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模范生活和在众先知中的地位

先知(愿主福安之)的生活方式为人们竖立了最好的生活的榜样。他是宗教领袖的楷模,是国家领导的典范;他是那些进入神圣的爱的花园的人们追随的榜样;对那些受到了真主馈赠的人来说,他是感激与谦逊的楷模; 在最受质疑的时间和地点,他是忍耐和服从的典范。他乐善好施,淡薄金钱;他怜恤家庭,对弱者、孤独的人和被奴役的人极为仁慈;他还是宽恕罪恶的楷模。

如果你富有,想一想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谦逊与慷慨吧,他赢得了整个阿拉伯的统治者的心!

如果你弱小,就看看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在麦加的生活吧——那时的麦加被多神教徒统治、压迫着。

如果你是一个洋洋得意的征服者,请看看勇敢的先知(愿主福安之)在白德尔和侯奈因取得胜利后是怎么做的。

如果你失败了,愿安拉保佑你; 请记住,在吴侯德战役后,先知(愿主福安之)曾经带着尊严、勇气和托靠安拉的信念逡巡于烈士的墓地和受伤的教生之间。

如果你是一位老师,请想一想先知(愿主福安之)是如何在清真寺的学校里向苏菲们(Ashab al-Suffa)[1] 温柔而敏锐的传播真主的制
度的。

如果你是一名学生,想一想先知(愿主福安之)是如何跪坐在值得信赖的吉卜利里大天使(Jibril al-Amin)的面前的吧。

如果你是一名传道者,或是一位诚实的精神领袖(murshid),请聆听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声音,他曾把智慧传播给他的教生。

如果你想保卫真理,并把它传播给其他人,使之存续下去,但却没有一个帮手,那么,请看一看先知(愿主福安之)是如何做的吧:他在麦加宣传真理,反对压迫者,同时又邀请他们皈信真理。

如果你打败了你的敌人,挫败了他们的反抗,赢得了胜利; 如果你破除了迷信,宣扬了真理,就请想一想先知(愿主福安之)在他收复麦加那天所做的事情吧:他是作为胜利的指挥官进入到这座圣城的,但他却如此谦逊,他只是骑在他的骆驼上,就像他在礼拜中叩首一样——这是对真主的跪拜,是向安拉表达的感激之情。

如果你是一个农民,请以先知(愿主福安之)为榜样吧:在征服了巴尼·纳地尔、海巴尔绿洲、和斐达克之后,他选择有技术的人用最高效的生产方式开发和管理这些土地。

如果你孤独,没有亲人,就想一想艾卜杜拉和阿米娜的清白的孤儿吧,他是他们俩深爱的唯一的儿子。

如果你是一名青少年,请想一想先知(愿主福安之)吧,当他还是个青年人,还未成为先知的时候,他在麦加做过牧羊人,照管伯父艾卜·塔利卜的羊群。

如果你是一个生意人,出外去做生意,请想一想最荣耀的人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如何把商队从麦加带到了叙利亚的布斯热的吧。

如果你是一名法官或仲裁者,请想一想先知(愿主福安之)在解决麦加部族之间的纷争时所表现出来的公正和远见卓识吧——当时他们已经剑拔弩张,争执着谁更有资格把玄石(黑石:Hagar al-Aswad)放回去。

请再一次把你的眼睛朝向历史,看一看先知吧:在麦地那的清真寺里,他平等地对待富人和穷人,他用最公正的态度判决他们之间的争端。

如果你是某人的丈夫,请仔细看一看先知(愿主福安之)纯洁的生活吧,请仔细想一想他的怜悯和深厚的情感吧。

如果你为人父母,请向法蒂玛的父亲,哈桑和侯赛因的祖父学
习吧。

不管你受过什么样的教育,无论你身处何地,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你会发现,他永远都是完美的榜样、老师和指导者。

他是这样一位完美的老师:以他为例,你可以纠正所有错误,改变生活的混沌状态,并使你的生活进入到秩序当中。通过他明灯般的指引,你能够克服生活中的困难,获得真正的幸福。

事实上,他的生活就是由最端庄的花朵和最纷芳的玫瑰组成的花束。

如果你发现这个世界充满了正义,友爱之情把富人和穷人联系在了一起,如果富人及时向穷人提供帮助,如果强者保护受压迫者,如果健康的人帮助生病的人,如果富有的人照顾孤儿,抚恤寡妇,那么,你可以确信,所有这些善良的行为都继承于先知和他的教生们。

