹所必须做的工作,因为后者正满心欢喜地专心于谢赫的教诲。另外一位大师阿卜勒瓦法因为同样的担忧而独自采取了行动,他给苏丹法蒂赫写了一封信,后者坚决要求与他见面:

“我们的苏丹法蒂赫有一颗敏感而痴迷的心,如果他进入到我们的世界里,并且深入地分享我们的精神上的愉悦,他就会不想回去履行他作为政治家的职责!但是,国家和伊斯兰社会作为一个整体被委托给了他,如果他放弃他的职责,而又没有有着相同能力的人代替他,国家和社会就会遭受损害,在这种情况下,安拉让我们对此都负有责任!

这里的精神氛围将占据他的灵魂,而他的物质财富就会流到这里来……这些钱将被用于寡妇、孤儿、陌生人、和穷人,这些钱将在我们的手中被花尽,而与此同时,对今世的爱也将进入到我们的学生的心中,从而扰乱我们的秩序。

我们在这里给我们的苏丹送去我们的祈祷和爱,他的心在我们的心中。既然社会需要如此,我们与他的关系就会是这样!”

艾则孜·玛赫穆德·胡达依在精神方面的教育是惊人的。

艾则孜·玛赫穆德·胡达依曾经是位法官。在他的导师穆罕默德·吾甫塔德的指导下,他放弃了所有世俗的地位和关系,他的导师对他采取的教育方式需要他这么做,最后,他所达到的境界已经使他可以对苏丹们进行教诲了。但是,尽管大师胡达依受到的教育方式是节制,当苏丹们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沉浸在世俗的荣耀里时,他却采取了不同的方法对苏丹们进行了教育,他教导他们从心中去除掉所有世俗的诱惑。因为这种教育方式,苏丹艾哈迈德一世与他的老师在思想上极为相像,以至于如果他不在自己的诗作上签名的话,人们就无法分辨出诗的作者是苏丹还是他的老师。

简而言之,无论是鼓励受教育者过充裕、富足的生活还是过节制、贫穷的生活,安拉的特别的仆人培养精神的方法都是能够被理解、并且应该被好好领悟的。学生的精神境界不一样,教育他们所采用的方法也是不同的。例如,尽管先知穆萨一再警告戈伦,他还是对此不能理解,他继续被自大支配,最终获得的是无比的懊悔。对于所有头脑健全、心智健康的人来说,他的结局无疑是一个充满了教训的警告。因此,在培养心灵的过程中,在众多的考验面前,最好的行为是根据个人的能力服从安拉而不问为什么,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却是要一个人诚挚地爱安拉的使者,并且全身心地追随他的完美引导。

关于这一点,伟大的导师鲁米说:“在完美的引导者的内心里找到了友谊,从而让心灵得到了净化的人是多么幸福啊!”凭心而论,大师鲁米的这句话是一个警告,即:我们应该培养能够永恒存在的、而不是只存在于这个物质世界的爱和感情。除非神圣《古兰经》滋润了我们干涸的心田,就像四月的春雨浇灌了大地,否则我们将永远不能获得像在属于穆罕默德的季节里所呈现出的广袤绿野。心灵的花园等待着善行的滋润,就像沉浸在爱中的土壤等待着春雨的浇灌。有了这些雨露的浇灌,再带着安拉的祝福,以及为获得造物主的喜悦而爱被造物,这样,怜悯和慈悲的花朵就会竞相开放,人们因此成为了整个宇宙的缩影,也因此认识到了作为最伟大的被造物,他的职责是什么――他就能够以主的眼光看,以主的听觉听,所有其他被造物都能够从他的手中、他的语言中、他的心灵里获益。

下面这则故事摘自《玛斯纳维》,讲述的是哈里发欧麦尔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对这一真理的一个很好的说明:

“拜占庭的大使来到麦地那(Medine-i Munawwara)参加一个政治会议。他问起了哈里发欧麦尔的宫殿,人们告诉他说:

――尽管整个世界都知道哈里发的名字,但他没有属于今世的宫殿。他的心就是一座闪光的殿堂,他所拥有的世俗财富只是一间小小的棚屋,那棚屋就像一间穷人家的小屋。但是,因为你的眼疾,你看不见他的精神的殿堂。

听到这些,拜占庭大使大为惊讶。他跨下马来,不去管他带来的礼物;他见人就问,到处打听伟大的欧麦尔的住处。因为太惊讶了,他对自己说:

――这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的确有这样一位国王,他像个幽灵般地躲在人们的视野之外。

他继续寻找,一位贝多因妇女告诉了他:

――你要找的哈里发就睡在那棵枣树下!人们都睡在床上,他却睡在沙地上!走过去吧,去看看枣树下那个伟大的身影(zil al-ilahi)吧!

