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让人获得新生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出生在一个充满残忍、不公正的社会里,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蒙昧年代,就是在这样一个无知的社会环境里,他所散射出来的伊斯兰的爱与仁慈将蒙昧年代转变成了幸福时代,将原本残忍、不公正的社会转变成了充满爱与仁慈的社会。就像夜晚的明灯,伊斯兰照亮了人类漆黑的人生,给人类带来了光明。同样是这些人,在伊斯兰出现之前和之后,他们判若两人。因为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伟大性格,因为伊斯兰的公正美丽,这些人彻底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穆萨伯·本·乌玛伊尔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天,穆萨伯和朋友阿萨德·本·祖瑞拉一起去阿巴德·阿什哈尔和扎法尔两个部族,去劝说他们皈信伊斯兰。这两个部族的酋长分别是萨德·本·穆阿克和乌撒伊德·本·胡达伊尔。萨德·本·穆阿克曾质问过乌撒伊德:“为什么你不阻止这些人到这里来欺骗我们中的穷人和头脑简单的人?”因此,当乌撒伊德看见穆萨伯和祖瑞拉时,他立刻举起了长矛,大声向他们喊道:“要是还想活命,就赶快离开这里!”穆萨伯沉稳地回答道:“请你先平静下来,听我说。我带了个消息给你,你是很聪明又有智慧的人,你先听我说我要说的——也许你会接受;如果你不接受,你可以拒绝。”乌撒伊德把矛放在了一边,同意让穆萨伯先说。穆萨伯用优美、适当的语言讲解了伊斯兰。听完穆萨伯的讲解后,乌撒伊德皈信了伊斯兰,然后,他回到萨德·本·穆阿克那里,对他说:“我听了他们要说的话,我发现他们说的没错。”

萨德很不高兴,于是亲自找到了穆萨伯。他拔剑在手,命令他们赶快离开。穆萨伯还是没有急匆匆地回答他,他还是用平和、友善的语言与他交谈。借助高超的智慧,穆萨伯用恰当、美好的语言传达出了伊斯兰的本质。就像他的朋友乌撒伊德,萨德也一样接受了伊斯兰传达出的神圣讯息,成为了穆斯林。

伊斯兰到来以后,阿拉伯人丢掉了残暴、好斗的性格。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品性对阿拉伯人的影响非常生动和深远,他们以先知为楷模,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从无知的野蛮人变成了心中充满了怜悯与爱的高尚的人。他们明白了,伊斯兰是来解救人类,而非毁灭人类的。他们将这样一句话刻在了历史的书页上:杀戮的人需要在精神上重生!

鲁米也说过,人们知道,在仁慈与善良面前,撒旦是弱小无力的:

当仁慈的海水奔涌时,岩石都能啜饮生命之水;

小小的埃尘强大了起来,大地也披上了金色的绸缎;

沉寂在地下多年的他从坟墓里出来了,受诅咒的魔鬼……

大地一片葱郁,树木重又长出了绿叶,结出了果实;

(《玛斯纳维》V, 2282-85)

先知(愿主福安之)宽恕了许多有罪的人,这些人本来完全有理由被处以极刑。他甚至宽恕了杀害他亲爱的叔叔汉姆扎(愿主喜悦他)的瓦赫什。先知(愿主福安之)对人类的爱和怜悯总是超越他的愤怒。许多残忍、乖戾的人都被先知(愿主福安之)的爱所溶化而成为了仁慈之园中的玫瑰。一位诗人曾这样描述过伊斯兰到来之前的社会状态:“一个人如果没有牙齿,他的兄弟就会吃了他。”从这句描述中,我们可以对当时的社会残忍之风略见一斑,但伊斯兰把人们从无知与残忍中解救了出来。

暴虐、残忍的人变成了心中充满了爱和怜悯的人,这种转变在亚尔慕克战役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战争中的伤者,为了让自己受了伤的穆斯林兄弟先喝上水,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把到了嘴边的水又推让出去——要知道,在那个特殊的时刻,先喝着水意味着先得到生还的机会。

先知(愿主福安之)为人们树立了仁慈与爱的榜样,不管朋友还是敌人,人人都感受到了他的完美品格,都受到了他的伟大性格的影响。许多多神教徒,一方面坚决地反对着伊斯兰,但另一方面,却又不得不发自内心地承认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正直、诚实、仁慈和宽容。上个世纪,在荷兰的海牙,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思想家们为评选对人类产生巨大影响的历史人物而聚集到了一起,他们一致认为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对人类最有影响的历史人物。在这里非常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评审委员会的成员们都是基督徒。

把自己的心交给伊斯兰并愿意为宗教服务的人知道,伊斯兰的目的是拯救人类,是给人容易以便让人更容易地达到完美。能够以安拉喜悦的方式为人类服务的人,是在其他人身上看得见安拉的创造的美丽的人,是认识到人类被安拉塑成了最完美的被造物的人。这样的人,他们的心是被唤醒的,灵魂的美丽被释放了出来,他们是感悟到了真理的……