在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生活中,上述事实显而易见。这是因为,作为先知,他已经达到了品德的顶峰。甚至公正的非穆斯林也觉得有责任接受并欣赏他的完美。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在他的著作《关于英雄——英雄崇拜与历史中的英雄》一书中表达了对先知(愿主福安之)的看法。[2]在这本书中,卡莱尔找了一些被称作最好的诗人、最棒的指挥官等等在各行业中最有才干的人来分析这些英雄们的生活和工作。卡莱尔是一个基督徒,他在书中坦言他的信仰,但同样也是在这本书中,他把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作为众先知中的最佳者加以分析、描述和肯定。

本世纪中叶,在荷兰的海牙,一些著名的学者和思想家选举出了他们认为的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一百位人物,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被排在了第一位。

真正的美德是:当一个人拥有这一美德,即使他的敌人也会接受并赞美他。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智慧和美德就能让那些不相信他所带来的宗教的人接受。这是因为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独特人格都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了他的美德。只有他的生活才可以作为生活在不同时期、不同国度的人们所要追随的榜样。他为全世界人类的教育制定了起跑点,为那些寻找光明的人照亮了道路; 他的指引是所有寻找正道的人的指明灯,这个光明不会把任何人引入歧途。他是全人类唯一的指导。

围绕在他身边接受他的指引的人们组成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不管人们的国籍是否相同,不管语言、肤色有多么大的差异,不管社会背景和文化水平有多么不同,他们都被毫无限制地聚集在了一起,没有任何人会被排除在这个世界之外。这是一场聚集了所有种族的智慧和知识的盛宴,它来自于人性中博爱的天使,因此,弱小与强大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区别。

看看都是哪些人在追随我们的领袖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吧,看看这些卓越的人物吧:阿比西尼亚的国王尼格斯; 玛安的领袖法日瓦; 黑穆亚尔的领导者祖里克拉; 菲如孜的达依拉米; 也门的领导者玛罖卡卜迪; 阿曼的官员乌拜德和贾法尔。

再看一看,你又会看到,除了国王和高贵的领导者,还有奴隶、穷人和孤儿,如比拉勒、亚斯尔、哈巴卜、阿玛尔和阿布·夫凯哈,以及女奴和无依无靠的妇女,如苏外巴、鲁拜娜、姿尼热、娜荷蒂亚和吾姆·阿巴斯。

在这些光荣的教生中,有些人有着非凡的头脑,聪明的点子和强硬的观点; 有些人有很好的技术,能做最精细的工作; 有些人能深刻的理解这个世界的秘密; 还有一些人有能力用智慧和权力管理国家。

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教生们管理城市、治理城镇,人们得到了幸福的生活,体味到了公正。先知的教生们传播着和平与宁静,在他的带领下,人们对待别人就像自己的兄弟姐妹。

拉法耶特奠定了1789年法国革命的思想基础。在人权宣言发表以前,他对现存的法律体系进行了检查,认识到了伊斯兰法律的优越性,他用如是说清楚地表达了这一观点:

“穆罕默德啊!在建立公正这个问题上,没有其他任何人达到了你所达到的高度!”

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人格魅力和精神力量是如此强大,他使生活在半奴隶制社会、没有意识到人类历史的人成为了他的教生,让他们达到了其他人无法启及的高度。他把他们联系在了同一个信仰,同一面旗帜,同样的法律、文化、文明以及政府之下。

他把那些蒙昧的、不守法的人,他把奴隶转变成了文明人,把罪犯和低劣的人转变成了能够意识到真主的人,他把他们转变成了敬畏真主、热爱真主的人。

这个社会已经有好几个世纪没有出现过一位高贵人物了,但是现在,带来光明和指引的人又出现了。他把启迪带进了世界的各个角落,他带来了信仰、知识和智慧。在沙漠中逐渐暗淡下去的光明又重新照亮了全人类。创造这个世界的目的终于实现了。

