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萨沃夫中行为的重要性

先知的教生中有一个人名叫艾卜·达尔达,他曾被任命为大马士革的法官。由于他的职业,他常与罪犯打交道。一次,在一宗罪案已经宣判完毕,结案了之后,他又听到有人在骂这个罪犯。艾卜·达尔达走进人群,问他们道:

“看到有人掉进了井里,你们会怎么做?”

人们回答说:

“用绳子把他救上来。”

“那你们为什么不去救这个掉进了罪恶之井的人呢?”

人们非常惊讶,问道:

“你不恨这个罪犯吗?”

艾卜·达尔达回答道:

“我不恨他这个人,我只恨他的行为。”

艾卜·达尔达是想给信士们一个教训,他采用的方式是先知(愿主福安之)处理问题的方式,他在这个事件中显现出来的智慧是塔萨沃夫的精髓,即给罪人反省、后悔和在仁慈、爱与宽恕的海洋中获得重生的机会,从而避免罪犯陷入到自己犯下的罪孽中去。艾卜·贾赫勒是多神教徒的头目,是伊斯兰的大敌,但先知(愿主福安之)始终以友善的态度邀请他皈信伊斯兰来取代指责和惩罚他的罪过。

全能的安拉向忏悔的人显示了他的深远的爱和仁慈,如果罪人忏悔,他就宽恕他的罪过、洗掉他的过去。安拉说:“惟悔过而且信道并行善功者,真主将勾销其罪行,而录取其善功。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准则》25:70)

心中没有爱和仁慈的人,他们既是自己的敌人,也是人类的敌人。但安拉的朋友们,如哲拉鲁丁•鲁米和尤努斯•艾米尔,不管环境如何糟糕,条件如何恶劣,他们还是能够传播爱和希望——我们在上文已经有所叙述了——这也是所有穆斯林都应该具备的品质。阿卜杜拉·鲁米·埃矢瑞夫奥鲁这样解释了苏菲道路:“为了朋友,像吞下糖果一样地吞下毒药吧。”

对待罪人的态度,玛赫穆德·萨米为我们树立了好榜样:一天,他的一个学生因为心情沮丧而敲响了他的房门。这个学生完全醉了,开门的人非常生气,问他道:“你在干什么?你不知道自己正在拜访的是谁吗?”可怜的学生回答道:“难道还有别的地方能像这里这样接待我吗?”大师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从屋里走了出来。他把年轻人让进了屋里,用爱和怜悯安慰受伤的心,并帮助他克服了遇到的困难,这使得年轻人非常后悔自己犯下的错误。后来,这个学生成为了一个非常虔诚的人。

塔萨沃夫主张用积极、正面、友善的态度对待全人类。他们不是死盯着别人的缺点不放,而是非常注意别人的优点,并积极主动地帮助别人发扬这些优点。但塔萨沃夫对罪的态度并不是放任和随意。塔萨沃夫不容忍罪恶,但主张用爱和仁慈对待罪人,赢得罪人的心,从而达到帮助他们摆脱罪恶的目的。就塔萨沃夫的观点来说,犯了罪的人就像一只折断了翅膀的鸟儿,需要关心和爱护。塔萨沃夫的目的就是帮助犯了罪的人,用爱和怜悯抚平罪人精神上的创伤。他们为了安拉而做这些善举——为了安拉而爱和关心是最有效的精神安慰剂。

欧麦尔·本·哈塔卜(愿主喜悦他)说过这样一件事:

有一个人名叫阿卜杜拉,他有一个绰号叫黑玛尔(驴子的意思),他经常逗先知(愿主福安之)笑。但是有几次,他因为喝酒而被鞭打。一天,他又因为喝酒而被带到了先知(愿主福安之)的面前,人群中有人激动地大声说道:“安拉啊,诅咒他吧!因为同样的事情他已经来到(先知)这里多少次了!”先知(愿主福安之)说道:“不要骂他。向安拉发誓,我知道这个人爱安拉和他的使者。”(布哈里)

仅仅因为是人,人类就在所有被造物中占据了最高地位,即使恶劣的行为和品性也不能动摇这一地位,因为每一个人都承袭了一点安拉的属性。人的自身拥有这些神圣的属性,尽管大多数罪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因此而拥有的价值和地位。这就好像玄石,尽管落入泥中,它仍然是来自乐园的尊贵的石头,它的价值不会因为沾上的泥巴而有所降低,穆斯林们会争先恐后地把它归于原位,然后用眼泪清洗上面的泥尘。人也是这样,人来自乐园(即人类的始祖阿丹来自乐园),尽管会犯下罪行,但真主的属性并未从他身上分离。