伊斯兰非常强调心灵教育,因此,在伊斯兰历史上出现了许多令人敬重、钦佩的人,他们的道德让非穆斯林也敬佩有加。因为先知(愿主福安之)树立起的活生生的榜样,因为先知
(愿主福安之)的教育,那些曾经被私欲掌控的心灵、曾经在残忍中生活的人,全都变成了闪烁着天使般仁慈光芒的明星。欧麦尔·本·哈塔卜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伊斯兰到来以前,他亲手活埋了自己的女儿,但当伊斯兰的光芒照耀到他身上之后,他变成了一个甚至不能忍受蚂蚁受伤害的人。许许多多的人生被伊斯兰彻底改变了。通过把仁慈和爱注入到人的心中,伊斯兰让人超越了本性中恶的一面,最大限度地发挥了本性中善的一面,从而帮助人类朝着永恒的幸福迈进。

伊斯兰就是来拯救人类的。土耳其诗人尤努斯·艾米尔说:

让我们互相帮助吧,

让我们把事情都简单化吧,

让我们爱和被爱吧,

因为——没有人能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

把爱和仁慈挡在心灵之外的人,他们不光是别人的敌人,还是自己的灵魂的敌人,因为他们封锁了自己的精神获得营养的道路,与之相反的是,安拉的朋友们,如哲拉鲁丁·鲁米和尤努斯·艾米尔,不管环境如何糟糕,条件如何恶劣,他们仍然能够传播爱和希望,因此,他们能够像乐园里的玫瑰花一样,受到众人的尊敬和爱戴。

玫瑰花的品质是穆斯林们应该具备的品质:虽然身处荆棘之中,但它永远都能散发出自己的芳香。真正的信士就像玫瑰花,他们总能用好似孕育了一冬的浓郁芬芳传达仁慈和爱的信息。鲁米说:“在今世里种植荆棘的人受到了警告,他们的身影将不会出现在玫瑰园中。”(《玛斯纳维》,II, 153)

鲁米还说:

在月亮的脸上寻找缺陷,这简直就是在乐园里寻找荆棘!

荆棘的采拾者啊,如果你能进入乐园,你将除了你自己,找寻不到任何荆棘!(《玛斯纳维》,II, 3347-48)

我们的先人曾经非常仁慈地对待俘虏,曾有人这样说过:“仁慈啊,你简直就是一位强制的君王,你甚至让我爱上我的敌人了!”

但是今天,唯物论者和否认信仰的人把伊斯兰和恐怖主义混在了一起,这是人类从未有过的大灾难。恐怖主义源自于爱和仁慈的缺乏,恐怖分子的心中从来没有过这样高贵的情感,但伊斯兰却是能够用爱和仁慈把铁石心肠感化的宗教。伊斯兰强调的是爱和仁慈,强调不带任何歧视公正地对待所有人,不管对方是否是穆斯林。

有一个例子是这样的:对那些想了解伊斯兰的部族,先知
(愿主福安之)曾派老师给他们。在穆阿耐事件里,先知(愿主福安之)派出去的老师被非信士抓住后全部杀害了。这件事之后,在需要派遣老师去某个部族时,先知(愿主福安之)总是再派一些士兵保护他们。先知(愿主福安之)告诫士兵们,他们手里的武器只能用来保护被护送的老师。但是有一次,哈利德·本·瓦利德,他是护送小分队的队长,用手中的武器侵袭了一些人和他们的财产。听到这个消息后,先知(愿主福安之)三次祈祷道:“我的主啊,我与哈利德所做的事情无关!我对他的行为感到难过!”然后,他派阿里去补偿那些受到了侵袭的人,补偿范围甚至包括了他们的狗。(《伊斯兰的历史》,I,525-27)

在对待非穆斯林这个问题上,奥斯曼帝国完全效仿先知(愿主福安之),他们不强迫非穆斯林接受伊斯兰,也不试图用武力改变别人的文化,相反,他们把非穆斯林看成自己的被保护者,因此,波兰人说:“除非奥斯曼的马匹从维斯瓦河里喝水,否则我们获得不了自由……”

当奥斯曼帝国包围君士坦丁堡时,一些拜占庭的贵族建议从罗马教皇那里寻找帮助,但其中一位贵族的话非常有意思,他说:“我更愿意在君士坦丁堡看到土耳其人的头巾,而不是教皇的王冠。”

今天,我们仍然应该承袭传统的伊斯兰智慧和心态,即为了安拉而爱全人类。这与政治无关,这完全是为了获得安拉的喜悦。

苏菲们的爱和仁慈是那么的敏感和温柔:在一次旅行途中,艾卜·亚孜德·阿-比斯塔米来到一棵树下,在那里稍事休息后,起身继续赶路了。走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自己的背包上有一只蚂蚁。这只蚂蚁是他在树下休息时爬到他的背包上的。想到这只小蚂蚁就这样离开了自己的家,他顿时心生怜悯,于是,不顾旅途的劳顿,他返回树下,把小蚂蚁放了回去。这是安拉的创造物的权利,即使是一只小蚂蚁,它也应该被尊重。伊斯兰给穆斯林筑就了伟大的心,拥有这样伟大的心的人是仁慈、宽厚、充满爱意、尊重他人权利的!