他是完美的老师,他征服了人们的心。在那样短的时间里他就赢得了那样的地位,没有哪一个国王做到过这一点。但他却一如既往地过着谦逊的生活,不去理睬那些对他来说已经变得唾手可得的世俗财富。像以前一样,他仍然像穷苦人中的一员,居住在用晒干的砖块垒起的房屋里。他睡在薄薄的床褥上,盖着旧铺盖。他穿着适度,他一直将自己的生活标准保持在低于最贫穷的人的生活标准以下。很多次,他没有食物充饥,就在胃部绑块石头以压抑不断啃噬他的饥饿感,同时却又感赞安拉。尽管他以前的和将来的罪已经得到宽恕,但他仍然不停祈祷和礼拜。他整晚礼拜以至双脚肿胀。只要需要,他就会立即帮助穷人。对于悲伤者和孤独者来说,他就是幸福的源泉。尽管如此伟大,他却亲自与最贫穷的人呆在一起,而且,他用他无尽的怜悯和温柔对他们进行加倍地保护。

在他收复麦加的那天,他被人们认为是最有权势的人。一个农民靠近他,战战兢兢地问道:

“真主的使者啊!教给我伊斯兰吧!”

而他,为了让这个人放松,则向他展示了自己生活中的最弱点:

“放松,我的兄弟!我不是国王,也不是皇帝!我是你的那个老邻居(指他的母亲)的孤儿,她曾吃过晒干了的肉!”[3]

随着这样的话语被说出口,在谦虚方面,先知达到了历史上人类达到的最高点,这一高度从未被其他人触及过。

同一天,艾卜·伯克尔——那个在迁徙路上与先知(愿主福安之)一起呆在山洞里的朋友——把他的父亲背来了。他的父亲因为年老而行走不动,但他想让他的父亲直接面对先知(愿主福安之)。先知(愿主福安之)说道:

“艾卜·伯克尔啊! 为什么你给你的老父亲带来这么多不便?难道我不能到他那里去吗?”[4]

许多国家都心甘情愿地处于他的保护之下。他的法规传遍了整个阿拉伯。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但他仍然保持谦逊。他说他没有权力做任何事,所有的事都只归安拉掌控。驼队带着财富来到了麦地那,很显然,他已经富有了。但他却把所有财富都分给了穷人,而他则还过着跟以前一样谦逊的生活。他说:

“如果我有像吴侯德山那样多的黄金,除了还我所欠的债以外,我不会把剩余的黄金保留超过三天。”[5]

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家里有过没有火做饭的时候。许多次,他都是饥肠漉漉地睡觉的。

一天,欧麦尔来到了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房间里。他看了看这间屋子,屋子里几乎是空的,只有一床用枣树叶填充的床垫。先知(愿主福安之)就睡在那上面。床垫里的干树叶的印子都印在了他的身上。角落里放着一点点大麦粉,大麦粉的旁边是一个水罐。房间里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这就是他所有的财产,而此时整个阿拉伯都臣服于他。看到这种情景,欧麦尔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看到他流下了眼泪,先知问道:

“欧麦尔啊,你为什么哭啊?”

欧麦尔回答道:

“我为什么不应该哭?安拉的使者啊!罗马和伊朗的国王正在奢侈地享受,而真主的使者却睡在用树叶填充的床垫上。!”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安慰他道:

“欧麦尔啊! 让凯撒和伊朗的国王克斯拉享用今世吧!后世的快乐对我们来说足够了!”[6]

在一件类似的事件中,他这样说道:

“今世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与今世的关系就好似一个旅行者,他在夏天旅行,在树荫下睡觉,醒来后继续赶他的路。”[7]

他对待生活的方式真是完美!

对所有追随他的人而言,不管这些人是穷是富,是强大还是弱小,他的生活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完美的榜样。

在他归真的时候,他没有一个迪拉姆或第纳尔,没有一个奴隶或一只羊。他身后留下的只是一只白色母骡,一把剑和在斐达克的一些土地。而这些,作为施舍,他全都捐献出来了。也就是说,他没有留下任何财产。而且,因为他担心穆斯林们会给他的家人捐献,他禁止他们接受捐赠。

这些事例都表明:这个出生在不文明的时代,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是过去、现在、未来的真正领导,他的行为无法全部被模仿!