好医生不会因为病人的毛病生气,尽管疾病的出现是因为粗心、疏忽、懒惰和其他缺点,但是,好医生却会更注意病人的病痛而不是没完没了地指责他们的缺点。医生着急的是给病人抓药治病,不是浪费时间生病人的气,塔萨沃夫对待犯罪人的态度正是这样。当苏菲们看到社会中存在的精神疾病时,他们着急和专注的是如何治愈它们,而不是抱怨。给掉进水里的人抛出救生衣是救人之道,不管这个人是否是因为自己的错误而掉进了水里。塔萨沃夫是精神的“救生衣”,罹患精神疾病的人应该抓住塔萨沃夫这件“救生衣”。海拜尔战役后,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阿里啊,把一个人引入伊斯兰比得到从日出到日落时出现的所有东西都好。”

全能的安拉也告诉了我们拯救一个人的价值有多高:“……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众人。……”(《筵席》5:32)

以物配主、否认安拉的存在是人犯下的最大的罪,但拯救人脱离这项大罪的办法却是善言和善行。安拉派穆萨(愿主赐他平安)去法老那里时,他命令穆萨温和友善地说话。对信士们来说,成功地把他人引进伊斯兰是最大的成功,是获得拯救的桥梁。安拉并非不知道法老的暴虐,但他仍然命令穆萨温和地对待他,为什么?因为安拉在通过穆萨教给我们如何传播和宣扬伊斯兰。

在向别人宣传伊斯兰时,我们应该友善、温和,即使对方是像法老一样的伊斯兰的敌人。我们不应该被自己的好恶驱使,不应该粗鲁地对待非穆斯林。威胁和谩骂不是伊斯兰的方式,鲁米说:“好好理解安拉对穆萨说的话吧:‘温和地对法老说话,用友好的态度对待他。’这是因为,把水兑进滚开的油里,这只会引起烧毁锅和油的大火。”

下面这节经文告诉了我们安拉是让先知(愿主福安之)如何对待我们(即穆斯林团体)的:

“只因为从真主发出的慈恩,你温和地对待他们;假若你是粗暴的,是残酷的,那末,他们必定离你而分散;故你当恕饶他们,当为他们向主求饶,当与他们商议公事;你既决计行事,就当信托真主。真主的确喜爱信托他的人。”(《仪姆兰的家属》3:159)

许多经文都提到了如何向别人宣传伊斯兰,下面这节经文对于宣传伊斯兰是又一个非常重要的指导:“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你应当以最优秀的态度与人辩论,你的主的确知道谁是背离他的正道的,他的确知道谁是遵循他的正道的。”(《蜜蜂》16:125)

对待罪人和不信道者要宽容和友善,对待信士也要如此。我们是人,所以,即使是那些用最可能实践伊斯兰的方式实践伊斯兰的人也一样会犯错误。用粗暴的态度纠正别人的错误可能得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我们的粗鲁可能导致他们犯下更大的错误。人本身是厌恶无礼的,父母的态度傲慢,儿女一样不能接受。再好的忠告,如果没能让对方感受到足够的尊重,它的价值也就被粗鲁之风吹得无影无踪了。

人实际上是很脆弱的,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对于犯了错的人,我们应该让他们想起,或认识到自己本身具有的价值,帮助他们唤醒被赐予的精神力量。先知(愿主福安之)告诫我们,来要粗鲁地对待信士,因为那是罪,也不要因为对方处境不佳就不尊重对方:“无礼地对待自己的穆斯林兄弟是罪。”
(艾卜·达吾德,穆斯纳德·艾哈麦德)

百子米阿拉姆是奥斯曼帝国时期的一位贵妇人,她在大马士革建立了一个基金会,为的是帮助在工作中不小心损坏了东西的劳动者,这样,当仆人或干活的人不小心打坏了东西时,他们不至于过于担心或感觉太糟,从而也从侧面保证了他们的诚实和人格的尊严。

我们应该用友善、怜悯的心传播伊斯兰,应该把传播伊斯兰当成自己义不容辞的任务,并时时反省自己。安拉说:“……他足以彻知他的罪过。”(《准则》25:58)

在另一节经文中,安拉说: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应当远离许多猜疑;有些猜疑,确是罪过。你们不要互相侦探,不要互相背毁,难道你们中有人喜欢吃他的已死的教胞的肉吗?你们是厌恶那种行为的。你们应当敬畏真主,真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寝室》     49:12)

能够实践上述经文的人知道,今世与后世并不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世界。今世与后世是互相连接的,因为我们都要从今世跨入后世。奥斯曼帝国的创建者奥斯曼尕兹就是依照这节经文生活的人,他的老师谢赫艾德巴利给过他这样的忠告:

我的孩子,你现在是国王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可以愤怒,但你要忍耐,如果我们要离开你,你要让我们回心转意,我们可以抱怨,但你要耐心,我们可以软弱和犯错误,但你要宽容,如果我们分裂和争斗,你要公正,如果我们错误地理解了你,你要原谅我们……我的孩子啊,从现在开始,当我们分裂时,你要把我们联合在一起,当我们懒惰时,你要鼓励、警告和改革……

对统治者来说,这段警告是无价之宝——为了安拉,他们必须宽恕。在任何情况下,他们必须显示爱与怜悯!