今天,这个世界上充满了不公正和对无辜者的滥杀,这是人类追随私欲,忽视精神修养的结果。改变现今这种可怕可悲的社会状况的唯一办法是人一定要认识到,今世里的一切都是暂时的、短暂的,只有伊斯兰才是真理和正道。响应伊斯兰的号召是改变悲剧的唯一办法。

我们真正的未来是永恒的后世生活,今世不过是为后世做准备的场所而已。诗人尤努斯·艾米尔说:“为了造物主而爱他的创造吧!”贪婪的、心中缺乏怜悯和爱的、狂妄而又专横的人啊,这句话难道不是让你们获得后世幸福的良药吗?!如果你的心中只有一点点尤努斯心中的爱,这份爱也会保护你不致犯下可怕的罪恶,如果你被他的话引导,你的心将摒弃私欲的黑暗,取而代之是的对全人类的爱和公正!

有一点我们必须说明,伊斯兰不能被有些人出于某种政治目的而被利用,所以,我们必须谨慎,要把虔诚的宗教人士和利用宗教达到自己目的的人分开。在伊斯兰的历史上,哈瓦利吉派就是这样一些人,他们以伊斯兰的名义杀害了无辜者,但其真正目的却是为了获得政治权力。还有一些人利用伊斯兰为他们的罪恶目的辩护。邪恶的人,利用珍贵的情感和宗教概念来达到自己肮脏的目的,他们既伤害了宗教,也伤害了虔诚的人的心。但是,鲁米说,他们最终要为自己的恶劣行径付出昂贵的代价:

许多人都像食肉动物,当他们说“祝你平安”时,不要相信他们,

他们的心是魔鬼的房屋——不要听他们的鬼话,……[1]

鲁米还告诫纯洁的人,让他们注意远离邪恶的人:

他一边在你的耳边虚伪地说“我的爱啊”,一边但却像个屠夫一样剥去他们的所爱的皮,……(《玛斯纳维》,II, 258-9)

恐怖分子用“人”这个字掩盖他们的残忍和无情,如果他们是意识形态的拥护者,他们会传播腐蚀人类的观点,如果他们是诗人,他们会毒害别人的心灵,如果他们是说教者,他们会传播不道德。鲁米揭露了这些人的本质:

如果他拿了一枝玫瑰,玫瑰会变成干草,

如果他去看望朋友,他会像蛇一样的咬他的朋友。(《玛斯纳维》,II, 154)

一句话,这样的人是灵魂的杀手,他们蒙蔽别人的眼睛,麻木别人的情感,用无人性的手段把人变成野兽。他们激发人类情感中的复仇和好斗,以此左右逻辑和理智。在整个人类历史上,这样的人都是人类的大敌。全能的安拉是这样描述这些人的:“有人对他们说:‘你们不要在地方上作恶。’他们就说:‘我们只是调解的人。’真的,他们确是作恶者,但他们不觉悟。”(《黄牛》2:11-12)

屠杀文明不是宗教行为,圣战与它毫不相干。借宗教的名义为自己的罪恶辩护的人是被安拉弃绝的人,安拉在《古兰经》里已经说得清清楚楚的了:

“……除因复仇或平乱外,凡枉杀一人的,如杀众人;凡救活一人的,如救活众人。我的众使者,确已昭示他们许多迹象。此后,他们中许多人,在地方上确是过分的。”(《筵席》   5:32)

神圣的《古兰经》告诉我们,杀害一个无辜如同杀害了所有人,因为他侵犯的是人类生命的神圣不可侵犯性。滥杀无辜的人给别人树立了害人的榜样,这种行为是鼓励谋杀的祸根,因此,枉杀一人如同枉杀众人。在伊斯兰里,杀戮是大罪,犯此大罪者在后世要受到安拉的谴怒!相反,拯救生命、阻止杀戮或清除掉杀戮诱因的人,哪怕他只拯救了一个人,也如同拯救了所有人。

鲁米把伊斯兰比作了生命之泉,他说,没有人在生命之泉的泉边死去:“在生命之泉那里,没有人会死去。”(《玛斯纳维》,VI, 4218)

伊斯兰的所有法规和原则都旨在从身体和精神两个方面保护人的生命。伊斯兰把真实的信仰带给了人类,它鼓励行善,把仁慈、为他人服务、学习、谦虚、友善、公正注入到了人的心中。尤其在斋月里,伊斯兰用强烈的精神氛围包裹穆斯林,鼓励他们行善。斋月里的封斋让穆斯林们体会到了穷人的艰难与不幸,他们的心因此而向穷人靠拢,因此而在身心两个方面照顾和关怀贫穷的人。

莱买丹月是仁慈、吉祥的月份。在这个月里,封斋、礼泰拉威哈拜、施舍、戒房事,这些都帮助人们控制自己的私心杂念,帮助人们把善和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