他从未重视过财富、奢侈、权力、名誉或舒适。在他努力传播独一真主(tawhid)这一信仰的时候,今世的财富和荣耀都向他涌来。但在他眼里,这些不过是毫无意义的浮华。

阿依莎讲述过这样一件事:有一位妇女从安萨尔来拜访她。当她看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床铺不过是一张简陋的、已经叠了起来并被放到了房间一侧的床垫的时候,她跑回自己的家,拿了一床舒适的、填充着羊毛的床垫来。稍后,当先知(愿主福安之)看到他的床垫被换成了一个舒适的床垫时,他把自己的不愉快告诉了妻子阿依莎:

“阿依莎啊!把这张床垫还给它的主人吧!以真主的名义,如果我想要,真主会给我山样多的黄金和白银陪伴我一同前行。”[8]

仅这个例子就足以证明先知(愿主福安之)从未重视过今世。

除了这些非凡的品质,他还有一个伟大的品质,那就是他对他的教生们(Ummah)的传奇般的爱。下面这些经文恰当地描述了这一点:

“你们本族中的使者确已来教化你们了,他不忍心见你们受痛苦,他渴望你们得正道,他慈爱信士们。”(《古兰经》《忏悔》章 9:128)

我们对先知(愿主福安之)的伟大人格了解得非常少,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他的人格构成了人类行为光辉灿烂的顶点。至高无上的安拉把他创造成了“楷模(uswa hasanah)”,他是人类应该追随的最完美的典范。在先知的人生阶段中,他最早是孤儿,属于社会上最没有权势的人群,然后真主通过帮助他度过生命中各个不同的阶段,升高他的品级,最终把他提升到权力和能力的顶点。这个顶点就是他成为了先知,并成为了国家的领导人。逐渐提升他的品级的目的在于允许不同阶层的人都能够以他的行为为榜样,拥有不同的能力和权力的人都能够从他的行为中吸取教训。有人很好地掌握了这一点,他们提出了人人都可以使用小穆罕默德这个名字。在土耳其,穆罕默德这个名字是Mehmetjik,意思是小穆罕默德。Mehemtjik(小穆罕默德)这个名字让每一个人都会想起先知(愿主福安之),对那些认主独一,遵从安拉的人来说尤其是这样。同时,这种归属感也鼓励每一个人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更靠近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

即使当先知(愿主福安之)还是一个孩子或青年人时,他的人格也没有被发现有不完美之处——不像其他的人,虽然他们声称自己是人类的指导者和领袖,但其实不过是哲学家而已。先知的人格并没有一个逐渐完善和完美的过程,这一点与其他的领袖和指导者不同。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真主的定制和支持。即使是在孩童时期,先知就已经展现出了他的行为的完美性,这也表明了他有能力承担他在将来所需承担的责任。

哲学家的大脑并未受过神圣的启示,他们关于社会和平与和谐的正面与反面的观点绝大部分还只处于理论阶段,那些极少数的被实践了的观点也只存在了很短的时间。除此以外,在人类行为的完美性这个问题上,哲学家们既不能让自己像一个具体的楷模或典型一样行事,也无法在他们自己所描画的原则下找到一个行为完美的榜样。

但是,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行为却是道德规范的实际标准,并有着完美的模式。哲学家尼采表达过关于超人的观点,但是他无法说清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有着真实行为的超人的概念,因此,它仅仅是一个理论。但是,在伊斯兰的道德规范中,先知(愿主福安之)是作为人类中的一员,用自己的行为来指引人类的,而且这种指引还将持续下去——这才是完美的顶点。

另一方面,亚里斯多德描绘出了伦理的法规和原则。但是,我们却找不出一个人在忠诚地应用了亚里斯多德的哲学观点的情况下获得了幸福。这是因为哲学家们并没有像先知们那样受到过启示的支持,他们的心灵并没有经历过净化和洗涤,他们的语言和行为也都不是完美的。由于这个原因,他们的思想体系仍然只能停留在讨论和理论阶段,而无法进入人类的日常生活。

但是,我们的领导者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在成为先知以前,就已经被认识他的人称为“可靠的”和“值得信赖的”。他在那时就已经赢得了人们的忠诚和信任。在确立了这样一个身份之后,他开始执行他的任务了。

在他成为先知以前,人们就已经认为他性格美好,善良而且正直了。他们称他为al-Amin(值得信赖的人),他们爱他。在修复卡巴天房时,人们就如何重新放回玄石陷入到了争执当中,但他们却毫无反对意见地听从了他的裁决。

事实上,先知(愿主福安之)极为严格地远离各种不道德的行为,严禁自己亵渎他人权利。在成为先知以前,他唯一加入过的团体是公正组织(Hilf al-Fudul)。公正组织是一个旨在提供公正的组织,它的判定宗旨是这样的:

“无论是麦加人还是外国人,如果他的权利受到了侵犯,犯错的一方将立即受到抵制,受害者将被保护起来,直到伤害得到了赔偿; 确保每一个人都拥有权利和公正,保证社会的和平与和谐。”

这一合约反对压迫,反对侵犯人权,它深深地吸引着先知(愿主福安之),以至于在他成为先知后,他说道:

“我和我的叔叔们一起来到艾卜杜勒·伊本·韭德安的家里。就算我有红骆驼(意思是今世的财富),我也不会比来到他的家里更高兴。即使是今天,如果有人邀请我,我也愿意加入这个团体。”[9]

先知(愿主福安之)的生活充满了公正、仁慈和怜悯。他是全人类加以仿效直至末日的楷模。就像眼睛能够看得见光亮一样,照亮全世界的伟大的真理之光不会被否定,至少在内部世界不会被否定。事实上,在做出合情合理的评价之后,许多非穆斯林学者诚实地接受了他的美德和成就。托玛斯·卡莱尔就是其中的一位。就像前面已经指出的,他在他的著作《关于英雄——英雄崇拜和历史上的英雄》[10] 一书中说到先知的出生是黑暗中显现出的光明。

《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也说过没有任何一个时期的先知或宗教改革家达到了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所达到的高度。

作家斯坦利·雷恩—普尔坦言说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战胜他的敌人的那天也是他赢得了自己的最大战役的一天,因为他赦免了所有古莱什人,宽恕了所有麦加人。

同样,作家阿日苏日·葛里玛尼也提到了在收复麦加时先知所表现出来的伟大。他说麦加人曾经施加于先知身上的重负让他有充足的理由向麦加人施以报复,但是,他禁止因他的部队而发生任何流血事件。他表现了最伟大的仁慈和对安拉的感激之情。

多神教徒所感受到的先知

在蒙昧时代(al-Jahliyya),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就已经赢得了阿拉伯多神教徒的信任。即便是阿布·贾赫勒,这位伊斯兰最强悍的敌人,也曾对先知说:“穆罕默德啊!我不称你为撒谎的人,但我不喜欢你带来的宗教……”[11]

在内心深处,先知(愿主福安之)最强大的敌人也承认他是值得信赖的,但是他们狂妄自大,在表面上,他们拒绝他。《古兰经》作了如下的描述:

“我确已知道:他们所说的话必使你悲伤。他们不是否认你,那些不义的人,是在否认真主的迹象。”(《古兰经》 《牲畜》章 6:33)

赫拉克利乌斯是当时拜占庭的国王,他打败了波斯人后,在从叙利亚返回自己的国家的途中,他收到了一封先知写给他的信。这封信邀请他皈依伊斯兰。赫拉克利乌斯对这封信很感兴趣,而不是大怒。他想对这个新宗教了解得更多一些,于是,他派人出去寻找这位新出现的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同胞。当时,曾经是先知的残忍的敌人的艾卜·苏富扬居住在叙利亚,领导着麦加商人的驼队。这是迁徙后的第六年,先知与麦加的多神教徒之间有着休战协议。当赫拉克利乌斯的人正在寻找麦加人时,他们与艾卜·苏富扬和他的朋友们不期而遇了。于是,他们被带到了国王赫拉克利乌斯的面前。

赫拉克利乌斯和他的手下当时正在拜特-穆盖代斯(Bayt al-Maqdis),拜占庭的首领们正和他在一起。赫拉克利乌斯让艾卜·苏富扬他们来到自己面前,通过翻译与他们对话。赫拉克利乌斯问道:

“谁与这个自称为先知的人关系最密切?”

艾卜·苏富扬说:

“在这里,我是与他关系最近的人。”

赫拉克利乌斯命令道:

“让他和他的朋友们靠近些。在我跟他说话的时候,让他的朋友们站在他旁边。”

他转向他的翻译说道:

“告诉他们,我要问这个人一些关于这位新出现的先知的问题。如果他撒谎,他们要马上告诉我他在撒谎。”

在艾卜·苏富扬叙述他们之间的谈话的时候,他说道:“以真主的名义,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我的朋友们会当场作证我在撒谎的话,关于穆罕默德我是不会说真话的。”艾卜·苏富扬讲述了他与赫拉克利乌斯之间的谈话:

赫拉克利乌斯问的第一个问题是:

“他的血统如何?”