当先知(愿主福安之)想纠正某人犯下的错误时,他会向整个社团指出这个错误是什么。但他只会谈论这个错误,不会指出犯错误的人,从而避免让犯错的人感到难堪。他会说:“是什么让我看到了这个或那个?”好像是他不应该看到这个错误一样。

这就是苏菲的态度,为的是不让犯错的人难堪。安拉的大道是赢得、安慰人心,而不是伤害它们。尤努斯·艾米热说:

心是安拉的宝座,

安拉看的是心,

两世的亏折者

是伤害心灵的人!

原谅有罪的穆斯林,用友善回应粗鲁和伤害,这是好信士的特点。优秀的信士甚至为有罪的穆斯林的安宁和康健祈祷,为他们今后两世的幸福祈祷。先知(愿主福安之)去塔伊夫城传播伊斯兰时,人们用石头砸他,先知(愿主福安之)祈求安拉宽恕他们而不是惩罚。先知(愿主福安之)从未祈求过安拉惩罚那些伤害过他的人,他祈求安拉宽恕麦加的多神教徒——这些人强烈地、不择手段地反对他。因为他的祈祷,许多本来残暴的人皈依了伊斯兰,成为了穆斯林。《古兰经》说:“善恶不是一样的。你应当以最优美的品行去对付恶劣的品行,那末,与你相仇者,忽然间会变得亲如密友。”(《奉绥来特》41:34)

先知(愿主福安之)还说,不要“以怨报怨”,用善行回报强加于你身上的劣行吧。(提尔密济)

如果我们确实如圣训所说的那样做事的话,敌人也会变成我们的朋友,我们的朋友会变得与我们更加亲近。在今天的西方世界里,唯物主义的生活方式正在毁灭人类,于是,为了逃避残酷的唯物主义思想带来的巨大的精神压力,人们转向一些神神秘秘的事情,希求从那里得到安宁。向西方人传播伊斯兰时,塔萨沃夫的仁慈、友爱的原则是非常适用的。许多西方人因为读了鲁米、伊本·阿拉比的作品而皈依了伊斯兰,因为从他们的作品里,人们找到了心灵的安慰和精神的需要。有一个现像是非常值得注意的,在今天的西方社会里,最畅销的书都与塔萨沃夫有关。所以,我们应该响应鲁米的号召:“快来呀!快来呀!不管你是谁,就算你是个非信士,就算你是个拜火教徒,一个不信道者!我们的家园并不是一间没有希望的房屋,快点来吧,哪怕你违背诺言一百次!”

我们所需要的,正是鲁米诠释出来的这种完全的、囊括一切的慈悲和爱。他所号召的宽容旨在通过安拉的仁慈和怜悯把人类带到伊斯兰里,带回到纯洁的本性中去。但鲁米并没有说接受人类犯下的所有错误,更没有说让犯错误的人就那样吧,不加以纠正。他的目的是要治愈人类的精神疾病。苏菲的心就像维修店,破碎的心在那里可以得到修复,所以,他的号召是针对迷茫、疏忽的人,而不是针对完美的信士的。当宗教变得越来越弱而人们又对此无知无觉时,我们需要用苏菲的方式——无私的爱、慈悲和容忍——邀请人们进入伊斯兰。这是唯一一条切实可行地拯救终日被苦恼包围的人的路,一条全身心服从安拉的路。

如果罪对社会是有伤害性的,是毁灭社会秩序的,这样的罪是不能被容忍的。为了一己之利而不惜毁坏社会的人,他们不配享有我们的爱和容忍。普通人厌恶罪和罪人不是一件坏事,因为这表明他们想用这种方式远离犯罪,而对他们来说,要想远离罪恶,首先必须得讨厌罪恶。对无知、疏忽的人来说,罪好似煽情的音乐,使你被吸引,使你倾向它。因此,罪至少有两方面的伤害,一个是让人更容易犯罪,一个是引起安拉的愤怒。我们应该容忍罪人,但不是罪恶本身。

下面是阿纳斯·本·马立克的传述:

先知说:“(关于宗教),让事情对人们变得容易,不要让它们给人们困难,给人们好消息吧,不要让他们逃跑了。”(布哈里)当然,这首先是要不伤害宗教原则,不偏离正道。

我的主啊,请让我们成为获得了神圣的智慧和爱的人群中的一员吧,请我们的心成为为了安拉而爱安拉的创造,请让我们的心成为这样的爱和仁慈的源泉吧,请用美丽和优美的报酬代替我代替我们的罪和丑陋。主啊,请让人类生活在和平与爱中,请保护我们远离各种灾难和不幸吧!

阿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