大使走上前,看见了熟睡的欧麦尔。敬畏和钦慕占据了他的心。敬畏和爱本是相反的感情,可拜占庭的大使却惊讶地发现这两种情感在自己的心灵里被联系在了一起。他对自己说:

――我见到过国王,我得到过他们的赞赏,但我从未在他们面前感到过敬畏!现在,我对这个人的尊敬和热爱却占据了我的心。

睡在地上的哈里发,身边没有侍卫保护他,但我却全身发抖地站在他面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也许,这敬畏来自安拉,也许,这敬畏根本不是来自这个穿着粗糙羊皮袄
的人。

正当拜占庭的大使经历着精神上的震动,欧麦尔,愿安拉喜悦他,从睡眠中醒来。大使满怀敬意地向他问候,哈里发也向他表达了问候。然后,哈里发给了大使宁静与平和,他让大使进入了自己心中的王宫。哈里发用高雅的、意义深远的启迪性语言与他交谈,大使破碎的心得到了新生,他看到了哈里发的精神世界。

来到伟大的哈里发欧麦尔面前的大使本是一个外国人,但现在,他却变成了爱他的人。他从谈话中得到了巨大的快乐,他沉迷于此而忘记了自己。他忘记了他是一位大使,他忘记了自己还有消息需要传递。

看到了大使的积极反应,欧麦尔,愿安拉喜悦他,继续带着极大的热情与他谈话。他给他解释了不同的精神状态,他向他说明了在精神的大道上心灵所达到的不同境界。他谈到了时间以外的时间、安拉的伟大的朋友们的心灵所达到的高度、以及来到今世的心灵的终极飞跃(即:e.Zumrudu Anka)。

最后,真实的信仰之光照耀到了大使的心田,他因作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而皈依了伊斯兰,他也因此成为了幸福的商队中的一员。”

伟大的导师鲁米说:“老师是有资格的,学生是开放的,他们都愿意学习真理。

要确保这样的事发生:当引导者看到了有天赋的学生时,他欣然地在他纯洁的心田里撒播安拉独一信仰的种子。”

虔诚的人的脸散发出来的是和平宁静的光辉,堕落的人的脸流露出来的是黑暗与绝望。

如果心灵有朝向神圣的真理和智慧的能力,心灵的大师们的目光就会像磁铁一样吸引这些心灵。他们目光的威力来自那神圣的链条,大师们通过这链条完成了与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连接。安拉的使者是如此地纯洁高贵,他全身上下都散发出神圣的光芒,因此,他的身影绝不会落在地上。

素莱曼·恰拉比用优美的诗句解释了这一真理:

他从头到脚都是光芒,

光芒是显而易见的,光芒是没有影子的。

巴基斯坦的精神的建筑师穆罕默德·伊克巴尔有一次拜访刚刚从麦地那朝觐回来的人,与他们谈话时,他说道:

“你们已经拜访过麦地那了,在麦地那的精神市场里,你们都为自己购买了什么礼物?你们带来的这些世俗的礼物,像念珠、帽子、拜毯,这些东西总有一天会褪色、会被用坏,但你们带来了哪些礼物,它们永不褪色、永远给心灵以生命?

在你们带来的这些礼物中,有没有艾卜·伯克尔的忠诚与服从?欧麦尔的公正?奥斯曼的信仰、羞涩与慷慨?有没有哪一件礼物属于先知时期的快乐时光,它能抚慰今天遭受了众多痛苦的穆斯林世界?

伊克巴尔是一位伟大的伊斯兰诗人和思想家,他对穆斯林世界的痛苦深感难过,他因不能恢复伊斯兰精神而痛苦悲伤。

在一则圣训里,先知是这样说的:“今生和后世就像你的两个妻子,你喜欢其中的一个,另一个就会对你生气……”

一个人的心越是倾听世俗之物的呼唤,他与后世就离得越远。相反,如果他的心越是向往后世,世俗的快乐的呼唤就离他越远。

伟大的导师鲁米说:

如果你接受了其中的一个呼唤,你就听不见另一个!爱人对于自己所爱之物的对立物是听不见也看不见的。

但是,犹豫是灵魂的监狱,因为它妨碍你选择方向。

世俗的爱把你朝一个方向推进,精神上的爱把你朝另一个方向推动。它们都说“我的道路才是正确的道路。”

在通往安拉的大道上,犹豫是一个陷阱。向从不犹疑不绝的人致意吧,他们让自己摆脱了摇摆不定的困惑。

不知道礼貌、不懂得礼节的人啊!如果你想把自己从犹豫中拯救出来,那就为自己寻找品德高尚的人的指导吧!如果你不想不知所措地到处瞎逛,那就选择安拉的朋友行走的大道吧,它会把你带入难以形容的美景之中。否则的话,你会远远地逃离玫瑰花园,错误地认为那是一片火海,而因此,你被剥夺了欣赏美景的权利;或者,你会追逐今世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你以为那是救命的甘泉,但那实际上不过是无法下咽的炙热的沙土。

如果你不想陷入这种困境,就不要用木然堵塞你心灵的耳朵!听一听安拉的朋友们的话语吧,变成安拉的使者的大道上的刻提米尔
(即:Kitmir,岩洞和碑文的主人的狗)吧!

爱的队伍将继续行进下去,直至审判日,热爱先知的心灵的泪水是这支队伍的给养和支持。尤努斯·艾米热有着一颗温柔的心,他用优美的行为表达了这个观点:

安拉的使者啊!让爱你的人被你的爱燃烧吧!

安拉的使者啊!让畅饮了爱的美酒的人心满意足吧!

对那些爱你的人,
请为他们求情
对于信士们的躯体来说,
安拉的使者啊,你就是生命!

我爱这美丽的面庞,
我是玫瑰园中的夜莺,
安拉的使者啊,
让爱你的人在火中燃烧吧!

祝福和问候是给那些接近达到“完美信仰”的人的,他们效仿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品性,分享他的精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