我说:

“在我们之中,他的血统是非常受尊重的。”

赫拉克利乌斯又问道:

“在他之前,你们中有人做过类似的宣告吗?”

我说:

“没有。”

他问道:

“他的父母或祖父母之中有谁当过国王吗?”

我说:

“没有。”

他又问道:

“他的追随者们来自不同的阶级吗?”

我回答道:

“来自较低阶级。”

他问道:

“追随他的人数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我回答说:

“增加了。”

他问道:

“他们中有什么人因为不喜欢这一宗教而离开吗?”

我说:

“没有。”

他问道:

“在他宣称自己是先知以前你指责过他撒谎吗?”

我说:

“没有。”

他更进一步地问道:

“他毁过约吗?”

我说:

“没有,他一直履行诺言。但是我们与他签订了一段时期的休战协议,不知道他将要做什么。”

(艾卜·苏富扬说道:“在我的回答中,这是唯一一件让我对他怀有潜在不信任感的事。”)

赫拉克利乌斯问道:

“你参加过与他的作战吗?”

我说:

“是的。”

他问道:

“这些战争的结果如何?”

我说:

“有时候我们胜利,有时候他们赢。”

他问道:

“他要求你们做什么?”

我回答说:

“他要求我们只向独一的真主礼拜,不要以物配主,不要保留我们的祖先所崇拜的偶像。他要求我们做礼拜,让我们保持诚实和纯洁;他要求我们保护荣誉,并让我们与亲属保持亲近、友好的关系。”

然后赫拉克利乌斯对翻译说:

“告诉他我问起过他的血统。他说在他们中他的血统是非常受尊重的。在他们的社会里,先知来自受尊重的家庭。

我问道是否有什么人做过类似的宣称,他说没有。如果在他以前有任何人这样做过,我就要怀疑他只是效仿以前的那个人而已。

我问道他的祖先中是否有人做过国王,他说没有。如果有人做过国王的话,我就会怀疑他只是想夺回自己的王冠而已。

我问道在他宣称自己是先知以前,他是否被人指责过撒谎,他说没有。我很明白一点,一个人如果没有对别人撒过谎,他也不会对上帝撒谎。

我问起了他的追随者们,他们属于社会的上等阶级还是下等阶级。他说他们属于社会的下等阶级。这是众所周知的,开始的时候,先知的追随者们来自社会的底层。

我想知道追随者的数量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他说人数正在增加。真正信仰的一个特点就是在开始的时候人数会增加。

我问道是否有人在接受了这个信仰以后又离弃了它。他说没有。这就是幸福的所在,信仰的快乐进入内心,并扎下根来。

我问道他是否背弃过他的诺言,他说没有。先知就是这样的,他们从不背弃诺言。

我问道他要求他的教生们做什么。他说他让他们向独一的真主礼拜,不要以物配主。而且他还要求他们按宗教仪式做礼拜,要诚实,要洁净,并采取可敬的生活方式。

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这个人很快就会统治包括我现在站着的这片土地。我知道会出现这样一位先知,但我不知道他会从你们中出现。如果我归顺他,我将很乐意接受我要面对的困难。如果我跟他在一起,我要为他洗脚。”

然后赫拉克利乌斯问起了信使迪黑亚给他带来的信件。这封信被宣读给他听。信是这样写的:

“奉至仁至慈的安拉之名

安拉的仆人和使者穆罕默德致拜占庭的首领赫拉克利乌斯:

和平给所有遵循正道的人们。

我诚邀你皈依伊斯兰。皈信伊斯兰,你将得到拯救,真主将给予你两倍的报酬。但是如果你拒绝,你将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

“信奉天经的人啊!你们来吧,让我们共同遵守一种双方认为公平的信条:我们大家只崇拜真主,不以任何物配他,除真主外,不以同类为主宰。”(《古兰经》 《仪姆兰的家属》 3:64)

艾卜·苏富扬说:

“在赫拉克利乌斯说了他所说的,并宣读完这封信以后,人群发出了喧闹声,各种声音都响了起来。最后,他们把我们带了出去。”

我对我的朋友们说:

“穆罕默德的努力正在起作用,国王们也开始倾听他所传达的信息了。看看这个吧,即使是拜占庭的国王赫拉克利乌斯也害怕他!……即然这样,我可以确定一件事,就是,有一天他会成功,最终,安拉也会让我皈信伊斯兰。”[12]

以我们的观点,拜占庭国王赫拉克利乌斯对他所听到的事情的客观态度并不只是来自于他个人的道德观。

基督徒的信仰曾经是真正的信仰,建立在“上帝是唯一的”这个基础上,但是后来,这一信仰被扭曲了。持续了两个世纪之久的
“圣像画之争”那个时候刚刚结束,教堂里到处都是图片和偶像。基督徒不再信仰独一的上帝,而是开始相信三位一体的学说。既然真主所启示的信仰已经堕落至此,那么伊斯兰被派来更新“真正的信仰”也是必然的了。尽管那个时期他们的信仰已经退化,但还是有一些人仍然保持着独一上帝的信念。例如:因为无法忍受在麦加遭受的压迫,一些人移居到了阿比西尼亚。在那里,他们遇见了国王尼格斯——一个同样受到了正确指引的人。他甚至在地上划了一道线,对他们说:

“我的信仰与你们所描述的信仰之间的不同还没有这道线宽。”

国王尼格斯属于阿里乌斯派信徒,他保留着早期基督教的原始信条。赫拉克利乌斯也有这样的信仰是非常可能的。尽管没有迹象表明他接受了伊斯兰,但必须再次重申一下,信仰是真主赐予的
福份。

另一方面,这一事件也表明即使是那些不接受先知的信息的人也承认先知(愿主福安之)的诚实和他的伟大人格。迁移麦地那这个事件被普遍称为“迁徙”(Hijra)。在这之前,麦加的多神教徒把贵重的东西放在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那里,委托他来保管。当他决定秘密离开麦加时,他委托阿里代替他把这些东西还给它们在麦加的
主人。

诗人克玛里·艾迪普·库尔库韭吾利向那些偏离了先知的美好品质的人发出了忠告和警告:

失去了心灵的眼睛的人们啊,唉,唉!
木然的心灵啊,
难道今世和后世的惩罚还不够吗!

愿安拉让我们成为他的教生中的一员,让我们带着爱服从他,并体现他的素质。他是仁慈和怜悯,他所展现出的最基本的仁慈和怜悯也让我们无法启及。

他用最大的诚挚引导人们,但他们却辱骂他,用石块砸他。他对这些行为的回应仅仅是为他们祈祷。宰德·伊本·哈里沙对此大为惊讶,他问道:

“安拉的使者啊!他们折磨你,但你却为他们祈祷。”

他说道:

“除此以外我能做什么呢?我被派来是为了慈悲,而非愤怒……”[13]

难道这不足以证明先知穆罕默德已经达到了给予、忠诚、心地善良、仁慈和怜悯的顶峰了吗?

把克里须那和佛视作上帝,把耶稣视作上帝的儿子,把法老王和奈姆鲁德视作主的人们,还有那些向动物,或一些自然的事物,如火、水、和空气礼拜的人们,他们也许会很高兴地接受他为他们的
“上帝”。但是他宣告道:“我只是一个同你们一样的凡人,我奉的启示是:‘你们所应当崇拜的,只是一个主……’(《古兰经》《山洞》章 18:110)”

在作证词(shahadah)开始时,他强烈要求添加“他的仆人(abduha)”这个词,因为他想确保他的人民不会落入前人曾经落入的迷途。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总是明确地声明他没有高出别人的权力。例如,有一次他这样说道:

“没有人能够仅凭自己的行为而进入乐园。”

每一个人都很惊讶。他们问道:

“安拉的使者啊!甚至包括你吗?”

他说:

“是的,包括我……!除非慷慨的主帮助我!除非他把他的祝福、仁慈和宽恕施予我,否则我将不得进入乐园; 我的行为还不足以拯救我……!”[14]

这是真主的恩赐,人类无法复制。

这些话如此高贵、神奇、充满了正直与忠诚。贴近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内心深处,抓住他的行为的精髓,你就可以了解《古兰经》和圣训的真正意义。

没有哪个有感知力的人能够成功地描述先知的真正品性。人们无法以他理应被理解的方式理解他的高尚品质和他的实际存在。学者、哲学家,心灵大师们,甚至大天使吉卜利里都想靠近他。他是最伟大的荣耀,他是幸福的源泉。

除了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所有其他先知的使命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有限的。但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是作为全能的指导被安拉派遣给全人类的。以前的先知没有传递给我们丰富的行为指导,但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使命却覆盖了从第一个启示到审判日之间的所有时间和空间,因而,安拉保证了他的所有行为——包括最微小的细节——都可以通过可靠的传述而传递给我们。这种传递将一直持续到末日。这背后的原因是真主意欲确保所有生活在末日时期的人们仍然能够把他作为最可靠的榜样(Uswa hasanah)而加以效仿。

阿拉伯人通常都会以他们最贵重的东西盟誓。尽管安拉从来没有以别的先知的名字盟过誓,但在《古兰经》中,他以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寿命盟誓过:以你的寿命盟誓(La a’mruk)!土耳其诗人谢
赫·尕里卜对此这样写道:

我的引导者啊!你是先知们的苏丹,你是最荣耀的国王
我的引导者啊!你是无助者永恒的快乐源泉
我的引导者啊!你是神圣时刻人类的领袖
我的引导者啊!你受到安拉的支持,他以你的寿命盟誓,“la a’mruk!”
我的引导者啊!你是 Ahmad、Mahmud、Muhammad!
我的引导者啊!你是安拉派遣给我们的王

荣耀的先知(愿主福安之)的另一特性是在《古兰经》中他被安拉冠以“先知啊(O Nabi!)!”,“使者啊(O Rasul)!”,“披衣的人啊(O Mudhammil)!”,“盖被的人啊(O Muddathir)!”,而不是他固有的名字。但是,其他先知都是被称呼自己固有的名字的,如“阿丹啊!”,“努哈啊!”,“易卜拉欣啊!”,“穆萨啊!”,“达吾德啊!”,“尔萨啊!”,“宰凯里雅啊!”,“叶哈雅啊!”。这一差别又给了我们一个对待先知(愿主福安之)的礼节的尺度。

永远也不要忘记带着salawat和salam向他问候和致敬!在那最令人恐惧的一天,在那个审判日,你将需要他为你调解,替你求情(shafaah)!

 


[1].   Ashab al-Suffa:穆圣迁移麦地那之后修建的“先知清真寺”旁边专门为穷人和寻求知识的人而修建的房屋。在这儿维持生活,并被培养起来的穆斯林叫艾斯哈比•苏发。

[2].   托马斯•卡莱尔:《英雄崇拜与历史中的英雄》,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大学出版社,1966年。

[3].   伊本•马哲:《为他人提供免费食物》,第30页; 哈克木:《修补》,第二卷,第506页; 泰伯里:《中级总汇》,第二卷,第64页。

[4].   罕百勒:《穆斯奈德圣训实录》,第六卷,第349页; 伊本•黑巴尼:《圣训实录》,第十六卷,第187页; 哈克木:《修补》,第三卷,第48页。

[5].   布哈里:《渴望》,第2页; 穆斯林:《天课》,伊本•马哲:《苦行》,第8页; 罕百勒:《穆斯奈德圣训实录》,第二卷,第256页。

[6].   罕百勒:《穆斯奈德圣训实录》,第二卷,第298页; 泰伯里:《大型总汇》,第十卷,第162页。

[7].   提尔密济:《苦行》,第44页; 伊本马哲:《苦行》,第3页; 罕百勒:《穆斯奈德圣训实录》,第一卷,第301页。

[8].   罕百勒:《苦行之书》,第53页; 巴依哈葛:《伊玛尼的分类》,第二卷,第173页; 伊本•阿比•阿斯木:《苦行之书》,第一卷,第14页。

[9].   伊本•萨阿德:《等级》,第一卷,第129页; 伊本•黑夏木:《众先知传》,第一卷,第133-134页; 罕百勒:《穆斯奈德圣训实录》,第一卷,第190-193页; 巴依哈葛:《圣训实录》,第六卷,第367页。

[10].  托马斯•卡莱尔:《英雄崇拜与历史中的英雄》,第51页。

[11].  提尔密济:《古兰经第六章的注解》,第1页; 哈克木:《修补》,第二卷,第345页。

[12].  布哈里:《圣战》,第102页; 穆斯林:《圣战》,第74页。

[13].  穆斯林:《善》,第87页; 阿布•亚阿拉:《圣训实录》,第十一卷,第35页。

[14].  布哈里:《细心》,第18页; 穆斯林:《两面派》,第71-72页; 伊本•马哲:《苦行》,第20页; 达日米:《细心》,第24页; 罕百勒:《穆斯奈德圣训实录》,第二卷,第235页。